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美妇市长/绳结花蒂抽搐

晚风吹过的草坪,草坪上郁郁葱葱的椰子树,抖动着宽大的树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被核弹炸过的南二岛,在十个月后,不但修复如新,甚至还显得宽敞了不少。岛上大量的高级别墅全都没了,只剩下一座庆祝用的大酒店,以及重新翻修回来的通道大楼。

        

除此之外,便是放眼望去,让人心情舒畅的空地。

        

空地上散养着鸡鸭牛羊,人与自然和谐得一塌糊涂。而在这片土地之上,则是一个巨大的防护罩,将这一方世外桃源,与外部残暴汹涌的狂风与黑暗完全隔开。

        

防护罩下,有海、有河、有树林,勉强算是形成了一套自然循环机制。

        

在长达十个月既没有光照也无法和外部交换空气的日子里,海狮城靠着这些东西和人工净化装置,愣是还能保持空气清新。

        

不像蒲鞋市和天京市,现在只能靠失去人口来换取生机,或者依靠极端的分配政策,来满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住在那两个城市里的人们,现在已经开始连呼吸都困难了。

        

天京市方面,甚至已经打算出台新的法律来收取呼吸税。

        

刘洲成政府逐渐走向丧心病狂,摆明了是要逼着老百姓去死。

        

而剩下的乌木兰市,则完全靠着空气净化器活着,目前正积极地在城市内部搞植树造林工程,消耗很大,收获聊胜于无,只剩说目标很美好,但现实却很挣扎……

        

“唉,造孽啊……”通道大楼外,值班的普祥和王沧海走在南二岛的小路上,走过场地日常巡视这片压根儿就没什么好巡视的地方,感概万分,“这世道……你说吃饭喝水出点问题,我还能理解,特么现在连呼吸都要收费了,这日子还怎么过? 

        

真的,有时候我就那么一想啊,你说人活着,其实真的没什么意思,一辈子都不知道在瞎忙个什么。什么高官厚禄,跟人肉电池其实都是一样一样的……”

        

王沧海呵呵一笑,道:“那你申请退休啊,回楼里发电嘛,呆这儿不是没意思吗?”

        

“诶,你这话……”普祥被王沧海戳中命门,赶紧又嘿嘿笑着解释,“我特么现在好不容易都混到准将了,等过了年在海大镀完金,明年下半年就是少将了,我要走也要等拿到那颗星星再走!好歹都是钱呢!高官厚禄是没意思,但活着不得吃饭嘛……”

        

“行了,行了,别说了,老子还不知道你的德性。”王沧海笑道,“等升了少将又要升中将,升了中将哪天就盯上谁谁谁的位置了,妈的,心口不一,虚伪!”

        

“我这不就一说,你怎么还给扣上帽子了……”普祥解释又掩饰,一边偷瞄一眼王沧海肩上的中将军衔章,眼里闪过几分羡慕。同时心里又暗暗觉得耿江岳做事不地道,都这么些年了,连排骨这个他曾经手底下的兵都是上将了,凭什么他这个老领导还只是准将啊?

        

而且给安排的工作也不行。

        

镇守通道大楼……

        

话说通道大楼还有个屁的好镇守的?

        

尤其是现在,玄秘职业联赛都没了,海狮城怪物养殖中心和海狮城野生怪物园都关闭了。通道大楼下面的幻灵界中转站里头,只剩下两个通道。

        

一个直接通往贝隆城,一个通向天京市中转站的通道,压根儿都不和幻灵界直接连通。

        

哪怕真有怪物穿透厚厚的通道大楼墙壁跑进来,这边的地面监控室也能第一时间看到,情况危急的话,立刻就能直接断开和幻灵界的联系。

        

在这样的防备强度下,镇守通道大楼这份活,简直派条狗来做都能搞定。而按海狮城的晋升规则,普祥觉得自己被耿江岳派到这种毫无立功机会的地方来当差,那相当于就是被流放了。

        

所以小耿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不是因为当初他跟王琪闹别扭的时候,自己没有帮他说话?

        

这个小耿,做人也太小心眼了……

        

普祥心里头嘀嘀咕咕,正要问王沧海要不要过几天放假的时候,直接从通道大楼去天京市,拯救一下嗷嗷待哺的天京市小姑娘们,嘴角刚扬起猥琐的笑容,忽然间,整座海狮城,警报声大作。

        

呜——!

        

倏然而来的低沉警报声,把普祥肚子里的那点坏水,瞬间全都吓了回去。

        

他破口大骂一声:“我草!好不容易过几天安稳日子,又特么怎么了啊?!”

