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4个一起我会坏的阅读/咬着小娇乳H春透海棠

    

“走了?”

        

李长昼站在没了墙壁的二楼,眼前的烟尘已经一扫而光,干净得如一面玻璃。

        

大湖底的训练,让他的牛角螺旋劲更进一步。

        

“敌人呢?发生什么了?”李浅夏忍不住问他。

        

因为防毒面罩,看不清李长昼的表情,但兄妹两人出生前就在一起,光是看对方的身影,就能把对方的心思猜的八九不离十。

        

她看出李长昼这时在沉思。

        

“是远距离攻击,对方走了。”李长昼回答,“能力类似回合制游戏,对方打我一拳,我再打对方一拳,不过好像还有别的规则。”

        

“纺织厂里的人是诱饵。”杨清岚想到别的。

        

李长昼点头。

        

以防万一,又戒备了三分钟之后,九人一狗才放下戒备汇合,李长昼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他们。

        

“就算是诱饵,我们也只能上。”郑晴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妈的!”毒药低声骂了一句。

        

秀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坦克和大腿一言不发,杨柳紧握手里的匕首。

        

“大家相互看着点。”郑晴交代一句,又再次看了所有人一眼,“走!”

        

九人一狗继续朝纺织厂奔去,身体和精神紧绷,如一张张奋力拉开的弓弦,甚至因为太用力而微微颤抖。

        

但就算如此,他们的速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更快。

        

        

红星纺织厂。

        

一间只有凳子和桌子的小办公室,有六个人正在开会。

        

天已经黑了,桌子上点的是蜡烛,只有一根,火苗微弱而渺小,顽强抵抗着四周沉甸甸的黑暗。

        

“徐老板,找我们什么事?”一名身穿西装男子、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问。

        

红星纺织厂的徐老板,脸色闪过犹豫和纠结,开口说:“吕大使,上次拿回来的食物…..已经不够了。”

        

“那么多就不够了?!”一名穿沙漠色迷彩服的男子下意识问,声音很大,充满了指责。

        

“小何!”吕大使提高音量说一声。

        

名为小何的迷彩服男闭上嘴。

        

“徐老板,”吕大使看向对方,“我没记错的话,小何和小云上次冒险运回来的粮食,省着吃,怎么也能撑四天,可现在才第二天?”

        

徐老板苦笑,看向一旁的纺织厂班头。

        

班头姓王,一直管着纺织厂,威信极高,战乱爆发后,也是由他管理纺织厂的员工,比起很少来厂里的徐老板,员工更信任他。

        

“大使,”班头开口,“下面那些人里,有一些也门国的人,他们不信我们会带他们走,还有一批,认为我们走不了,所以吃东西的时候……就放开了吃。”

        

“他们要就给他们?猪脑子嘛你?”小何脾气一下子上来。

        

这次吕大使没有阻止他,徐老板和班头依旧只能苦笑。

        

“不是我们给他们,”两人解释,“那些人身强体壮,又是晚上偷偷去拿,我们没防备。”

        

“大使,我再和小何去一次,那个街上还有很多吃的。”房间里,唯一一名女性说。

        

“要去你去!”小何怒声道。

        

“小何……”

        

“闭嘴!”小何怒斥小云,“你看看你的手臂,再看看我的脸!”

        

小云的左臂没了小臂,小何的脸上有一条大大的疤痕,这都是上次出去找粮食付出的代价。

        

如果两人不是玩家,以这样的伤势,在这样的环境下,很有可能伤口感染死掉。

        

而那些竟然把他们用命拿回来的食物,随便挥霍了!

        

“吕大使!”小何扭头看向吕大使,“我建议,将楼下的害群之马统统除掉,那些人现在是祸害,将来等支援来了,在撤离的路上会是更大祸害!”

        

“我明白,小何同志。”吕大使点头,“但要怎么除掉他们?杀?还是赶走?谁来杀?赶走之后,是看着他们死,还是等着他们把敌人带过来?”

        

他的语气很温和,但充满力量。

        

小何张口就想说自己来杀,但粗粗地呼吸几次后,他沉默下去。

        

“那——”徐老板来回打量他们,“食物的事?”

        

房间也跟着小何一起沉默。

        

蜡烛将六人的影子投在墙上,如一圈聚餐的妖魔,用目光注视着他们。

        

“小何、小云。”吕大使艰难地开口。

        

“明白!”小云点头。

        

“……明白!”小何咬牙切齿,目光如狼。

        

剩下一名战士玩家没有开口,他想跟着战友一起去,但他不能,他的本能和技能并不适合战斗,还肩负着与海上舰队联系的责任。

        

小云和小何在迷彩服外,穿上也门的装束,小云裹上妇女头巾,小何戴上白帽子。

        

两人开着一辆满是弹痕的皮卡,悄悄离开纺织厂。

        

“妈的!一群废物!”寂静无人的路上,小何怒砸了一下车门。

        

驾驶座上,小云单手开车,笑着扭过头来:“只要能活着回去,我的手臂和你的脸,都能治好。”

        

“老子气得是那帮傻逼!”小何吐出一口气,“老子来救他们,就老老实实听老子的,非要给老子扯后腿!当老子是你妈嘛!”

