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梯每走一步顶一下/坐上去碰到硬的东西

苏盼儿没有在前院寻到苏子渊,她站在书房外面,平日里在书房里伺候的小厮低着头恭敬的侍立在门口。

        

并没有让苏盼儿进去。

        

“三爷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小厮回道,“奴才不知道,三爷没有交代过。”

        

绿荷气愤道,“既然三爷不知何时回来,让我们姑娘先进书房里等吧。”

        

小厮态度恭敬道,“三爷吩咐过,没有他批准,任何人不许进入书房。”

        

“我们姑娘又不是外人,是三爷的亲妹妹。”

        

小厮仍旧不松口,“二姑娘体谅,奴才不敢擅自做主。”

        

“你…”

        

“绿荷。”苏盼儿轻喝,“不能乱了规矩,我们先回吧。”

        

盛兴而去,败兴而归。

天色渐晚,安乐侯府静悄悄,一路回到荷院,路上连个下人都没有遇到。

        

绿荷忍不住小声嘀咕,“姑娘,府中也太安静的,奴婢都觉得瘆得慌。”

        

“休得胡言乱语。”苏盼儿动了怒,“你再这么没有规矩,我身边你也不必留了。”

        

绿荷吓的变了脸,“奴婢知错。”

        

主仆二人回到院里之后,董嬷嬷见人回来这么快就猜到没有见到人。

        

“奴婢刚刚听院里的下人说,三爷和侯爷在大姑娘的院里呆了一整天,似乎在商量事情。”董嬷嬷捧了热茶上来。

        

苏盼儿接过茶,慢慢的抿了一口放在茶几上才道,“大姐姐不去参加女学,大哥哥和三哥哥那这也跟着担心,确实也该多陪陪她。”

        

董嬷嬷笑道,“还是姑娘体贴,想的周到。三爷当时确实是因大姑娘考女学过去的,侯爷也是怕闹起来在那边拦着。”

        

苏盼儿望着窗外,想了一下,“嬷嬷帮我去一趟大姐姐院里吧,我去女学可带一个女伴在身边,大姐姐若是想去学女转转,明日我等她一起去。”

        

“二姑娘是好心,就怕大姑娘会觉得姑娘是在笑话她。”言外之意还是不去的好。

        

反而弄巧成拙。

        

苏盼儿苦笑的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我若不去,大姐姐怕会觉得我有私心,有机会也不给她,左右想了想,哪怕大姐姐会多想,这事还是不能不说。”

        

话说到这个份上,董嬷嬷也不好再多劝,应声去了梧桐院。

        

苏喜妹他们这边刚要散,就听董嬷嬷过了。

        

苏喜妹望了眼外面的天,“哟,都快响午了。”

        

“要不要出去吃?”苏傲立马就有了话。

        

苏子渊提醒两人,“还在孝期,你们两个收敛一些。”

        

“三哥,苏管家与二叔私下里联系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苏喜妹想起了这事。

        

苏子渊已经起身往外走,“这事你不必操心。”

        

之后外间响起了苏子渊与董嬷嬷的对话声,苏傲侧着耳朵偷听,听了董嬷嬷的来意后,五官拧在一起和苏喜妹报不平。

        

“二妹妹让你做她的伴读,说什么女伴,以为换个说法就听不出来了?”

        

苏喜妹和红书一起整理着方几上的画卷,抬头看着大哥生动的表情,“她说她的,我不去,她说的天花乱转也没用。”

        

苏傲坐回榻上,手指烦燥的敲着桌面,“二妹她也挺精明的,怎么总做这些让人会生气的事?明知道你的脾气,还这样做,她….”

        

他不说,苏喜妹点出来,“大哥是想说她是不是故意的吧?”

        

苏傲抿着唇。

        

苏喜妹笑道,“应该不是吧。”

        

天命女主,做什么都是从善良点出发,在苏盼儿及别人看来,她当然是好心。

0

更多精彩

宝贝快求我我就给你/玩小尿孔

2021年5月18日 小羽 0

夏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她转头叫奶奶和爸爸都坐下,大声道:“放心,别让这个废物吓到!我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咱们怎样!”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