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乳h揉捏/(双性)受辱的美人们

       

因为君辞提前将他们敲醒,让他们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短缺。

        

这些短缺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到紧要关头,他们仍旧不愿意去面对罢了。

        

“男子汉大丈夫,又非天塌下来,不就是武艺不精?日后勤加习武变成?何至于一个个无地自容?”秦啸冷喝一声,“明日与你们过手之人,是三军武艺最为出众之人。你们能被将军选择来此,意味着你们已经是中护军之中武艺最为出众者。

        

你们不能胜不是你们无能,不过是敌人太强盛。此番只当是了解敌情,正如将军所言,武比年年有,今年不能胜,知晓敌人到底有多勇猛,回去之后加倍刻苦,来年一雪前耻。”

        

慷慨激昂说完,秦啸话锋一转,语气放缓:“要时刻记得将军教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们若是明日不知变通,落下个伤残,不但要离开军中,来年也再无机会雪耻!”

        

几人身子一僵,拧着的那一根筋也霎时顺过来,明白了君辞的意思,杨泽当先开口道:“将军,是末将等人方才想左了。我们明日必会审时度势,保全自身。待武比之后,还请将军多加指点,末将必会焚膏继晷,勤以练武。”

        

君辞点头:“你们放心,有我在,只要你们用心,来年你们必将横扫明日凌驾于你们之上的人!”

        

单独指教武艺,整个中护军,君辞只指导过三个人,秦啸、巫铮和高毅。

        

这三人的武艺尤以巫铮进步最大,杨泽最是深有体会,平日里两人虽不如巫铮与秦啸密切,却也十分要好,尤其是这一次押运粮饷,他们二人都一起,一路上的偷袭与劫杀,巫铮是越战越勇,杨泽羡慕了许久,才私下问了巫铮,得知是君辞指点之故。

        

君辞积威日重,杨泽对君辞十分畏惧,轻易不敢与君辞说话,哪怕经历了元涉长史之事,对君辞也只是畏惧多了敬重,仍旧是不敢冒犯,今日可算逮着机会,日后有了请教的勇气。

        

“将军放弃明日,便只有后日,将军希望无比能够拿到第几?”打发了杨泽等人,秦啸送君辞回她的营帐,一边走一边问。

        

君辞抬手要将前方的树枝拨开,秦啸先了她一步,君辞笑了笑从树下走过:“不排在最末便是。”

        

往年中护军一直是末位,只要能够上升,便能让他们知晓这些日子的操练没有白费,日后也能够以此激励,让他们坚持下去。

        

秦啸眸光动了动,抿唇没有接话,一路将君辞送到了营帐外。

        

眼见着君辞要入内,他才忍不住道:“末将也以为不是末位便好。”

        

说完就好似有什么再追他似的一溜烟儿跑了。

        

君辞转头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忍不住失笑:“别扭的少年郎。”

        

她知道秦啸这句话的意思,当日她曾说过,只要武比能居第二,她就请辞离开中护军。

        

显然过了那段心中的不适应,秦啸已经决定坦然接受她这个将军,是不希望她请辞。

        

却又说不出这句话,这才如此婉转表达自己的意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