看娇妻借种的经过&色村医给女人打针

        

“宋太爷,”赵洛泱道,“您不是黑心肝,您这是要救人!咱们这主意是假的,是骗山匪的,您忘了?”

        

宋太爷对上赵洛泱恳切的目光,这一瞬间他好像一下子被说服了。

        

这话没错,本来就是假的,他要救人,怎么会黑心肝?

        

赵洛泱接着道:“咱们这些人里,也就您最聪明了,换个旁人,山匪绝不会上当,就算您有些委屈,也是为了大家伙儿,到时候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感激您。”

        

宋太爷微微皱起眉头,这话有道理,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什么地方呢?在赵家丫头清澈、赤诚的目光之下,他有些想不出头绪了。

        

赵洛泱道:“那我们就这样定了,我回去就去谢婶说,其余的还要靠您。”

        

宋太爷皱起眉头,这么大的事,这丫头说定就定了?问题是后面半句话,其余的还要靠他。

        

这是认定了他有法子?

        

宋太爷冷冰冰地道:“我没法子。”

        

赵洛泱就像是没有听到:“太爷,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久了那些人就会怀疑。” 

        

宋太爷“哼”了一声,想要多拿会儿乔的功夫都没有。

        

赵洛泱说完向宋太爷行了礼:“宋太爷也要小心。”

        

宋太爷看着赵家丫头规规矩矩地向他弯腰,心情没能好一点:“不要自说自话。”

        

赵洛泱却是一笑:“丫头知道了。”

        

宋太爷攥手,她知道什么了?这丫头三两句话将他绑上了一辆大车,还一副早就将他看透了的模样,不管他嘴上怎么说,她都毫不在意。

        

赵洛泱前脚一走,宋太爷立即想明白到底哪里不对了,这个主意是骗山匪的没错,但现在谁也不知道啊?所以至少他在山匪心里还是个黑心肠,否则山匪不会上当。

        

委实气人。

        

气死他了。

        

正当宋太爷七窍生烟时,宋二上前来:“太爷,您也是,赵家小姐匆匆忙忙地来去,您就不能说几句好话?”

        

这一路,宋二眼看着太爷消沉下去,人没了盼头,也就散了精气神儿,他都怕太爷挨不到洮州,直到赵家小姐来卖鸡蛋,太爷明显振作了不少。

        

宋二还指望赵家小姐能多跑几次呢,这样太爷心情也能好一些。

        

宋太爷板着脸,明明是那丫头捡了大便宜,怎么看在别人眼中还是他欺负她了?

        

赵家丫头哪里像会吃亏的?她能这样顺顺利利离开,他都觉得是老天庇佑。

        

正思量着,就瞧见那个刚刚离开的身影,又折了回来。

        

宋太爷一个没忍住先警惕地开口:“又回来做什么?”

        

赵洛泱看着宋太爷:“太爷,我总觉得空口说不行,最好有些东西,让那些山匪看了更容易相信。”

        

赵洛泱虽然没说是什么东西,但宋太爷已经猜到了大概,面色变得铁青。

        

赵洛泱道:“得让他们知道,您有这个能耐为黄衙差等人谋好处。”

        

宋太爷目光灼灼,要将赵洛泱脸上烧个窟窿出来:“你想要什么?”

        

赵洛泱真金不怕火炼,半点没退缩:“眼下不好弄来的物什,有官府的路子才能有的东西,也不用太贵重,只要一点点就好。”

        

宋太爷的脸顿时黑了:“没有。”

        

他伸手仿佛赶蚊虫一样:“快走。”

        

拿走了他十四文钱,现在果然又来惦记他别的东西,他能给吗?他宋家还剩下多少家底?这次搬迁他可是拿定主意,绝对不会给出半文。

        

就算这丫头直接跪下来拜师也不行。

        

……

        

谢寡妇一直向赵洛泱离开的方向张望,现在她整个人都仿佛飘在云端,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不过怀里的湘姐儿脸色却好多了,这一会儿没再闹着喊头疼。

        

“回来了。”谢寡妇先发现了赵洛泱的身影,然后赵元让几个就迎了过去。

        

几个孩子跑过来时,赵洛泱手里紧紧地攥着衣襟下摆,杨老太定睛看过去,只见孙女衣服里不知兜着什么东西。

        

这……

        

杨老太神情都不自然了,宋太爷又给孙女东西了?

