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羞羞的事情描述@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山谷只剩下三人,除了一俱尸体,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上官依依又躺了下来,想着心事,王中珏早已枕着手臂,两眼忘着星空,陷入了沉思,其实在这个山谷之中有很多的疑团需要解开。

        

“哎,你不觉得奇怪吗,今晚发生在这个山谷里的事有许多令人费解。”上官依依说道。

        

“是啊,有许多事令人费解?”王中珏若有所思。

        

上官依依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像王一一这样高昂的青年才俊,是怎样被这位神通广大的夜郎城城主收罗在旗下的?”

        

“是啊,我也想知道,这位意气奋发的小伙子,居然被收萝,真是让人非常的不理解。”林若兰接上话,幽幽地说道,初次遇见的时候,这位年轻人高傲地让人仰望,爱惜他的江湖声誉就像是孔雀爱护羽毛一般,而且列了长长的一个单子,去挑战,当然也包括面前的这两位“老江湖”……那时的他初出茅庐,意气奋发,斗志昂扬,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内,他就变成这样,而且性情也大变,这着实让他想不通,“唉,怎么会这样呢?”

        

“是啊,怎么会这样呢”上官依依也问道,也许这位林姑娘所想的,也是她所疑虑的,夜郎城城主的号召力也太强大了。

        

“哎,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另一个人?”王中珏突然翻身坐起,问道。

        

“一个人,是谁?”嘴快的林若兰问道。

        

上官依依没有说话,想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他是……”停了一会儿,又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同时说出你所关心的人,是不是咱俩人想到一起了。”

        

“好啊。”王中珏笑着答应。

        

林若兰来了兴趣,笑着说道:“好,我喊口号,一,二……说。”

        

“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

        

王中珏,上官依依说出了那位奇怪的年轻人——就像是一颗流星一般,留下绚烂的色彩,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更令王中珏奇怪的是,山谷中有这么多的高手,都没有发现,这位年轻人是怎么走的,就像是凭容消失了般,“难道他会巡天遁地不成?”王中珏心中暗自问道。

        

“这位年轻人确实奇怪哟,就连王一一也能轻易地放过,不因为杀了头陀而发怒。”上官依依轻声地说道,“难道王一一也没有发现这位年轻人什么时候离开?”

        

“说来惭愧,这位年轻人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也没有发现。”王中珏苦笑着说道,“这对于行走江湖的我们来说,真是耻辱,而且也是最为危险的一件事。”

        

行走江湖,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对于眼前的行踪,都要掌握,朋友到也罢了,如果是敌人,就这样突然消失,而不自知,无疑是将自己置在危险之地,这无疑是行走江湖之大忌。

        

这种感觉就像是敌人在暗处,而自己在明处,什么时候敌人会攻击自己一无所知,这个时候,无助与无奈时时刻刻都在析磨着自己,敌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攻击而要你的命,这就看敌人的心情好坏,敌人可以睡了吃,吃了睡,心情舒畅地等待着时机。而这个时候,处在明处的自己却无时无刻都提心吊胆,提妨着说不定那个时候要来的致命的工攻击。

        

现在那位年轻人不见踪迹,他是离开了,还是留在山谷之中的某个角落里,窥视着王中珏三人的行踪,谁也确定不了,所以王中珏,上官依依心中忐忑,总感觉到这位神出鬼没的年轻人就在暗处的某个地方。

        

“现在山谷中安静了,而这个地方能挡凉风,趁着天还没有亮,咱们再休息一会儿。”上官依依低声地说道,当她看到王中珏在凉风下枕着胳膊仰面躺着,心中一热,爱怜交加,不由得道,“来来,躺到我身边来,避避风吧”说着向里挪挪了身子。指了指身边空出来的位置,道:“躺这儿吧,挤挤暖和。”

        

“扑哧”林若兰笑出声,“对,挤挤暖和”说完使劲地向上官依依这边挤来。

        

“这妮子!”上官依依佯装恼怒,举手要打。

        

“好,好,我怕你了好吗,将让王大哥挤挤吧,暖和。”说完往外挪了挪半个身位,再怎么也不肯挪了。

        

王中珏看想笑,这姑娘真会开玩笑,即使位置挪出来,自己也未必就挤着躺下来,于是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道:“天要亮了,两位歇一会儿,我准备点食物吃。”说完就走开了,他吹响了口哨,传出去很远很远,不一会儿就听到马蹄声,马唭声传来,三匹马撒着欢狂奔而来。

        

王中珏从马背上取下包,拿出食物,然后又放在没灭的火堆上,把食物烤热,好让两位姑娘起身时就有可口的,热乎乎的食物吃。

        

上官依依看到王中珏起身离开,翻了个身,反而沉沉地睡熟了,而林若兰看到上官依依熟睡,也跟着呼呼大睡。两位姑娘睡得安心,现在没有丝豪的戒备之心。

        

天亮了,太阳露出了笑脸,和风习习,吹着树枝刷啦啦响个不停,鸟早就醒了,叽叽喳喳地争吵个不停。

        

王中珏勤快地将这个片地方的血迹收拾妥当,并且把任老二的尸体也移走,冯青木杀死的任老二的狰狞脸看起来实在心惊,睁着大的眼睛,眼珠子外凸,死不瞑目。

        

“唉,何苦呢,明知冯青木不让您做的事,你非要铤而走险,瞧瞧弄得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好?可惜了可惜了”王中珏伸出手,将大睁着的眼睛合了起来,“你先在旁边躺会儿,我会让你入土为安的,不过你的那位冯大哥确实不够仗义,就将你扔在这儿不管不顾地走了。”说完,将尸体毫不废力地提到草丛中掩藏起来,省得上官依依起来第一眼看到尸体而感到不快。

        

王中珏收拾妥当,走过来看了看上官依依,林若兰,不禁哑然失笑,居然又睡得沉沉的,这次是放开了睡觉了。

        

“唉,受苦了,睡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不由得怜爱之情浓浓地生起,他脱下外衣,盖在了两位姑娘的身上,但是大半都都盖在了上官依依的身上,只有一小部分盖在了林若兰的身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