        

“伱不是他们的妈,但你是他们的老子。”小云笑道。

        

小何愣了下,又气又笑。

        

两人沉默一会儿,皮卡在夜色中跌跌撞撞地前进,没有开灯,小云有夜视的技能。

        

“就算我们两个把粮食运回来,如果没有支援,”小何声音里没了怒火,只有疲惫,“一切都是白谈。”

        

沉默一会儿,小云说:“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

        

两人将车停在镇外,走着进镇,来到最近的商业街。

        

不是国内那些高大上的商业街,这里的小卖铺,还是老式的木板门,顾客只能站在门外,看着玻璃里那些廉价食品。

        

小云走在小何身后,完整的右手搭在他肩上。

        

小何发动能力,两人变成周围的颜色,小云也发动能力,两人的心跳、气息、脚步全都消失。

        

像两個小偷般悄悄经过空荡荡的巷弄,一家又一家的搜寻,直到走进一家夏国人开的中等超市,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黑漆漆一片,小云通过夜视,看见货架倒在地上,满地的食品。

        

大米、面粉、廉价罐头、香肠、方便面铺满了超市地面。

        

她抓住小何肩膀的手,稍稍用力,意思是:就这里,开始搬。

        

两人小心翼翼,始终维持能力,一点一点地收集食物,如两只蚂蚁般往返超市和停在镇外的皮卡之间。

        

小云右手要抓住小何的肩,只能用断掉一般的左手勾住塑料袋,牙齿再咬一大袋。

        

这个镇里,时不时有叛军过来扫荡、捡便宜。

        

上次两人就是这里,被几名叛军玩家带着士兵追杀。

        

“差不多了。”小何瞅了眼皮卡的车厢,上面堆满了食物。

        

接下来只要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这次任务就能圆满完成。

        

“等等。”小云忽然说,“陪我再去一次。”

        

“怎么了?”小何不解。

        

“给小娜拿一条裙子。”两人靠得近,小何没有夜视,也能看见小云的笑容。

        

她说的小娜,是一名阿拉伯小女孩,马上满10岁,很乖巧,总是帮大人干活,战乱前的愿望,是10岁生日能有一条新裙子。

        

总是暴怒、反对冒险的小何,这时也跟着一笑:“那我给她找一个比裙子更好的生日礼物!”

        

“不会有的!”

        

“那可不一定。”

        

两人又往回走,返回商业街,找到一家大卖场,里面全是一排排的廉价衣物。

        

小云挑了一条礼服式的奶白色长裙,布料廉价,还有线头,但款式仿得那些名牌,绝对能俘获十二岁以下所有女孩的心。

        

小何拿了一堆薯片和果冻。

        

这些东西,别说战乱后,就是在战乱前,对于也门小孩来说,也是绝对的奢侈品。

        

“人民都已经这么穷,还拿那么多钱去买武器打仗,想不明白这些王八羔子脑子里装得什么玩意!”小何又开骂。

        

小云心里也同情这些平民。

        

两人拿着零食和裙子,往镇外走去。

        

小何忽然感觉,小云用力抓紧了自己的肩。

        

有敌人!

        

两人一动不动,贴在一家被洗劫一空的小卖铺,宛如不存在了一般屹立在原地。

        

以他和小云的配合,基本没有人能发现他们,特战局认为他们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隐身。

        

但有了上次的经历,他们再也没那股底气了。

        

不久,身后有人冲过来,速度极快,人数很多。

        

是玩家!

        

小何心脏擂鼓似的跳动,如果不是有小云的能力,恐怕连普通人都能听见。

        

近了,几道人影嗖得一下从两人身边穿过。

        

没有发现他们!

        

小何松了一口气。

        

人影闪过,两人不敢观察对方,视线算得上他们唯一的弱点。

        

一些感知极高的人,能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任何“视线”,包括摄像头、红外线、瞄准镜等等。

        

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这群人已经从两人身边穿过。

        

就在他们不再担心自己,而是祈祷,停在镇外的皮卡千万不要被发现时。

        

“咦?”

        

这群玩家中走在最后面的一人,忽然扭头。

        

刺耳的风声扑面而来!

        

小何扭头看去,只看见一张大手五指张开,速度之快,似乎连从指缝间穿过的气流都实体化。

        

被发现了!

        

打!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小何下一刻听见一声痛呼,是他自己的。

        

“啊!!”

        

太快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快!

        

自己8点的敏捷,竟然没有一丝反应!

        

小何身后的小云一脚踢出去,但她脚刚一离地,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经轰击在她小腹上。

        

嘭!

        

她被一脚踹了出去,撞进小卖铺,砸断两块厚实的木板。

        

小云全身剧痛,仿佛所有的血肉都往小腹塌陷,如一只虾一般蜷缩在那儿,冷汗直冒。

        

小何听见小云的呻吟,心底发出怒吼,鼓起全身力量反击。

        

但扣在脸上的五指,只是微微用力,他就有一种脑袋要被捏爆的感觉,全身麻痹似的无力。

        

不,不是,对方真的打算活生生捏爆自己的脑袋!

        

“等等!”这时,一道女声喝到,“鸽子,是自己人!”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