        

赵洛泱将衣服缓缓打开,里面是几把稻米。

        

“婶子,”赵洛泱抬起头看了看天,“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黑了,大家也就会停下来歇息,你就将这煮给湘姐儿吃。湘姐儿得早点好起来,明日还要继续赶路。”

        

谢寡妇怔怔地看着那些稻米,嘴唇发颤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这是脱了壳的米,在村子里她们也舍不得吃的。

        

“宋太爷给的,”赵洛泱道,“等将来有机会,再报答宋太爷就是,人在还怕会还不上这些吗?”

        

这哪里是稻米啊,这是人情。谢寡妇心中对宋太爷满是感激,不过想想这些日子又不是没人去宋家借吃食,但宋太爷一律不答应,所以这还是因为洛姐儿。

        

赵洛泱始终在脑海中与时玖说话,虽然她没有将精神全都投入系统之中,但这样一心二用的情形下,就像是给时玖开了一扇窗,时玖可以通过那扇窗与她说话,帮她注意周围的情形。

        

时玖道:“魅力值+1点。”

        

赵洛泱的魅力值加的倒是越来越容易了,不过能看出来她也是真的想要救下湘姐儿。

        

时玖说完去看赵洛泱的财富值。

        

财富值:13.58元。

        

之前在财富值是18.48元,兑换了一瓶盐水花了3元,刚刚从宋太爷那里软磨硬泡要到了几把稻米,系统算做0.9元,赵洛泱怕宋太爷给的稻米不够用,还跟系统又兑换了一斤稻米。

        

时玖知晓赵洛泱的意思,她这是趁机要将稻米算作全是宋太爷给的,这样稻米就算有了来路。

        

赵洛泱将兑换的大米和宋太爷给的稻米混在一起,自己拿起来了一部分,剩下的送来给湘姐儿。

        

谢寡妇小心翼翼地接下稻米,还想要给杨老太一些,被杨老太拒绝后,她红着眼睛收好。

        

“婶子,”赵洛泱低声道,“一会儿记得要将稻米拿给杨五叔看,这样杨五叔更容易相信你说的话。”

        

谢寡妇点头。

        

杨老太安抚谢寡妇:“为了湘姐儿和大家伙儿,你也要稳住喽,别露出马脚,你得想着,老五做了山匪,你这般做是替他消孽债。”

        

谢寡妇的目光坚定起来。

        

赵洛泱又喂了湘姐儿些盐水,然后众人一起赶路。

        

赵家人走在一起,杨老太扫了一眼小孙女背上,怎么她觉得小孙女背上的包袱更大了些呢?

        

“奶,”赵洛泱低声道,“为了能让山匪相信,宋太爷给了我不少稻米。”

        

杨老太惊诧:“不止给湘姐儿的那些?”

        

“不止,”赵洛泱脸上满是笑容,“除了稻米还有别的,这些东西我们得找了机会吃了,最好要让山匪瞧见。”

        

杨老太看着赵洛泱,宋家到底给了多少东西?小孙女的语气突然就财大气粗起来?

        

赵洛泱自然不能说,宋太爷就拿出些稻米给她,但那是去壳的好稻米。宋太爷身子不好,宋家才准备了这些东西。

        

好稻米不是人人都能买来的。

        

眼下大家都在赶路,其余的东西不顶事,吃的最为贵重,宋家能给别人这样的稻米,可见宋太爷的能耐。

        

这样一联想,宋太爷帮黄衙差谋利也不是什么难事,黄衙差手中有了功劳,再被宋太爷这么一推,必定可以升迁。

        

杨老太背着手仔细琢磨小孙女说的话,帮着演这么一出,谁能不乐意?又能骗山匪,又能吃着好东西。

        

赵学礼偶尔向身后看一眼,一开始老娘和女儿不知在嘀咕些什么,话说完了之后,老娘好像就被说的愣住了般,眼睛都有些发直。赵学礼不禁担忧,女儿可别是将他老娘说傻了吧?

        

赵洛泱没功夫去体会老爹的情绪,她还脑海里与时玖说话。

        

时玖道:“你现在有足够的魅力值,我建议兑换一张舆图。有了舆图,就能了解周围地形,不管对付山匪,还是设法逃脱,都有极大的益处。”

        

“这次兑换,你得记得更仔细,也好将舆图画下来给我看。”

        

赵洛泱笑着应声,时玖现在是愈发主动了。

        

不过舆图应该不好画吧?她从未看过,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