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看惊到–这墓地的价格,我还是选择活着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一生中都会经历的事。但不知从何时起,这些都成了银行的贷款业务。婚庆贷、二胎贷、彩礼贷……婚丧嫁娶,一切皆可贷。

墓地贷,是银行最新开拓的业务。据报道,云南昆明一陵园和当地银行合作,推出的“墓地消费贷”可0首付购买墓地,贷款额度最高可贷20万,贷款期限最多10年,利率固定为9% [1]。

虽然这项墓地贷业务马上就被叫停了,但办个葬礼要借这么多钱,让很多网友直呼死不起,也有人说这是银行在贩卖死不起人的焦虑。

那么,这个“丧”字到底有多贵?

送走一位逝者要多少钱

八宝山殡仪馆是北京最大的殡仪馆,承担了北京市三分之二的火葬工作。你知道如果要在这家殡仪服务中的“国家队”办丧事,要花多少钱吗?答案是950元。

是的,这里没有少一个零。八宝山殡仪馆服务中心主任周卫华曾向媒体展示了这样一份账单:遗体接运250元、遗体保存90元、一般整容150元、小型告别厅200元、遗体火化380元、抬尸80元、纸棺280元、骨灰寄存50元、其他110元,合计应收1590元,实际收费950元 [2]。

之所以打六折,是因为政府有补贴。

实际上,不只是北京,在中国任何一家殡仪馆,遗体运送、遗体冷藏和遗体火化等大部分殡葬服务的定价都受到严格的管制。

再看看殡葬服务市场规模最大的上海,主要殡仪服务的定价也不高。

例如火化这一项服务,上海的殡仪馆已二十多年没有涨过价,一直都是180元。

宝山区殡葬管理所所长姚建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火化就是一项惠民措施,“职工工资、油价上升,原来火化炉只要两三万元,现在要三十多万元,还不包括折旧费,从成本来说火化一具遗体的成本至少在600元以上 [3]。”

以上这些选的都是最经济的方案。但周卫华表示,即使是选中档消费水平的殡仪服务,也就3500元 [2]。

可以说,要办一场体面的葬礼其实并不贵。

但有一样不太一样,那就是墓地。包括地葬及墓地销售在内的墓地服务,实行的是更为市场化的定价原则。因此,殡葬公司大多也是靠卖墓地赚钱。

中国“殡葬第一股”福寿园,在刚刚发布的2020年财报里,就向股东披露了自己2020年收入的构成——在全年18.9亿元的收入中,有14.08亿来自经营性墓穴。也就是说,福寿园有四分之三的收入来自卖墓地。

在过去的一年里,福寿园总共卖出了13083个经营性墓地,平均下来,每个墓地售价高达10.8万元。

都是卖地,殡葬“碾压”房地产

为什么墓地会这么贵?

这可能和墓园的土地供应一直受到严格的控制有关。因为殡葬土地使用的任何申请要经历一连串审批程序,且土地资源稀缺,墓园土地的供应就很有限。供应有限、需求高涨,墓地价格自然低不下来。

特别是在城市,越是土地金贵的地方,墓地的价格就越是高。虽然上海、广州同为一线城市,但上海墓地的起步价还是和它的房价一样,高出广州几个身段。

而且这还不是最高的。根媒体报道,早在2016年,上海高端墓地的平均价格就已经超过9万元每座,单价甚至超过了当时上海的内环新房房价。

而自诩行业翘楚的福寿园自信就来自这里。

在2013年的招股书中,福寿园就强调了自己的优势:“上海指定作墓园用途的土地稀缺,导致新参与者很难进入上海市场。再者,上海殡葬服务业呈现高档化及品牌化趋势,为新参与者设置了更多进入门槛 [4]。”

虽然在2020年,福寿园已将殡葬业务开拓至全国18个省份45座城市,但有46.9% 的收入都来自上海这一个地方。

福寿园的优势还有另一个,那就是墓地的利润率超高。

根据福寿园2020年的财报,其综合毛利率在88.2%,而同样“靠地吃饭”的房地产企业就相形见绌了——2020年,碧桂园的综合毛利率是34.0%,万科是29.3%,恒大是24.2%。

论赚钱效率,可能也就白酒业能压得过殡葬业了。

而这超高的利润率的背后,是殡葬业超低的土地成本。

仅2012年,福寿园在上海的项目用地是40.2万平方米,购地时的成本是每平米190元 [4]。对殡葬公司而言,这些地卖得越晚,越赚钱。

死后逃离大城市

在墓园土地稀缺、需求只升不降的现状下,墓地价格水涨船高自然也是大势所趋。

2015年时,福寿园一块墓地的平均售价还是8万元,到2020年,就已经涨到快11万了。

推出“墓地贷”银行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推出这项贷款,是的确有需求:“我们和对方合作是因为有好多墓地确实有点贵,为了解决客户需求,所以推出针对墓地的消费贷 [1]。”

但贷款买墓对大多数人而言,实在太过魔幻了,更实际的选择,是去售价更低的地方安葬自己的亲属。

在大城市,这样选择的人越来越多。北京人要去河北扫墓、上海人要去苏州扫墓。每到清明节,去往苏州公墓的路上就会出现一辆辆沪牌汽车。

看起是舍近求远了,但其实有些苏州的公墓离上海市区并不远,但相比上海的墓地,价格就亲民多了。

同样距离上海市区35公里,位于苏州太仓的乐遥园,最低的价格是4万,而位于上海松江的华夏公墓就至少要7万。

不过,由于苏州的墓地数量也出现紧张,近年来苏州开始要求非本地户籍,不能买苏州的墓地 [5]。苏州是全国第一个推出墓地限购政策的城市,很多人觉得这条政策有针对性。

既然便宜的墓地买不了,有上海市民开始在江浙等地购房,用作存放亲人骨灰的场所,并定期前来祭扫 [6]。

不过,这一行为的背后可能并非纯粹因为买不起墓地。只是在墓地使用年限仅20年、商品房资产增值性更强等方面的考量下,买房安置骨灰已是一项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安葬观念的转变,还需要时间

但说到底,墓地贵不贵,选择权完全在逝者的家属。

如果是选择海葬、树葬、草坪葬这样的节地生态葬,那么花费基本不会上万。而这也受到政府提倡,因为像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安葬土地真的不多了。

据上海的殡葬管理部门统计,如果按当前大家选择的安葬方式比例,上海现有可用墓地资源可能会在15年内消耗殆尽 [7]。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