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一进一出冒白浆/寺庙求子被和尚C

     

天窟中,密密麻麻的裂痕如蛛网般分布在破碎星河的远端,一尊躯体庞大如山脉巨峰的神兽正在挥动着两只硕大的爪子,慢悠悠地修补着那片碎裂的天空。

        

石尊已在此补天数万年,这块天窟窿依旧到处都是裂痕,看来补天一事,相当困难啊。

        

风绝羽感叹着,来到八角云光环的边缘,将提前准备好的礼物全都取了出来。

        

几十麻袋的灵丹妙药,盛放的物品麻袋还是那种巨大一类的,一只麻袋比风绝羽还要高,里面起码有上百万粒灵丹妙药。

        

这些充满雷源的灵丹是他之前就收集的,这几天也准备了一些,花了上百万的下品神石。

        

到不至于多么珍贵,问题是对“哥斯拉”大哥的胃口。

        

他在弃灵秘境服了三万年的苦役,光是在狂雷顶就等了两万多年,这么长时间可不是白待的。

        

“哥斯拉”大哥喜欢吃什么东西,他门清,而且这次来是请求指教,当然要投其所好了。

        

灵丹药妙品质虽然较低,但这玩意“哥斯拉”向来是当饭吃的,抓一把塞进嘴里,就跟嚼豆子一样。 

        

除了灵丹妙药,风绝羽还准备了各种各样的玉液琼浆,都是“哥斯拉”喜欢喝的,又花不少神石。

        

还有大约上万种天地神物,是他从西界一路走来,长年累月收集的宝物,基本上也就是充当零食的角色。

        

除此之外,还三只天青玉瓜、岐黄秘枣数颗、黄玉浆果五枚等等等等……

        

总之,“哥斯拉”大哥还是要巴结好的,因为这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修为,又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谁都不清楚。

        

说不定,还真能从这位大哥身上套出些许隐秘。

        

站在八角云光环上,风绝羽将准备的礼物堆积在地上,这才抬头冲着上面正在补天的“哥斯拉”大哥喊道:“石尊大哥,我来看你啦。”

        

天窟是石雷巨兽的地盘,有人来了他能不知道吗?

        

石雷巨兽转身看过来,一双陨石大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是你小子啊,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心的,这么快就来看我了。”

        

神界生灵不受寿元束缚,在神明看来十年八年不过弹指一挥间,是以风绝羽离开了数月,在“哥斯拉”大哥看来也就是过了一夜而已。

        

“那是当然,大哥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大哥有所不知,我离开数月,日夜想念大哥,要不是宗门不允许,我都想申请住在您这了。”风绝羽的嘴跟抹了蜜似的,甜到齁。

        

石雷巨兽咧着嘴岔哈哈大笑,勾了勾手指,一只天青玉瓜飞进了嘴里咔嚓咔嚓吃了起来。

        

“你这小子,嘴就是甜,没网费我关照你一场,说吧,找本尊有何事?”

        

石雷巨兽虽是神兽出身,但智慧丝毫不比弱于神明,一眼就看出风绝羽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风绝羽闹了个大红脸,但嘴上却很坚持道:“看你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来看您了?”

        

“哈哈,既如此,东西放这就走吧,我还要补天,不奉陪了。”

        

“哎,我好心好意来看您,你怎么还把我往外赶呢?好吧,我确实有点事。”

        

“哈哈,你小子,沾上毛比猴都精,我能不知道你是啥心思吗?行了,别废话了,有事赶紧说。”

        

说话的功夫,又一只天青玉瓜进了石雷巨兽的肚子里。

        

风绝羽不再扭捏,把最近天罡门发生的一系列大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石雷巨兽,并针对自身修为的问题说出了心中的困扰。

        

石雷巨兽听完露出恍然之色:“哦?道途啊,果然是一桩大机缘。”

        

他先用肯定的语气表明了风绝羽所说的这次机缘不凡,然后侃侃而谈道:“关于道途,我知道的的确比你们这些一重天的小辈们多了许多,听你形容了一番,那条道途看起来应该属于神化道途,应该是某位功成名就的封号大神的遗骨所化,既如此,此道途之中必有封号大神的遗境道藏,你可要好好把握。”

        

“遗境道藏?”

        

“就是故去大神遗留下的修为啦。”石雷巨兽无所不知道:“这神化道途,最常见的就是遗境道藏,既是先神故去之后,血肉与真神力精气融合而成的修为,等同于遗留下来的境界,至于境界剩余多少,那就要因地制宜啦。”

        

风绝羽激动了,遗境道藏就是故去大神的自身修为,这些修为可比地煞丹强多了。

        

风绝羽问道:“既是遗境道藏,我当然要全力以赴获得,可我现在的修为,说实在的,真是没有多大把握啊。”

        

石兽巨兽无比珍惜的将最后一只天青玉瓜抓起来。

        

没吃!

