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下面水真多夹得好紧@看清楚我是怎么进入你的

总裁办公室内。

        

陆珠一脸警惕的贴着门板,看着头顶处的男人。

        

小声的嘀咕道:“上班时间,你应该很讲原则吧?”

        

傅景宴嘴角发出一声轻笑,动手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

        

抿了抿唇道:“讲原则这种事也要分人,对自己的太太……不需要!”

        

看着马上被脱下来西装的外套,陆珠心里一火,一把按住他的手。

        

“别,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不好!”

        

陆珠赶紧拉好他的西装,贴心的为男人整理好领带。

        

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丝不苟的装扮,满满都是‘衣冠禽兽’4个字的味道。

        

陆珠撇了撇嘴,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狗男人。

        

“有话好好说,脱衣服影响多不好,毕竟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我也要对得起自己拿的这份工资,是不是。” 

        

陆珠呵呵一笑,手腕被傅景宴扣住。

        

紧张的捂着小脸儿,警惕地看着他:“傅总,不能这么不讲武德吧?”

        

傅景宴看着他心虚又忐忑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别担心,你的工资我还付得起,不是怕在外面没面子吗?这里他们看不见。”

        

傅景宴说完没等陆珠反应,低下头,捕捉住她的唇。

        

腰间的那双手臂也在瞬间收紧,将陆珠迫不及待地勒进自己怀里。

        

男人强有力的臂弯,禁锢住陆珠的身体。

        

女人下意识的挣脱却被护颈液更加用力的扣住,耳边传来男人沉重的呼吸。

        

“再乱动,我就不想讲武德。”

        

果然,原本怀里还挣扎的女人,顿时安静的像是只温顺的小猫。

        

僵直着身子停在原地,一双黑亮眼睛委屈地瞪着头顶的男人。

        

对上她黑漆漆的视线,凝视着她乖巧的模样,傅景宴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你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他们会怎么想?”

        

陆珠:狗男人现在就想碎了你。

        

“傅总,您工作真的不忙吗?您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也不介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哪里做不是做,大不了就让外面那些女人笑话我好了。”

        

陆珠委屈的模样泫然欲泣,眼底闪动着晶莹的光泽,像是随时都有水珠落下来一样。

        

一张被亲吻红润的唇轻轻地撇着,看上去像是被欺负的狠了,委屈极了。

        

傅景宴皱了皱眉,明知道她在演戏,却懒得和他计较。

        

“冲杯咖啡进来!”

        

男人说完,转身走向办公桌,没有再为难她。

        

陆珠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

        

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

        

狗男人果然反复无常,说变脸就变脸。

        

不过,都说男人无法拒绝柔弱的女人,陆珠觉得那些白莲花是对的。

        

只要自己委屈一点,装的可怜一点,傅景宴就对自己下不了手。

        

男人的保护欲,果然适合白莲花气场。

        

陆珠翻了个白眼儿,果然回到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进来。

        

咖啡杯落在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

        

傅景宴抬头看她,眉心微拧。

        

这女人是吃错药了吗?放过他了,还这么大火气。

        

“以后咖啡你不用泡了?”

        

陆珠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么一会儿工夫又变了?

        

“真的不用我泡了?”

        

男人喝了一口咖啡,抿了抿唇笑道:“我觉得你泡个咖啡很有怨气。”

        

“我堂堂陆氏千金,金娇玉贵,满腹才情,要沦落到给你泡咖啡,怎么就不能有怨气?”

        

“我这柔嫩白皙的芊芊玉手,是为了以后指点江山,宏图霸业,谁想给你泡咖啡。”

        

陆珠嘴里小声的嘀咕,一张变幻莫测的小脸儿,不时的翻个不屑的白眼儿。

        

傅景宴看着她毫无知觉的模样,笑道:“咖啡是不用泡了,你还会做什么?”

        

“你觉得傅氏请你过来,开着上万的工资,是为了让你给我复印文件?”

        

“那我也可以干点别的,比如……打印软件我也会。”

        

陆珠心虚的眨了眨眼,把头转向一旁,小声嘀咕道:“反正都是夫妻共同财产,什么不干照样有钱拿。”

        

真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深的觉悟。

        

傅景宴看着陆珠那张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桌上的文件被扫向一旁,拍了拍桌面,笑的一脸正经。

        

“自己上来,还是我动手?”

        

陆珠:你什么意思?宰猪?

        

“你要是不想分我财产也没什么,生活费可是要照给的,大不了我在公司可以帮你做点别的。”

        

“你能做什么?”

        

陆珠皱眉,想了一圈,迟疑的开口:“你觉得……花瓶适合我吗?”

        

像昨天那种酒会,她要是有时间和心情,下次也能陪他去看看。

        

傅景宴笑了,准确的说,脸上的笑容加深了许多。

        

那双深邃的眸子,盯着面前的女人,笑的满是诡异。

        

“你觉得自己适合吗?”

        

男人的眼神,在陆珠身上打量,像是要透过身上的衣服,将她整个人都看透一样。

        

陆珠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满满的侮辱。

        

顿时侧过身,双手抱在胸前,傲慢道:“我觉得我还行。”

        

“行不行,要试过了才知道。”

        

话音刚落,陆珠被拉进了怀里。

        

跌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全身像是燃烧的窜天猴,还没等她蹿上天,就被傅景宴按了下去。

        

“你跑什么?不是想当花瓶吗?”

        

“你想干什么?”

        

看着女人警惕的模样,男人勾唇笑了:“自然是要试试你的业务能力。”

        

陆珠:业务能力应该是HR的事,你这是想趁机对她耍流氓吧。

        

“不,不用了,我觉得还是泡咖啡更适合我。”

        

这项能力,傅景宴已经使用过很多次了。

        

陆珠想要挣开,偏偏男人扣她扣得紧。

        

垂下头,唇擦过她的耳边,发出低沉的笑声。

        

“着什么急,泡咖啡以后不用你,但是,我觉得你有更重要的用途。”

        

“泡咖啡,还不如泡你!”

        

陆珠:狗男人,有种你再说一次。

        

“傅总,泡秘书不合适吧?”

        

傅景宴的指尖划过她的脸颊,扣住她的下巴,将她带到自己跟前。

        

猩红的唇,波澜不惊道:“做了我这么久的贴身秘书,不知道秘书……就是用来泡的吗!”

        

陆珠:狗男人,你没了,你没了你知道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