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老师把柄要挟她的小说&肉蒂巨大化改造小说

申元豹默然无语,过了好久,才不甘心地说:“眼下寰宇集团坐拥天文数字的资源,焉知我的血裔当中,不能再涌现出几个神境强者呢?”

        

孟超说:“从普通人到超凡者,从地境到天境,甚至从四星天境到天境巅峰,或许都能用海量资源,勉强堆砌出来。

        

“但从天境巅峰到踏入超凡入圣的至高境界,非得有大毅力,大机缘,熬过千难万险不可——这一点,相信申前辈比我更加清楚。

        

“事实上,‘神境强者的子孙还是神境强者’,这原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巅峰之后,必然要走下坡路,哪有巅峰之后还是巅峰,子子孙孙无穷匮的道理?

        

“爱因斯坦的孩子,肯定不如爱因斯坦聪明,牛顿的孩子,也没听说有什么出类拔萃的才能,那些曾经开天辟地的伟人,能够生一个中人之姿的孩子,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更有可能是一个人将家族几代人的气运统统吸走,刹那辉煌之后,就只剩下一地鸡毛,黯然落幕。

        

“所以,古人才说,‘创业难,守业更难’嘛!

        

“退一万步说,就算您的血裔里面,真的涌现出几名神境强者,而这些血裔的血裔,依旧是神境强者,甚至突破生命极限,修炼成了超越神境的存在,又如何?高处不胜寒,飞得更高,到头来,只会摔得更惨!总不见得,申家能永远以战无不胜,甚至毁天灭地的绝对武力,掌控整个龙城文明,千千万万人的命运吧?只要你们的绝对武力无法维系,那就是反噬和毁灭的降临!”

        

申元豹闭上眼睛,默默思索着孟超的话。

        

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想得更加深远。

        

“我忽然有些羡慕‘武神’雷宗超。”

        

申元豹发自内心地感慨道,“当年他以无敌之姿,却在最巅峰之时,谢绝一切职务,推去了所有权力,选择了半退隐的生活方式。

        

“当时我还曾笑话这位‘龙城第一高手’,空有一身蛮力,却没有半点雄心壮志,正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他简直对不起自己的通天彻地之能。

        

“现在想想,雷宗超固然没有我所积累的财富,却也不必面对我所必须面对的烦恼!”

        

“这句话,您说错了。”

        

孟超说,“雷宗超银行账户里的数目字,肯定没有申家和寰宇集团账上那么多,但他的财富,却远远超出申前辈您的百倍。

        

“您的财富只是一串数字。

        

“雷宗超的财富,却是千千万万龙城市民的敬仰,崇拜,信任,感激和支持。

        

“正所谓‘存财失人,人财皆失,存人失财,人财皆存’,人类本身就是最大的财富,在这方面,您,甚至九大修炼世家的所有人加起来,又拿什么去和堂堂‘武神’比呢?

        

“别看现在九大超级企业烜赫一时,我敢保证,三五百年之后,倘若龙城文明还存在的话,那时候的龙城人,一定会记住雷宗超这个名字,却未必还会记得,曾经有个‘九大超级企业’,还有个绝世强者叫做‘申元豹’。

        

“即便他们真的知道申元豹,您猜,您在史书上会是一副怎样的形象?是舍身往死,捍卫龙城文明的大英雄,还是操纵地下黑市的奸商,欺行霸市的恶棍,腐朽没落的封建家族的大家长?

        

“申前辈,修炼到了您的境界,已经站上了超凡者的巅峰,总该有些不同凡响的追求,那些身外物,真的比身后名还重要吗?”

        

这番话,像是一颗颗电弧缭绕的钢钉,深深钉进了申元豹的心缝里。

        

他,或者说,来自九大超级企业的所有神境强者,无论地位再怎么崇高,实力再怎么强横,财力再怎么雄厚,始终都有一个心结。

        

那就是他们在广大龙城市民心中的地位,远远,也永远比不上“武神”雷宗超。

        

无论九大超级企业膨胀到什么程度,在各大媒体打多少广告,在金融市场上如何呼风唤雨,在超凡塔和生存委员会里安插多少工作人员乃至议员。

        

他们几乎能够操纵一切。

        

却无法操纵口碑和人心。

        

在过去,申元豹并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重要。

        

那时候他还年富力强,还有着无限的野心和欲望,还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征服整个异界。

        

他相信,只要自己征服了异界,一定能在龙城文明的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时候,所谓“口碑和人心”又算什么,“武神”雷宗超的迂腐甚至虚伪,又算什么呢?

        

但现在,申元豹已经老了。

        

老得对绝大多数物质刺激都失去了兴趣。

        

老得必须承认,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征服异界。

        

到了这份上,“武神”雷宗超那副风轻云淡,无欲无求的形象,就一次次出现在申元豹的眼前。

        

申元豹想起有一次他出席一场盛大的慈善晚会。

        

当时雷宗超也在。

        

申元豹和大部分神境强者,都将慈善晚会当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高端社交场合。

        

当着各大媒体的面,向某个帮助战争孤儿的慈善基金慷慨解囊之后,就忙于商务应酬,杯觥交错了。

        

唯独雷宗超,对他们这些境界不相上下的绝世强者都不屑一顾,随意敷衍几句之后,就跑去陪几名战争孤儿玩耍。

        

申元豹看到雷宗超蹲在地上,和几个六七岁的战争孤儿一边高,还偷偷扮鬼脸,逗战争孤儿发笑。

        

看到战争孤儿们纯洁无瑕的笑容,雷宗超自己也乐不可支。

        

当时,申元豹还在心里连连摇头,心说雷宗超真是“胸无大志”的典型。

        

现在想想,还是这家伙活得,既潇洒,又通透!

        

“如果……”

        

申元豹想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盯着孟超,慎重道,“如果成立这样一个基金会,申家和寰宇集团,就能得到孟超你,以及超星集团的支持——不需要公开结盟,只需要暗中合作,互通有无,互成掎角之势的话,我会考虑,尽最大努力去推动和促成此事。

        

“除了基金会,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