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的传播遵循更极端“10/90”原则

在教堂,游轮上,甚至白宫,冠状病毒可能会突然爆发。

专家们说,这些大的集群传播不是极端的异常值,而是大流行的主要传播引擎。了解它们发生的时间,地点和原因可以帮助我们在疫苗广泛使用之前控制病毒传播。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冠状病毒SARS-CoV-2不会在整个人群中均匀散开,而是以几乎“全有或全无”的极端方式传播。

现在,许多研究表明,大多数COVID-19感染者几乎不会将其传染给其他任何人,但是当感染发生时,它们可能会在一点爆炸式增长。

然后,该病毒可以一下子感染“10%、20%、50%甚至更多的人”,疾病建模研究中心的科学家Benjamin Althouse说。

这与流行病学的“80/20规则”相对应,其中80%的病例仅来自受感染者的20%,但Althouse说冠状病毒可能更为极端,其中90%的病例可能仅来自10%的人。

就像“把火柴扔在柴堆上”,“你丢一根火柴,柴堆没被点燃。你再丢另一根,也没点燃。然后你又扔了一根……”

美国研究人员基于全球最大的接触者追踪项目——项目的研究报告于9月发表在《科学》上——研究发现,病毒传播过程中“以超级传播者为主”。

分析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和安得拉邦大流行前四个月的数据后,作者发现,8%的感染者制造了60%的新病例,而71%的感染者却没有将其传给任何人。

也许这并不奇怪。

传染病流行病学家Maria Van Kerkhove是世界卫生组织大流行应对工作的顾问,在10月发推文称冠状病毒的特征是以超级传播者为主要扩散动力。

实际上,麻疹,天花和埃博拉病毒也见到聚类模式,其他冠状病毒,SARS和MERS也是如此。

在大流行早期,SARS-CoV-2的基本传播系数(R0)获得了广泛关注。

虽然埃博拉病毒,SARS-CoV-2和流感病毒的R0值都在2到3之间。但是,流感患者倾向于“一致地”感染另外两个或三个人,而埃博拉和SARS-CoV-2的传播方式过于离散,这意味着大多数人几乎不会传播它,但少部分人会传给数十人。

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的研究生Akira Endo说,需要“更详细的数据和方法”,使用另一个度量标准“k因子”来刻画这种聚类行为。

他在惠康开放研究公司(Wellcome Open Research)上发表的关于病毒在国际上早期传播的模型表明,SARS-CoV-2可能高度分散。

他说,一个有说服力的线索是,一些国家报告了许多输入病例,但没有持续传播的迹象,而其他国家则报告了大规模的本地暴发,但只有少数输入病例。

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Felix Wong说,但是即使k因子也不是完全够用。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超扩散现象呢?

我们尚不确定生物因子(例如病毒载量)是否起重要作用。

但是我们知道的是,人们可以传播SARS-CoV-2而没有症状,并且由于通风不良,拥挤的空间——特别是在人们说话,大喊或唱歌时——病毒就会肆虐。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本月在《自然》上有项研究发现,餐馆,健身房和咖啡馆是美国大多数COVID-19感染的发生地。

研究人员利用9800万人的手机数据,发现约10%的场所占感染数的80%以上。

有鉴于此,专家表示,重点应该放在这些类型的空间上,并减少病毒接触大量人群的机会。

同样的,每当一个地区出现新的病例时,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向上追溯源头。因为那是传播的主要动力。

Wong说,他的模型表明,如果每个人日常接触的人数限制在10人以内,“疫情将迅速消失”。

Benjamin Althouse说:“个体之间的生物学差异很大,我鼻子中的病毒可能比你多一百万倍,但如果我是个死宅,我就不会感染任何人。”

原文:https://www.sciencealert.com/superspreader-events-around-the-world-played-a-key-role-in-igniting-the-covid-19-pandemic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