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能不能不要一起进来/男朋友太快了是什么情况

“搞定了。”

        

手中短刀上的阵列渐渐隐去,欧阳谷将停止颤动的干尸推到了一边,唐茵略带疑虑地瞥了一眼,但见那家伙始终没有再动弹,便也安下了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劣化版的恶魔?”唐茵的视线在四周来回移动,那些恶魔头颅崩溃后的石片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消失,随后她走到了那具唯一留有尸体的家伙跟前,发现他的脸上还带着一副表情狰狞的面具,“还是说是某种改变身体结构的术式?”

        

“有点像是失传已久的召唤术,巫毒教派作为唯一一个还保有部分降神仪式的魔法教派,一向被魔法协会严格地监管着,怎么会突然有了这种诡异强大的术式?”欧阳谷皱了皱眉道,“只是负责监控他们的南美魔法协会已经分崩离析了,如今就是想找人询问都找不到。”

        

“啪嗒……”

        

那具干尸的手臂忽然动了一下,唐茵和欧阳谷面色微微一变。

        

“这东西怎么跟蟑螂一样打都打不死……”

        

欧阳谷手中的短刀上再次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阵列纹路,正欲下手,但一旁的唐茵却伸手拦住了他。

        

“等一等,你看。”

        

只见那人竟然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却因为浑身的肌肉骨骼皆已钙化,根本无法做到弯腰,只能在那里痛苦地颤动。

        

唐茵犹豫了一下,还是弯下身子,将那人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啊?这……”

        

出乎意料的是,面具下并不是一张多么狰狞扭曲的脸,而是一位骨瘦如柴脸颊凹陷的女子的脸,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年入古稀的老妇,脸上满是皱纹和一些诡异的黑色细线,可那双眼睛却无比清澈纯净,就像是两汪澄明无杂质的清水。

        

“Adiuvae……”声音很是虚弱,她向着唐茵和欧阳谷抬起了颤抖的手,眼中露出渴求,她看上去十分痛苦,那些黑色的细线正在快速蔓延,大量的鲜血正在顺着她的肢体各处边沿淌落,散发着腥躁之气,落在他们的脚下,大地上。

        

“Quidnentuuest”唐茵看着她,轻声开口道。

        

“Latine”少女回答道,但她却没有看向唐茵,而是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神情严肃的欧阳谷,“eressuusvestrie,tueeini”

        

“Laine……”欧阳谷眉头紧锁,进而仿佛想起了什么,忽地面色苍白,但却咬牙忍着,余光扫过身边的唐茵,藏在袖子里的双拳暗暗地握紧了,“Vsgtnefasesth.”

        

“blituses”少女悲伤地闭上了眼睛,黑色的丝线爬进了她的双目,仿佛抽干了她的血液一般,释放出了一阵暗红色的血雾,在欧阳谷和唐茵的注视下,这位巫毒教派的巫师,在无法想象的痛苦之中,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唐茵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欧阳谷,拿着紫晶玉剑的右手抬起,玉剑崩碎化作玉笛落回到了她的手心,轻身道:“我记得,你曾经提起过一个叫拉蒂娜的女孩。”

        

“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都不记得了。”欧阳谷说着吸了一下鼻子,“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也没有多久,四年之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四年吗……也不短了。”欧阳谷用力的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迈步走向了前方。

        

唐茵默默地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兀自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赶紧将这一切终结吧,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的悲剧了。

        

在两人离去之后不久,地面上那些尸体竟然蓦地全部爆开,其血肉与大地上散溢开来的那些血液,连同天空中落下的雨水一起,全部被一股无形之力吸引,在半空中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肉团块。

        

一个穿着黑袍的身影迈步走出,随着他每一步的落下,他的身影都从虚无渐渐转化为凝实,胸前飘荡着一个圆形的灰色图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首尾相连的脊椎骨中圈住了一个婴孩一样,十分诡异。

        

他手中握着一柄漆黑的骨杖,随着一段古怪的低语,那血肉团块突然间扭曲蠕动了起来,四周那些建筑物的残片也随之汇聚而来,与那血肉块包裹在内,赫然化作了一个漆黑的方形石碑。

        