        

想了想后,放进了腹部的囊袋当中,顺手抓来一口袋灵丹妙药,打开袋口,只用一只手掌托着便往嘴里面倒。

        

那种感觉看的风绝羽仿佛觉得这家伙好像在吃爆米花,不对,是倒爆米花。

        

太奢侈了。

        

丹药哪有这么吃的。

        

心中腹腓着,就听石雷巨兽说道:“嗯,你的修境的确是个大问题,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风绝羽听完眼前一亮,并未打断,马上把两只耳朵竖起来。

        

石雷巨兽道:“你服用过地煞丹,短期之内不能再用丹药进补,否则会适得其反。”

        

“神术、剑术修为嘛,不是一日之功,符法、印法也刚刚涉猎,想要在近期圆满突破,更是痴人说梦。”

        

石雷巨兽虽然没动手,但凭借一身修为和眼力,便看出风绝羽的硬伤在哪。

        

随后话锋一转道:“你为何不尝试衍化道脉呢?”

        

“道脉?”

        

风绝羽错愕抬头,第一次听说道脉。

        

“看你的样子,似乎并未听说过道脉,见识太少了。”

        

石雷巨兽毫不客气的打击了一下风绝羽,然后讲解起道脉的意义和用途。

        

“道脉,又称“元身神桥”,乃是神明用来参悟大道神妙的途径。”

        

“正常情况下,衍化道脉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在步入七转神人境界之后,因为七转境界,是神人九转之中最重要的一步。”

        

“此一步可照见天地,只有步入七转之后,才有资格去尝试衍化道脉。”

        

“衍化道脉者,可通达天地玄机,从天地玄机中摄取大道之妙为已所用,故又称超凡神明。”

        

石雷巨兽娓娓道来,认真讲解,且话语直白,很好理解。

        

短短几句话,听的风绝羽是内心火热,不过听到说衍化道脉的最佳时机在步入七转之后,又黯淡落寞了下去。

        

自己的修为才四转,距离七转还远着呢,这不等于白说吗?

        

风绝羽气苦:“大哥,你又取笑我了,我才四转……”

        

石雷巨兽道:“无知,我只是说衍化道脉最佳时机在七转之后,又没说四转之境不能衍化道脉。”

        

“何解?”风绝羽一愣。

        

石雷巨兽道:“刚刚说的只是正常情况,当然,若能提前衍化道脉,自然更好。”

        

“这上至穷天、下至黄泉的神明皆知道脉难以衍化,有人终其一生也无法理解道脉的奥妙,等到步入天神之后,追悔也莫及,,不过若能提前衍化道脉,则为超凡中的妖孽,此一类人,即使是九重天上的佼佼者也是凤毛麟角。”

        

“步入天神,就无法衍化道脉,永远低人一头。”

        

风绝羽听出了话中的隐喻,反过来推敲,让他内心燃起了熊熊如炽的期望之火。

        

“也就是说,能提前衍化道脉的人,更有优势,对吗?”

        

“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那我可以吗?”

        

“别人不可以,你可以,否则本尊为何要与你说这番话?”

        

石雷巨兽抠了抠牙缝,模样懒散道:“今日见你竟不知道脉的存在,想必你那三尊之师也是认为你修境尚浅,无法在此时衍化道脉,这样说出来便无任何意义,但他们却是不知,这上天传承多如牛毛、世间隐秘繁如星河,很多机密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能够掌握的。”

        

“反倒是本尊,追随二重天的天神强者已久,知道很多隐秘。”

        

先是把自己夸耀了一番,石雷巨兽终于扯回正题道:“道脉之所在,藏于元身,元为元神、身为金身,二者彼此看似融合,却又独立存在,若无道脉,便非为一。”

        

“而道脉则承接天地神妙之桥梁,自是与天赋有着不可分割的干系。你这个人吧,看似没什么长处,却是千尊之身、元殛体魄?何为元殛,大道之源啊,你所修本源最为接近于天,又千窍全开,既是豁达通玄的底子,这样的体魄,不早早的去衍化道脉,简直是暴臻天物。”

        

风绝羽有点明白了,“哥斯拉”是在夸自己呢。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可以衍化道脉。

        

风绝羽激动了,问道:“如何做?”

        

……

        

妙庐峰……

        

徐庐站在山巅上,望着脚下云海晴空道:“此次道途是天大的机缘,我有意利用四派天之娇子给风绝羽那小子做垫脚石,咱们三个好好想想,应该从什么角度去帮帮他。”

        

山峰上,剑尊长老和法悟站在徐庐一左一右,剑尊长老讶异地看向徐庐道:“合着你非要公开这条道途,目的是为了帮那小子?”

        

“当然了,我徐庐的关门弟子,怎么可能落后于人,我感觉到了,那条道途里必然有遗境道藏,要是让风小子取到,怕是短时间内就能把修为追上来。”

        

旁边的法悟叹了口气道:“唉,可惜风绝羽的境界太低了,哪怕他步入六转下境也行啊,这样就可以考虑让他为衍化道脉做准备了。”

        

徐庐摆了摆手:“现在说这个言之尚早啊,四转之境,没有一丝可能去衍化道脉的,不如我们联手为他炼制一件劫宝。”

        

剑尊和法悟同时点头:“是个好主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