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七八个男的一起上我/我与岳的性

娘,你快醒醒啊!不要吓唬儿子,我保证以后会听您的话,周富强托着马婆子的上半身使劲的摇晃着,嘴里大声的哭喊着。

        

吴氏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她看见婆婆躺在她男人怀里一动不动的,刚刚以为婆婆只是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不了的,走进看一看,就看见她婆婆面色灰败,血不断地从后脑勺汹涌而出。

        

吴氏吓的脸色发白,惊的往后退了退,这才找回声音,大声尖叫道:大嫂,二嫂,你们大家赶紧出来,娘…娘受伤了。

        

他们夫妻又是叫又是哭的,其他人起初只是以为马婆子在教训儿子,都没有出来,就怕到时候没事,平白惹来一身骚。

        

后面听到吴氏又在大声尖叫,嗓音尖利刺耳,南北两间房门才同时被人打开,大家一眼就看见躺在周富强怀里的马婆子,关键是那一地的血只把几人惊的不知所措。

        

周富裕看到这一幕瞳孔微缩,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像一阵风似的冲到马婆子身边,也跪在地下,大声叫道:娘,你这是怎么了?快醒醒啊!

        

他抬头怒视着自己的三弟,大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娘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周富强觉得此刻天都要塌下来,躺在怀里的娘怎么摇都不醒,怎么呼唤也没有反应。

        

这时候也没理会这个敢大声呵斥他的二哥:他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我不知道,不是我,娘刚打了我一顿,罚我跪在地下反省,不许吃饭。

        

她老人家就准备回房休息,可能走路崴到脚摔了一跤,这边有很多凹凸不平的大小石头,她老人家倒下来的时候脑袋刚好磕在那里。

        

呜呜…他害怕的竟然都哭了! 

        

周二丫愣愣的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她记得她奶是八月十五那一天磕在石头上摔死的,这辈子怎么提前了?

        

庞氏此刻心情很复杂,记得女儿和她说过,婆婆是过中秋节的那一天意外死去,没想不到婆婆整整提前了有十多天。

        

她很快反应过来,拉了拉同样没想明白的女儿,小声说道:二丫,先别发呆了,我们赶紧过去,不管怎么说先让你爹找大夫去。

        

哦,好,周二丫回神,点了点头,她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反正她得到老天爷给的独一无二的空间,也是上辈子没有的,她奶早点去和晚点去并没有什么区别。

        

周芳娜刚刚躺下没一会,正想躲在被窝里吃从空间拿出来的火腿肠,就被她娘从床上给拉起来了,说马婆子快要死了,她惊的眼睛都睁大了点,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也没管被她妈发现的零食,一溜烟的起来,幸好刚刚衣服也没有脱。

        

母女两人走出房门,就看到马婆子上半身躺在她小儿子怀里,周富裕正用袖口捂住马婆子的后脑,地下还有一小摊的血,双眼睛紧紧闭着,一动不动的,最让她们母女吃惊的是周富强竟然在摇晃他娘?

        

周芳娜小声的嘀咕,听过坑爹,坑儿子的,现在又见到个坑娘的,这马婆子的命指定悬。

        

你这话千万不要让人听见了,他们古代人不是医者的很少有人知道这里面的常识,廖冬梅低声警告了一句,我们赶紧过出,等一下估计院子里要围满很多人了。

        

廖冬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们的面前,自动无视了旁边的庞氏,低头看了看马婆子的脸色,心里几乎已经有数了,但是她这具身体作为他们家的儿媳妇,也作为一个21世纪善良的好人,她还是说了那么一句:三弟你还是先把婆婆放在地下平躺着,这样兴许她会好过一点,有没有去请大夫?

        

二丫已经去请了,回话的是一脸老实巴交的庞氏。

        

还是大嫂说的对,不过这放在地下躲着多脏啊!孩子他爹,你把咱娘抱回房放在炕上躺着,二丫已经叫大夫了。

        

吴氏这会是脑袋乱哄哄的,在这个家里他们两夫妻最不想婆婆出事,刚刚也是还没想起来,所以这会她惊醒了,接过了话茬在一旁大声的说。

        

还是听我娘的吧!听城里的大夫说,人摔跤的时候特别是磕到头时最好不要搬动,不然会有危险的,周芳娜有些无语了,她妈都好心跟他们说了,这便宜三婶还自顾自的说。到时候可有她哭的。

        

大丫,长辈们在这里说话,你这个做小辈的还是在旁边不要插嘴的好,小心到时候嫁不出去,吴氏鱼泡眼一瞪,她最不喜欢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了。

        

周芳娜可不怕这个便宜三婶,她朝她翻了个漂亮的大白眼,在心里嘀咕: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马婆子死不死的跟她们两母女也没多大关系。反正提也提点了,自己良心上过得去就行,她又不是某些穿越言情剧里的玛丽苏,非得上杆子做圣母!

        

三弟,三弟妹,还是听大嫂的吧!她们这样说肯定是不会骗人的,周富裕一手用袖子捂住马婆子后脑勺的伤口,声音有些沙哑。

        

周富强还是呆呆的,嘴里一个劲的喃喃自语,这会倒是是没有继续在摇晃了。

        

这时他们家门口又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估计是马婆子平常人缘不太好,也没有人想着上前帮帮忙什么的,只一个劲的在那里大声议论指指点点。

        

在村里唯一的赤脚老大夫赶到的时候,距离马婆子摔倒都过了快半个时辰了,周二丫带着老大夫姗姗来迟,两人穿过门口看热闹的人走进院中。

        

爹,大夫来了!

        

老大夫姓陈,今年已过花甲,头发须白,他刚踏进院就看见病人平躺在地,被团团围在中间,他瞄了一眼地下湿答答的水洼,眉毛微皱。

        

周芳娜回头就见一个胡子眉毛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老大夫,正有由周二丫扶着颤巍巍慢吞吞的朝这边走来,她又看了看躺在地下的便宜奶奶,回堂屋去搬了一条小凳子出来。

        

大家见老大夫已经到了,都自觉得让开。

        

周二丫把陈大夫扶到小凳子上坐好,才把手里提着的一个药箱放在老人的脚边。

        

陈老大夫脾气古怪,也不爱怎么说话,他看了看马婆子灰白的脸色,先帮马婆子把了把脉,眉头不由的拢了拢,又伸出两指在脖子那里轻轻按压了下,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他低头又看见地面有一小滩的血,最后又伸手查看了马婆子的眼皮,收回手之后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块帕子,仔细的把手指擦干净,这才开口说今天到这里的第一句,你们娘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什么?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周富裕面色发白,惊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皱眉问道:陈爷爷您不会诊错了吧!

        

周富裕和吴氏夫妻也面色不善的看着陈老大夫,异口同声的说:这老头上了年纪,肯定是诊错了。

        

你们爱信不信?

        

不信的话你们去镇上找大夫好了,陈老大夫站起身,也不高兴了,他环视了这些人一眼,对把他请来的周二丫说:小丫头,把我出诊费拿来,老头子我这就走。

        

陈老大夫说的没有错,还没等周二丫把他送到的家,马婆子就已经断气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