“Adhuteprispus……”他喃喃道。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欧阳谷和唐茵停了下来,这处山脉处处透着诡异,而且越往上走就越接近巫毒教派的大本营,危险程度也在不断上升,两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也有些疲惫,于是便找了一处僻静的山崖,靠在裸露的巨型岩石上休息。

        

欧阳谷靠在岩石上,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自从南美洲被那奇异的术式封锁之后,天空中便再也看不到月亮和太阳了,星辰也尽皆消失无影,与那黑幕融合在一起。他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深夜,自己也是靠在山壁上仰望星空,明月洒落下皎洁的月光,让人感觉很美的同时,也会蓦地生出一种自身渺小的感觉。

        

“人都会改变……不论是谁……”欧阳谷凝视着天空中的黑暗,脑海中浮现出四年前的一幕幕,那本是他人生中一个颇为愉快的小插曲,为什么现实偏要强行将她拉回到自己的眼前,并蛮横地撕开一个痛苦难忍的伤口,将一切血淋淋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呢?

        

“在我的印象里,你一直都还是一个从来不会有烦恼的毛头小子,真的很少能够看到你如此哀伤的样子呢。”

        

耳畔传来唐茵的声音,欧阳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在思考该怎么对付巫毒教派,以及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

        

“大姐头,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小谷也长大了啊,学会骗人了。”

        

“我早就学会了,学会很多年了。”欧阳谷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很干净。

        

一夜无话。

        

欧阳谷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表情很不自然,好似很害怕,又好像有点无奈的样子。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看上去比欧阳谷要小上几岁,一副未成年的少女模样,这女孩穿着一件兽皮做的小衫,个子不算高,但体态很轻巧,皮肤白净得很。尽管尚且年少,但却展露出了让人怦然心动的美丽。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几根根纤细的红色线绳扎着,在两耳后面攥成了几条小辫,其余的则是柔顺地垂在肩上,风吹过的时候微微飘起,让人不由得眼中一亮。

        

她的双眸就像是两汪清泉,顾盼之际闪烁着灵动,额头上还画着一个亮晶晶的图案,殷红的唇微微地咧着,露出了两颗洁白的小虎牙。

        

她并非是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的,就在她的身旁,有一个身材健硕的大汉正仰面朝天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那是欧阳谷的杰作。他来这里的任务是取回一件魔法协会封存的魔器,不料竟然有人意图阻拦,看衣着貌似是南美最大的魔法组织巫毒教派的成员。

        

按理来说,魔法协会理事会的人应该已经将这次任务的细节通知给了巫毒教派的高层,至于为什么还会有人前来阻拦,这不是欧阳谷要考虑范围之内的事情,他要做的,只是圆满地完成任务。

        

欧阳谷瞥了一眼手中的黑色符石,便立刻将之收了起来,既然东西已经取到,他也没有再在这里多待下去的理由了,便准备转身离去。

        

“啪。”

        

他刚迈出去一步,便听到了一声轻盈的脚步,欧阳谷眉头微蹙,转身一看,只见那少女小心翼翼地抬起了脚,足尖点在了一个小小的落叶堆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紧张地看着自己。

        

对于无力阻拦自己的人,欧阳谷不打算多管,略微犹豫了一下,他便再次迈开了脚步,可他走几步那个女孩子就跟过来几步,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十多米的位置,每当他一回头那个女孩便躲到树后面偷偷地看着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

        

在走出去几百米之后,欧阳谷终于再次转过了身,这个时候的他阅历尚不丰富,在他的人生经历里,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相处的经验全部来自于慕诗岚,以至于到底该怎么处理这种事,他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倒不是不能直接使用空间魔法离开,但欧阳谷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么做不太好,就这么将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丢在深山老林里,无异于谋杀。

        

虽然欧阳谷不介意杀人,但这种无意义的事,他还是会尽量避免去做。

        

少女思忖良久,终于从树后面走出来慢吞吞地来到了他的跟前,轻轻地嘟哝了一句。

        

“Tueservavit.Nnhabefailia”

        

欧阳谷一愣,紧接着轻叹了一口气,他对拉丁语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换句话说,他根本听不明白这个女孩到底在说些什么。

        

语言的种类过多果然会成为交流的阻碍,每当发生这样的事的时候,欧阳谷都会想到那个试图推广世界语的伟人,如果他没有失败的话……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成功。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