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田野难受呻吟春药/开车过程小黄说说1000字

        

修仙界中,为了成长生大道,为了利益修行,背叛的人数不胜数。

        

不要说道侣,就是亲兄弟,亲父子,反目成仇的都不在少数。

        

然而,伴生兽却不会背叛你,哪怕你混的再失败,哪怕你一无是处,哪怕你马上就要死亡,但是伴生兽,却会永远的陪在你身边。

        

因为,伴生兽的名字,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特性。

        

伴生!

        

你活着,他们才活着。

        

他们死了,你也别想好活着……

        

两者相附相依,互相成就。

        

所以说,他们的关系是最密切的。

        

当然了,一般的伴生兽是没有什么智慧的。 

        

所以只是充当一个工具人。

        

但是对于向小狐仙这样有智慧的来说,其实,他们就是一家人了。

        

“好了,既然已经签订了契约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苏少醒抚摸着小狐仙纯白的毛发,轻轻的开口说道。

        

“嘤嘤嘤~”小狐仙一脸享受的看着苏少醒,轻轻点头。

        

……

        

回到阴阳别院。

        

刚刚回到屋里,岁岁就来到了他的身前。

        

“你已经契约伴生兽了?”

        

岁岁死死的看着苏少醒,对他问道。

        

“嗯,契约了。”

        

“这个伴生兽非常适合我。”

        

苏少醒笑着对岁岁说道。

        

“虽然我不理解你的选择,但你既然已经选择了,那就没办法了。”

        

听到他这么说,岁岁也没有多说。

        

现在的岁岁本质上就是一个傀儡。

        

或者说是一个有智慧的傀儡,有些像是智能机器人的样子。

        

她人类的感情非常少,也只是会跟苏少醒在一起的时候,流露出一些人类的感情。

        

剩下的时间里面,她就像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

        

说话耿直,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而一般情况下……

        

她的确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

        

毕竟,她的实力,以及地位在那里。

        

的确是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在这种情况下,岁岁能这么关心苏少醒,这就已经说明了一些事情。

        

“嗯。”

        

“可能,我的这个伴生兽不如你的品质好,但是,毫无疑问,这个伴生兽是最适合我的。”苏少醒哈哈大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岁岁的眼神更加温柔了,的确,对于修行者来说,伴生兽最重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品阶,而是适不适合自己,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毕竟,每一个伴生兽饲养的条件都不一样。

        

习性也不行。

        

技能更是各不相同。

        

所以,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就比如,有些伴生兽虽然厉害,但是每天都需要吃人眼。

        

有些伴生兽每天都要主人用精血喂养。

        

还有一些伴生兽更加离谱,每天都需要啃噬大量的灵石,每隔几天还要吃一些灵植灵材。

        

一般人家肯定养不起那种伴生兽。

        

不过对于有钱的修士来说,这种伴生兽反而是最好的,无非就是花一些钱财,不会损伤自己的身体,像某些动不动就吸主人的阳气,而且没有限制的吸的伴生兽。

        

唉,根本就没有人要……

        

也就苏少醒这个大冤种跟别人不一样,就喜欢这样的东西。

        

……

        

回到了阴阳别院。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起点,每天就是修炼。

        

巩固修为。

        

他采补了那个女鬼,晋级成为炼气修士,但是却还没来得及体验。

        

当他静下心来,体验其中的奥妙时,苏少醒才发现。

        

炼气期,果然是非同一般。

        

普通的胎息境,根本就不要想打的过炼气期。

        

原因也非常简单。

        

胎息境虽然已经有了法力,但都是没有经过提纯的,太过驳杂。

        

而且数量还少,一次只能使用一两个法术。

        

而炼气境,他们的法力都经过了提纯。

        

而且可以主动吸收外面的灵气来进行修炼,这与胎息境相比,最大的不同。

        

要知道,胎息境想要补充回法力,那只能通过它慢慢补充,想要干预也只能通过食补的方式进行补充。

        

所以,胎息与炼气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被动的,而另外一个,则是主动的。

        

两者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

        

最重要的是,炼气境的修士已经可以使用法器了。

        

不过可惜的是,法器非常珍贵,苏少醒虽然已经进阶到了炼气期,但还是没有法器。

        

这一段安稳的时间,苏少醒,竟然有些迷恋上了阴阳别院。

        

感觉如果能在这里,安安稳稳的修炼,好像也不错。

        

但是……

        

每次想到岁岁背后的那些势力,苏少醒还是有些心慌。

        

他总担心,自己被人当作猪养。

        

到时候等他长大了,膘肥体壮的时候,就是人家杀猪吃肉的时候。

        

所以他还是要走。

        

……

        

“少醒。”

        

“少醒。”

        

“你过来。”

        

这一天,苏少醒刚刚起床,就看到赵清风一脸难看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

        

苏少醒笑着问道,刚刚问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

        

“你……”

        

“你炼气了?”

        

苏少醒对赵清风问道。

        

“是啊!”

        

“压制不住了。”

        

“已经炼气成功了。”

        

赵清风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

        

因为他知道,一旦炼气成功,意味着什么。

        

“胡婆婆知道么?”

        

苏少醒对他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可能马上就要知道了。”

        

“根本瞒不住。”

        

赵清风一脸颓然的说道。

        

“行,先看看她的反应,看看七夫人什么时候找你。”

        

“等他们找你了,我们就开始行动。”

        

苏少醒对赵清风说道。

        

“其实,你可以不跟我一起的。”听到苏少醒的话,赵清风对他开口说道。

        

“这话你就别说了,我既然说了跟你一起走,那肯定会跟你一起走。”

        

“阴阳别院虽然好,但是却不适合我。”

        

“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我有岁岁,但是我也不好保证岁岁身后的那些势力。”

        

“而且,世界这么大,总要去看看。”

        

苏少醒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好,那我们就一起出去。”

        

“去看看狐城外面的世界。”

        

苏少醒哈哈大笑,他不想背困在狐城这个小小的地方。

        

外面还有更大的世界,他也想见识一下外面的……

        

妹子……

        

嗯,当然,这个不是重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