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光

2020年6月5日 投稿 0

小时候,我经常开着房间门睡觉,这样,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视线就可以清楚地越过走廊达到楼梯口看见她。我不知道我是从几岁起开始每天晚上见到她的,只知道我应该感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