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人体内的血管首尾相接长度可达10多万公里,血液每天在其间奔跑,有的是“高速路”,有的是“国道”,有的又是“乡间小路”。“新路”往往平滑顺畅、畅通无阻,“老路”往往会坑坑洼洼、磕磕绊绊,有没有可能通过生物技术的手段对“老路”进行修补呢? 日前,《细胞干细胞》杂志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刘光慧研究组、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