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我会死的@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丽赛亚女教皇与一众至高教徒跪在教廷内,向那尊英俊的神像祈祷,向他们的唯一圣神祈祷。

        

朦胧的光辉笼罩了他们,圣神国的子民得到庇佑,免于灾祸,然而创神界的其他地方却在逐渐分崩离析。

        

……

        

唯一真界。

        

亚大伯斯,欲肉教派体系的最高位神祇。

        

祂是血肉和混沌的至高造物主,概念中一切物种生命的起源。

        

此时祂的手松开,一位仙帝的命源被其彻底磨灭,归于起源本身。

        

当祂做完这一切后,周身的空间开始出现诸多字符,一位手持仙笔的道人出现,口中赦令:“封!”

        

然而曾经无往不利的封印术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便被破开,又有两位禁忌存在自阴阳交割之处回归。

        

祂们失算了,对方根本未从那唯一的入口进攻,对方早已掌握了正世界的所有坐标!

        

唯一真界的生灵跪地祈祷,祈求着那传说中的禁忌存在能够庇佑天下生灵,九霄大陆的生灵也在祈祷,纷纷向那封山数个纪元的神封山叩首。

        

有一只横天的触手降临在这片大地上,落向那如今的最高峰,似乎要将神封山抹成平地。

        

那是一只巨大的章鱼,身上的吸盘吞吐间有无尽的虚空崩塌,坐镇东域的仙帝祭起仙剑,斩向一根触手,然而仙剑却被直接吞噬,他本人也收到强大的牵引之力飞向那吸盘。

        

那位仙帝满脸惊恐,他无法想象自己修道上百纪元,竟然面对这一丑陋的生物,毫无还手之力。

        

就在此时,神封山上传出一个好听的女声。

        

“玄生哥哥,好像很喜欢吃章鱼烧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位仙帝停在了触手前十丈处,因为他的敌人不在了。

        

不,并非是不在了,而是被分割成了无数段,漂浮在空中。

        

“%*≈ap;**@”

        

莫名的低语在虚空中响起,即便没人能听懂其说的话,但也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惊怒情绪。

        

“琳妹妹,疫医先生说今天可以放开手脚,尽你的全力。”

        

有一道女声响起,与此同时,神封山上有一道月白色的光芒亮起,开始传播向整片九霄大陆,庇佑生灵,降低恐惧意志对他们的影响。

        

那章鱼生灵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逝的存在,即便被分割为了一块块大如山脉的肉块,依旧没有伤及到祂的本源。

        

“再碎!”

        

琳琳立在山巅,口吐御令。

        

柳红枫与凌墨雪则协助叶翩跹一同将神封山的结界扩大,庇佑天下众生。

        

…………

        

创神界,光团已经熄灭了,唯一始神的也是浑身染血,祂本不可能如此狼狈,到了这个境界,任何伤势应该都能轻易复原才对。

        

可他还是浑身染血,祂的力量快要耗尽了,与其用于治疗,不如放手一搏。

        

他自如萤火般消逝的光团内抽出一柄长枪,看向对面。

        

“希尔瓦娜斯,真怀念我们几个初识的那一日啊。”

        

唯一始神露出缅怀的神情,看向消逝的光团,“空以前很爱你。”

        

那被荆棘缠绕的希尔瓦娜斯脸上也闪过一丝追忆,但那只是一瞬间,下一刻她的眼中又变得尽是冰冷。

        

“这是空为你锻造的枪,我代他送给你。”

        

说着,他横空踏步,自身化作流光,于那杆长枪一同刺入了希尔瓦娜斯的心脏。

        

希尔瓦娜斯怔在原地,良久,低头看向胸前的长枪,眼中的冰冷退去几分,喃喃道:“这枪的名字是什么?”

        

虚空中响起最后的声音,“朗基奴斯。”

        

希尔瓦娜斯苦笑了一声,“空到死……都是这么直啊。”

        

随后她的命源尽数消散,身躯崩毁于天地间。

        

“啪啪啪——”

        

虚空中响起另一个鼓掌的声音,身姿妖娆,头生羊角如恶魔般的女人在笑着鼓掌,丝毫不为本属于同一阵营的希尔瓦娜斯阵亡感到悲伤。

        

她甚至一直在旁观,并未出手,她本有能力挡下那一枪,但她不这么做。

        

因为……实在是很有趣啊。

        

看着这样的悲剧,尤其是神祇间的狗血,那简直是刺激她感官的无上快乐。

        

“真是场好戏……”

        

她在空中边鼓掌边笑,随后回头问:“你说是吧,我亲爱的女儿。”

        

圣光普照向下面的大地,一位身穿白袍的绝美女子现身,神情复杂的看着那恶魔般的女人。

        

“母亲。”

        

贞德淡淡开口道。

        

“所以你是来回归我的怀抱吗?”

        

女人歪了歪头,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

        

贞德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眼神逐渐坚定,摇了摇头,“不,我是来杀死您的。”

        

女神忽然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起来,那尖锐的笑声让创神界逐渐崩塌,有无数的生灵绝望的陨落,她最后停下来,看向贞德。

        

“我最近学了很多呢,女儿,你可真是要……孝死我了。”

        

女神的神情阴冷了下来,天上地下,出现了颜色繁杂扭曲的漩涡,将两人包裹在其中,这里是绝对的现实扭曲之地,唯有两人不受影响。

        

一场现实扭曲者之间的战争开始,而一方有着绝对的优势。

        

…………

        

唯一真界中,一尊极度巨大、具高度侵略性的异常已扩散模因复合体降临,顷刻间令一位超脱者的手臂崩毁。

        

此时唯一真界的五位超脱者面对两位至高神性,居然有不敌的迹象,甚至对方还未认真起来!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有超脱者怒骂,这已经濒临那种传说中的境界了,可那不是理论上只有诡秘世界的君上能抵达的吗?

        

可现在这种强大的生灵已经出现了两尊,他们拿什么打?

        

在众多古老存在岌岌可危时,一艘如世界般大小的星空母舰破开虚空出现,唯一真界的生灵纷纷仰视,尤其是曾有过初级机械文明的西大陆生灵,更是惊叹。

        

他们从不曾想过,科技的尽头,竟能有如此宏伟的筑造。

        

那艘星空母舰直直的撞击在巨型模因上,虚空震颤崩塌,毁天灭地的风暴席卷万界。

        

巨型模因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被击出这个世界,然而那破碎大半的星空母舰未曾停下脚步,又直直的撞击向亚大伯斯,像是宿命的敌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