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风韵犹存69式口爆/暑假抓了一个小学生玩

        

“让我看看。”

        

水淼淼一个眼神锋利的看过去,九重仇伸出的手被迫停在半空中,“好了在看,现在见不得人。”

        

“我又不在乎这个。”感觉被误解了的九重仇有点委屈的道,他是关心,水淼淼表现的像个没事人一人,但九重仇是知道水淼淼到底伤的有多重,可他不方便问其它地方的,只想看看水淼淼是不是真的上药请医师看过了。

        

“我在乎。”水淼淼随意说道摆摆手,朝房间走去,“我累了,去躺一会儿,有事大声喊。”

        

与打水回来的穆苍擦肩而过,二人一同怔住,向对方望去,水淼淼却又率先摆正头颅,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僵硬的推开房间门,同手同脚的跨了进去。

        

关上门,水淼淼才发现全身力气已经用尽,瘫坐在地。

        

有点哭笑不得,水淼淼撑着门,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心中苦涩郁闷无处发泄。

        

“水。”

        

“谢谢。”

        

“淼淼她……”外面二人交流的声音未遮掩,水淼淼听的是一清二楚,这客栈的隔音真是有够差的,水淼淼将头埋到臂弯中。

        

“请医师了吗?”

        

“她说看过了。”

        

“她爱逞强。”

        

“我也知道,可就算在请一个,她也不见得会看。”

        

九重仇说的是真理,穆苍沉默了一会儿,“面纱是?”

        

“说是脸上有伤不能过风。”

        

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穆苍突然想起以前他带帷帽时骗水淼淼的理由,都还回来了,他无意识之前水淼淼脸上可还没有伤,但也说不定是后面伤着了,“伤脸上了她一定很伤心,她很在乎这个的。”

        

九重仇点着头,“能怎么办?请个医师压着她看了?”

        

“她更讨厌这个。”

        

二人的交流被萱儿痛苦的呻吟打断,穆苍下意识的探头张望,被九重仇挡住视线“能在帮我烧点开水,越烫越好,一会可能会需要。”

        

说罢九重仇匆匆关上了门,客栈恢复了平静……

        

一晃便又是一天,九重仇在给萱儿疗伤,水淼淼穆苍二人各自待在自己房间,未在露过一面。

        

客栈的工作人员最是会看眼色的,察觉气氛不对,一个个皆是无招呼不出现,反正这客栈也被包了下来,正好躲个清闲。

        

夜幕降临,穆苍端着餐盘敲响了水淼淼房间的门。

        

没有回应,知道大概也得不到回应,穆苍做着深呼吸,心理建设了一遍又一遍,方才音不颤的道,“吃点东西。”

        

等了一会,依旧没有回应,穆苍继续道,“我放外面了,一定要吃东西,不然对身体不好,不愿意吃这些,我知道水盈隐里也有吃的,一定要吃,求你了。”

        

“你吃了吗?”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动静。

        

俯身放下餐盘的穆苍动作一愣,接着听水淼淼说道,“你吃吧。”

        

蹲在水淼淼房间门口,穆苍思索了片刻,将餐盘里的东西吃了个干净,包括他从来不碰的肉汤,往日闻这就恶心,今日喝的一滴不剩。

        

水淼淼看着门外晃动的影子,从水盈隐里随意掏出了一些果子,囫囵喂到了嘴里,算是应了穆苍一定要吃东西的请求。

        

她是真的没有胃口,不是赌气不吃。

        

可小哥哥,水淼淼就不知道了,但他一定也没吃,虽然小哥哥很少吃东西,但他是饿的,水淼淼能分辨出不饿不想吃和饿但无法吃的区别,这也是水淼淼爱哄穆苍吃东西的原因……

        

九重仇这治疗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一些,避免大脑总是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一些糟心的事,水淼淼决定去看一眼,转移转移。

        

打开房门,看着房门外规规矩矩放置的空餐盘,水淼淼下意识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小哥哥可真是乖到傻,傻到可爱。

        

只,若是,能在早一点好了,水淼淼收回视线不去留恋,唤客栈打杂收走餐盘,敲着萱儿的房间,九重仇很快就打开了房门,脸上透露着疲惫。

        

“可以进去吗?”水淼淼礼貌的问道。

        

点着头,让开道,九重仇将水淼淼迎进屋内说着,“刚结束,也算好了,性命无忧。”

        

“辛苦了。”水淼淼手轻在面前扇着,屋内充斥着大量热水汽,烟雾缭绕。

        

“小心点别踩着水渍滑了。”九重仇关着门好心提醒着,水淼淼绕过架起的屏风走到床前。

        

入眼是萱儿放在锦被外的一节纤纤玉手。

        

真太神奇了,萱儿原本的手,都被啃噬的露出骨头了,甚至骨头都被蛀噬,此刻却恢复如初更甚白皙。

        

视线随意飘忽,落到床尾一地衣物之上,水淼淼神情一愣。

        

落在水淼淼身后几步远的九重仇走上前带着点松懈的语气说道,“你来的正好,这些衣物太麻烦了,脱到简单,穿就”

        

水淼淼歪头看向九重仇,挑了挑眉。

        

话音是戛然而止,九重仇脸上不可谓不精彩,从淡然的隐隐不耐烦到疑惑不解,接着是茅塞顿开,然后是肉眼可见的慌张。

        

“那什么,我”九重仇是连说带比划的,“她,这,都是治疗,脱是,没有,我……”

        

“好了,冷静点。”水淼淼轻笑了一声,手搭到九重仇的肩上,“就你这口才别多做解释了越说越乱,我知道的,你不会做什么,虽然看起来像是坏人,但可单纯了,你我相比,你才是正人君子,我,卑鄙小人吗?”

        

“瞎说什么。”九重仇皱起眉,他是有点迟钝,但也察觉出了水淼淼不好的心情,昨夜还发生了什么?

        

想关心几句,被水淼淼轻挥着的手打断了,“外面站站,我给萱儿换件衣裳。”

        

九重仇听话的站到屏风后,盯着门看。

        

给萱儿穿衣时,水淼淼还顺便给她擦洗了一番,伤好了也不发烧了,全身皮肤还白了一个度,这是什么治疗效果啊。

        

走出屏风的水淼淼便玩笑的道了一句,“方便透露一下治疗过程吗,这效果,真是杠杠的。”

        

话还没说完,水淼淼便看九重仇双手背到身后,一瞬间里似乎还退了半步,显得有些心虚抗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