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东非蝗虫群或将再起

在东非,冠状病毒的威胁马上就要退居二位了。当地人的生命和生计正迎来另一种“极端严重”的威胁:蝗虫。

有记录的最潮湿的一年后,这些贪婪的昆虫从2019年开始积蓄力量——天气条件允许它们一代又一代地繁殖。

成千上万,上万万的虫群,正在摧毁珍贵的牧场和农作物,是几十年里最严重的区域蝗灾,覆盖范围从肯尼亚到埃塞俄比亚和也门,再到印度北部。

理所当然的饥荒和经济后果,人们能够意识到并为之忧虑,但昆虫学家迪诺·马丁斯(Dino Martins)认为,骑着黑马的骑士横行世间,是自然界中来自更高层次的警告。

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它们是如此的恐怖和富有戏剧性,传达出了更深刻的信息,人类和自然关系的交互信息。”

马丁斯在肯尼亚北部的姆帕拉研究中心工作,他说这毫无疑问:当地环境恶化,过度放牧,森林砍伐和沙漠扩张正在为越来越多的蝗虫繁殖创造理想条件。

在异常温暖和潮湿的天气之后,第一批主要种群于去年年底出现,数量达数千亿只。到了4月,遮天蔽日的二代有万亿规模。规模更大的第三代有望在今年7月乘风而起……

马丁斯说:“亲眼目睹虫群蜂拥而至,尤其是它们第一次聚合,那实际上是相当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您看到,它们会变色——先变粉红色,彻底成熟时会变成黄色——因此,当虫群进入这一阶段,所有粉翅和黄翅会在周围旋转,未变色的气味有点像坚果,许多鸟类以它们为食。”

如今,通常用直升机从上方喷洒的农药控制蝗虫。但是,农药会给人类健康以及环境带来不良后果。

毕竟,我们的天气模式正在变化,并为世界部分地区带来更多的降雨,而这只会使蝗虫蓬勃发展。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全球抗击蝗虫倡议会(Global Locust Initiative)的里克·奥普森(Rick Overson)最近告诉NPR,他认为目前的方案还不够有力。

奥普森说:“当这些不确定的繁荣和萧条周期可能持续数年或数十年时,很难给予持续的资金,政治意愿,知识和能力建设。所以蝗灾也是周期性的爆发。”

到目前为止,东非有超半百万公顷的土地已经过农药处理,据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称,这挽救了足够的农作物,足以满足近800万人的基本需求。

但是大规模使用农药对于生物多样性来说是可怕的。农民越想保护庄稼,越是滥用农药。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化学生态学家比尔·汉森告诉NPR,他担心在此过程中会杀死其他重要的昆虫,例如蜜蜂。

由于持续的大雨破坏了防治蝗虫的努力,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最近希望各个组织尽力争取时间和合作。

屈冬玉说:“我们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战斗是漫长的,已蔓延到新的战场。很明显,我们还不能宣布胜利。这种规模的虫潮很少会在几个月内被扼杀。”

粮农组织警告说,蝗虫结合COVID-19,可能会对当地的生计和粮食安全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在半个世界之外,阿根廷正与另一支蝗虫大军作战,虫群的威胁已蔓延到巴拉圭,乌拉圭和巴西。专家怀疑,这一事件也可能与气候变化有关。

2020年看起来有点不祥。

原文:https://www.sciencealert.com/the-locust-plagues-in-east-africa-are-sending-us-a-message-and-it-s-not-a-good-one

0

更多精彩

外国民间故事

卡拉可希的裁判

2020年10月19日 子曰君 0

人们有句俗话:“象卡拉可希的裁判。”每逢好的法律被愚蠢地轻率地执行时,就有人这样说。 据说,有一次,一个小偷闯进一家人家去偷东西。他从花园的围墙爬上窗户,打算把 […]

外国民间故事

著名海员朋特良盖

2020年10月18日 子曰君 0

据说,从前有一个人,以驾驶帆船技术高超而著名。他的名字叫拉辛特拉努,他有一个儿子,叫朋特良盖。朋特良盖长大后,就开始同父亲一起航海。 后来拉辛特拉努死了,这时朋 […]

外国民间故事

洛伐克好男儿

2020年10月18日 子曰君 0

土耳其人统治斯洛伐克的时候,人民灾难深重。谁都没把握保住自己的自由、财产甚至生命。 那时候,在一座小山城里住着一个名叫瓦沃罗·布列苏拉的。他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斯洛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