        

话音未落,腕表就嘀嘀嘀地响起来。

        

通道大楼内,他的秘书惊慌喊道:“普祥主任!怪物!有好几千只怪物从通道里跑上来了!已经从中转站往通道大楼方向跑了!”

        

普祥闻言,顿时脸色一白,慌忙道:“妈的!关闸门啊!”

        

“关闸门没用!是超玄体,直接从闸门穿透过来了!灵符阵也困不住它们!灵力值至少全都在三千三百点以上!”腕表那头的声音越发惊慌失措。

        

“耿总理呢?他不是有分身在这儿吗?”

        

“他的分身突然不见了啊!”

        

王沧海听到这话,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危险,当机立断喊道:“那还愣着干嘛!马上断开和中转站的连接!让底下的人全都撤退!”

        

“是……是!”通道大楼监控室内,负责人满头大汗,眼神无比紧张地回答着,随即就转过头冲手底下的人惊声大喊,“断开一号口连接!马上断开!通道大楼下方人员,全部回来!”

        

数十名大楼工作人员,赶忙掏出各自随身携带的钥匙,插入钥匙孔内。

        

飞快地输入密码和掌纹。

        

在他们面前,巨大的监控屏幕上,数以千计的超玄体们,正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穿过海狮城幻灵界中转站大楼和通道大楼之间的通道。通道中用来抵御怪物的所有闸门、激光、枪炮、毒气、阵法、结界、灵符,对这些怪物,竟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犹如实质的恶意,从屏幕中穿透出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都毛骨悚然。短短的十几秒时间,每一个和这个怪物隔着屏幕直视的工作人员,每个人几乎连敲击键盘的动作都快做不出来。

        

通道大楼下方,场面更是混乱得一塌糊涂。人们惊叫着,甚至连跑上前,手动将通道大楼和幻灵界中转大楼之间的闸门关掉的勇气都没有,上百名士兵,全都本能地向后退去。

        

但这真不能怪这群新兵蛋子胆子小。而是怪物的死亡气息,实在是太强烈了。

        

那种所过之处不留生机的气息,甚至能直接穿透幻灵界的通道,从幻灵界那头溢出来,轻而易举地,将恐惧两个字,刻在了人们的灵魂上。

        

所幸中转站大楼里,早就换成了机器人值班,不存在什么活口。

        

就在那些超玄体几乎要冲出中转站大楼通道,冲入南二岛地下的通道楼时,楼上的总控室里,负责人猛地按下了控制开关。

        

通道大楼地下,海狮城与幻灵界中转站大楼的通道口,瞬间闭合!

        

总控室里,屏幕上的中转大楼监控信号随即断开。

        

那仿佛要从屏幕里爬出来的气息,也紧跟着消失。

        

整座通道大楼的地上和地下,所有惊慌失措的人们,全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大楼外面,普祥听到腕表里,传出总控室负责人的声音:“报告王部长,报告普祥主任,海狮城与幻灵界的连接点,已经关闭。”

        

普祥和王沧海对视一眼。

        

普祥心有余悸地问动:“这边通道一关,贝隆城的肉就运不过来了吧?”

        

“废话。”王沧海沉声道,“妈的幸好今天是月初,前天才把东西搬回来,要是月底,全市就特么要造反了。不过……耿总理到底干嘛去了,幻灵界通道都不守了,他打算改吃素了吗?”

        

王沧海嘀咕着,抬起手来,看了眼腕表,又突然惊奇地咦了一声。普祥刚要问怎么了,王沧海就收到了一条紧急通知,脸色骤然一变:“耿总理和安部长,在幻灵界里失踪了。”

        

普祥顿时瞪大了眼睛。

        

接着下一秒,他忽然听到楼顶上,好像有什么声音传过来。

        

仰头一看,当即失声。

        

“啊~~天!填天上!”他无法控制地颤抖着,几乎发不出正常的音调。

        

王沧海循着普祥所指的方向望去,整张脸,瞬间没了血色。

        

只见穹顶之上,数不清的超玄体竟赫然趴在防护罩外,密密麻麻,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嘶吼和尖叫声,撕扯着防护罩外的灵能磁场,仿佛随时都要强闯进来。

        

海狮城各个角落,栗子、篮子、熊猫、壮壮,所有经历过十个月前那血腥一战,看着眼前这令人骨髓生寒的一幕,对那次损失还印象深刻的他们,全都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身体微微颤抖。

        

恐惧的情绪,无法控制地在全市每个人心中传递着。

        

而且这次最要命的是,就在几分钟前,他们刚刚和耿江岳失去了联系。

        

这世上,怕是没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或许十个月前的核爆炸,根本就只是一道开胃菜。

        

今天,恐怕才是真正的……

        

世界末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