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话真的可以缓解疼痛

2009年英国基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在NeuroReport上的一项研究被授予了“2010年度的搞笑诺贝尔奖”,以表彰他们证实了被广泛相信的观点,即咒骂可以缓解疼痛。基尔(Keele)的心理学家理查德·斯蒂芬斯(Richard Stephens)注意到妻子分娩时“口吐芬芳”,遂对该现象产生了兴趣,并想知道脏话是否真的可以缓解疼痛。当时,斯蒂芬斯对《科学美国人》说:“咒骂是对疼痛的一种普遍反应。我们这样做有一定的内在原因。”

在2009年,斯蒂芬斯和他的同事要求67名大学生将他们的手浸入一桶冰水中。然后,他们被指示用自己喜欢的词反复法克,或者憋着。参与者说,他们可以大声法克时,痛苦减轻了,且在水桶中多坚持了40秒左右。哈佛心理学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等人提出,这是一种原始的反射,可以作为宣泄的一种形式。

斯蒂芬斯说:“我们有很好的数据,说脏话会引起情绪反应,从而激活植物神经系统或急性结构反应。这与逃/战斗机制有关。”换句话说,对疼痛的反射性可以激活杏仁核,从而触发逃或战斗反应,肾上腺素激增。

在2011年进行的研究表明,对于不常使用脏话的受试者来说,止痛效果最有效,这可能是因为粗话对他们具有更高的情感价值。他们还发现,受试者破口大骂时心率会增加。斯蒂芬斯说:“因此,我们认为该机制是由压力引起的。这是人们在痛苦中咒骂时的情感内容。”

但这可能不是唯一的基础机制。其他研究人员指出,亵渎行为可能会分散注意力,从而使人们摆脱痛苦,而不是充当实际的镇痛剂。斯蒂芬斯等开始在他们的最新研究中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实际上,一家名为Nurofen的澳大利亚公司与他们联系——该公司销售布洛芬产品来缓解疼痛。该公司有兴趣赞助一项有关缓解疼痛和咒骂的科学研究(毫无疑问是看到了该团队先前的论文)。

该公司生成了60个候选词,作为脏话的替代词。斯蒂芬斯和语言专家团队从那里接手,将名单缩小为2个:“fouch”和“ twizpipe”。根据斯蒂芬斯的说法,选择第一个是因为它具有“情感影响”,而选择第二个是因为“它具有通过幽默分散注意力的潜力”。然后,小组遵循与2009年研究相同的方法,招募大学生将他们的手放在冰水里,然后重复候选单词:经典的法克类,fouch,twizpipe和中性词语作为控制条件。和以前一样,他们还监控了心率。

结果:“只有传统脏话对疼痛的后果有影响。” 他们还测量了受试者的疼痛阈值,要求他们指出冰水何时开始感到疼痛。那些直抒胸中法克的人等了更长的时间才表明自己感到疼痛——换句话说,咒骂提升了他们的痛苦阈值。

高呼“fo​​uch”或“twizpipe”对这两种均无效。斯蒂芬斯说,后续研究可能将重点放在传统脏话上,因为“从这些数据中并没有显示,说干扰词或发音听起来是脏话的词语可以帮助人们应付痛苦。原因可能是单词的自身的含义,可能是我们学习单词成长的方式,以及这些单词与压力或情感之间的联系。”

原文: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0/06/the-f-words-hidden-superpower-repeating-it-can-increase-your-pain-threshold/

0

更多精彩

背疼的最佳解决方案是多运动

2020年9月18日 子曰君 0

大约80%的美国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间点都出现过背痛。在以往,他们中有许多人都被告知过,除非是明确的、可治疗的损伤,治背疼只有一个法子:休息。但是现今的研究告诉我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