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嘬胸是什么感受/粗暴强奷H文

        

第二天!

        

陈不凡准备出发,由于比武之地不在罗非城,需要赶几天路。

        

不提前出发,恐怕到时间赶不上。

        

也不能掐着时间去。

        

云青天主动来到陈不凡府邸门前,耐心等待。

        

在他身后带着二十位人手,说白了全是他的人。

        

此次去无量城比武,陈不凡不打算带着两位师姐。

        

为了安抚她们,交给了两女几个任务。

        

尽量熟悉双圣门的一切,以及城中势力。

        

双圣门是罗非城最强势力,没有之一,定然也有其他家族,门派盘踞于此。 

        

这些数据,都对陈不凡很重要。

        

这个任务说轻松也轻松,说难也难。

        

对于刚到罗非城的两个陌生人,难道很容易吗?

        

洪世玉倒是可以提供,但信息的准确性有没有保障。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试探洪世玉的忠诚度,以及双圣门有多少可靠之人。

        

这些才是陈不凡的立身之本。

        

师娘只是把一个门派的架子扎起来,硬生生烘托到一个高度,缺乏管理。

        

内部到底烂成什么样子,陈不凡不清楚。

        

想想师娘以前常年住在青峰山,有时半年都不下山一次,她们三像老佛爷一样,爱管不管。

        

时间一久,某些人在门内崛起,内心慢慢膨胀,甚是自大。

        

如今双圣门到底有多少忠心人士,叛逆多少,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完成。

        

这个烂摊子,不是一般的烂。

        

简直烂到家了。

        

还不如重新组建一方势力,虽然起点低,开头难,发展慢,但心如明镜,知根知底。

        

两个字:踏实!

        

这算什么?

        

麻烦的一批!

        

弄不好会惹火烧身。

        

实则,这样的安排都是三位师娘的意思,就是要锻炼陈不凡的各项能力。

        

想做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以后的霸主,以后的掌权者,必然要经历诸多磨难和泥泞崎岖。

        

等把这些困难扫平,泥泞变干,崎岖填直,陈不凡的能力将得到迅速提升。

        

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掌权者,位置永远坐不牢固。

        

就算三位师娘给他打理的明明白白,陈不凡一来顺理成章的接位,下面都是忠义之人,属下可以百分百放心。

        

这样真的可以遭受住外界的狂风暴雨,海浪狂击吗?

        

尚武界从来不平静,从来没有安稳过。

        

是是非非,各种复杂,阴谋阳谋,打打杀杀,乱如草麻,没有超凡的能力和头脑,别说让门派稳住上升,就是七大门派的名头能保住吗?

        

阿斗扶不起来的,纵然有神通广大,神机妙算的诸葛相助,也难成大事。

        

给他整座江山,整个天下,魏蜀吴都在他手,迟早有一天依旧会败的家底都不剩。

        

每个帝王,尤其开国帝主,哪个不是经历血与火的洗礼,刀与剑的凶险,阴谋和诡计的算计?

        

陈不凡不笨,相反他很聪明,是个可造之材。

        

但必须经过层层打磨,才能变成一块璞玉。

        

他今年十九,正是年少之际,此时的锻炼最合时机。

        

吃亏要趁早。

        

锻炼要从小。

        

陈不凡目前所为,让两位师姐所做之事,就是为自己组建圈子,组建自己的势力做准备。

        

他已经开始了计划和打算。

        

这小子的弯弯绕,快速应变不比任何人差。

        

陈不凡吃完饭,慢悠悠的来到门外。

        

“少主!”

        

云青天主动打招呼,弯腰抱拳,态度诚恳,与昨天形成鲜明反差。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陈不凡想到的一句话。

        

在脑海中蹦出的一句词。

        

“嗯!”

        

陈不凡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我们此行带多少人前去?”

        

“回禀少主,属下的二十人足矣。”

        

都自称属下了,大大的不对劲。

        

“再带一些吧,去让洪世玉再派二十人来。”

        

陈不凡为了安全起见,秉着小心为上的原则。

        

在云青天的死对头那里,再要一些人。

        

这样能达到制衡的效果。

        

“好。”

        

云青天没有反对,反而笑呵呵道。

        

“少主,昨天是我不对,有些冲动,还请见谅。”

        

“要打要罚,悉听尊便,属下多说一个字,就是狗娘养的。”

        

“你为什么冲我不爽呢?”

        

陈不凡没有给台阶。

        

到了这一步,按照正常来讲,不该顺坡下驴吗?

        

简简单单说一句没事,或者冠冕堂皇的讲有的没的才对。

        

陈不凡反其道而行之,问起了缘由。

        

“额!”

        

这也是云青天所没想到的,“少主,我……属下,其实在我内心并不服你,一是年纪太小,二是,我觉得双圣门应该由老主子掌管。”

        

“不过属下经过一夜辗转反侧想明白了,双圣门迟早要交到少主手里,作为属下尽力辅佐便是。”

        

“属下忠于老主子,也该打内心尊敬少主,不可胆大妄为,与少主叫嚣。”

        

“我为昨天的莽撞,真诚的向少主道歉。”

        

该说不说,做戏的功夫马马虎虎,不算太赖。

        

“谁说我要掌管双圣门了?”

        

陈不凡抛出一个迷雾弹。

        

“嗯?

        

不是吗?”

        

“不是!我来尚武界是因为师娘的命令,只是让我来此闯荡闯荡,磨炼一番,至于接管双圣门,从未有过提及。”

        

陈不凡半真半假道。

        

“是吗?”

        

云青天面上闪过一丝窃喜,一闪而逝。

        

“小爷没必要骗任何人。”

        

“少主啊,老主子对双圣门心不在焉,疏于管理,您作为她们的亲传弟子,理应主动担起重担,替老主子分忧。”

        

“云青天在此恳求少主,掌管双圣门的一切事务。”

        

云青天诚诚恳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做出改变。

        

“再说吧。”

        

陈不凡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少主!”

        

一队人马赶来,正好二十人。

        

“大家都到齐了吧?”

        

“到齐了。”

        

“出发。”

        

陈不凡下达命令。

        

“是!”

        

双圣门零零散散,加上陈不凡一共出动四十二人前往无量城。

        

陈不凡身份最高,坐着马车,其余人都是骑马而行。

        

“云青天,你在双圣门是什么职位?”

        

“属下是二长老。”

        

“大长老是谁?”

        

“呵呵,洪世玉。”

        

“我三位师娘哪位是门主?”

        

问的有点多余了。

        

哪位是都不重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