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过的胖和瘦哪种女好@王爷一整夜在我身体里

于瑾面无表情,这有棱有角的“娃”,碰一下还叮当响呢。

        

“你,跟我进来!”

        

于瑾拎着这不安分的大肚婆进了马车,只听那马车内传来女子的惨叫声。

        

“啊!仔细我腹中的孩儿!别把孩子弄掉了!”

        

路过的行人虎躯一震。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哇!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隔了好一会,马车里消停了。

        

满脸病容的男子从车里出来,继续赶路,隔了好一会,车里面钻出个俏丽的小娘子,伸手扶着腰,嘴里还直哼唧。

        

“就没见过你这般狠心的爹爹,对着自己的‘孩儿’也下得去手,只可怜咱家老大,在我身上还没待热乎,就被这狠心的爹爹下了毒手…”

        

于瑾目不斜视,装作听不到。 

        

婵夏越演越上瘾,拍着已经变软的肚子念叨:

        

“枕枕啊,我的二宝啊~你可别学你哥钱钱那般脆弱,让人戳了几下就掉了。”

        

于瑾青筋跳了跳,这个戏精!

        

到城门前刚好赶上城门开放,守城的拦住马车。

        

“干什么的?”

        

“官爷,我陪着娘子从长平县过来探亲,还请官爷行个方便。”于瑾赔笑,把小人物的卑微演的淋漓尽致。

        

守城的掀开帘子往里看了眼,就见车里坐了个小媳妇,挺着个肚子,看模样生的还不错。

        

“你娘子这怀着孩子,怎还舟车劳顿跑到这?”

        

“一来是探亲,二来也是陪娘子看郎中——”

        

“你这杀千刀的,是我看郎中还是你看郎中?整日与春满楼的姑娘鬼混还以为我不知道?染了那一身怪病,让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活啊!”

        

婵夏说着捂着脸一通干嚎。

        

于瑾嘴角抿了抿,心说回头真要告诫她,这胡乱加戏的毛病是要改改。

        

几个士兵从她的话里读到了大量信息。

        

赶车的这小郎君的确是病恹恹的,里面的小妇人哭着闹着,像是有那么回事。

        

“行了,快些进城看病去罢,真是人不可貌相,长得一表人才的,竟然做这些个遭雷劈的事儿…”

        

于瑾连连道谢,赶着车带着戏多的女人离去。

        

等驶离城门到了没人的地方,他才对着帘子里冷着脸道:

        

“谁让你胡乱加戏的?”

        

“你不觉得这么说效果更好么,放行的多痛快,都省的盘问了。”

        

察觉到于瑾用瞪她,婵夏马上捂着自己塞着枕头的肚子哼唧。

        

“相公,你吓到咱们的孩儿了,啊,我怕不是动了胎气吧,腹痛难耐啊。”

        

这戏说来就来,演的跟真事儿似的。

        

于瑾心说你这就是肚子疼也是瓜吃多了,不过有一说一,她软软糯糯的喊相公,还挺好听。

        

俩人顺利摸进了城内,为了引起人贩注意,二人转挑着人多的地方走。

        

婵夏见到有好吃的便要买,没一会手里就拎满了吃食,一路嘴都不闲着。

        

“啊!炸烧骨!相公,我要吃炸烧骨!”婵夏一口一个相公,叫得极为顺口。

        

“不可。”于瑾真怕她吃撑着,这丫头的胃跟个黑洞似的,怎么吃都吃不饱。

        

已经吃了那么多甜食,再吃这油腻的,很容易消化不良。

        

“又不是我要吃,是我腹中的孩儿要吃的。”

        

婵夏摸着肚子,委屈巴巴地说道。

        

“你腹中的孩子已经被你撑得要掉出来了。”于瑾不为所动。

        

婵夏后退一步,伸着颤抖的手指对着他。

        

“你,你,你这狠心的郎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啊!”这戏说来就来。

        

于瑾冷着眼看她抽出个帕子,抖了两下,捂着脸还是一通哭。

        

这哭声还带拐弯的,行人路过,想不多看她几眼都难。

        

“这位小娘子,怎哭得这般伤心啊?”有个老妇人停下脚步问道,一双眼盯着婵夏的肚子。

        

婵夏用帕子挡着脸,手指着于瑾的方向。

        

“这个负心的汉子,趁着我有孕,与春满楼的姑娘纠缠不清,沾染了一身恶疾,这我都没说什么。”

        

“咦惹——”围观众人发出嫌弃地抽泣,纷纷以刀子眼看向那“染了恶疾”的渣男。

        

“眼下我不过是想吃些炸烧骨,他就百般阻挠,舍不得银钱哦,嘤嘤嘤~~~”

        

路人纷纷对于瑾指指点点,那大婶也是不赞同地看着于瑾。

        

“这位小郎君,妇人我倚老卖老可要说上你几句,这女子怀胎饭量是大些,可这不也是为了腹中孩儿吗?”

        

嗯嗯!对的!婵夏点头如捣蒜,于瑾就冷眼看着戏精作妖。

        

“我看你娘子这身量,也有五六个月了吧?”老妇人打探着,一双手探向婵夏的肚子。

        

于瑾跟婵夏交换了个眼神,于瑾上前一步推开婵夏,阻止了那老妇人摸她肚子。

        

“你这馋婆娘,怀个孩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知道吃!怀胎不足六月,家里都要让你吃穷了,还站在这丢人现眼干嘛,还不跟上!”

        

“我的炸烧骨…”婵夏被于瑾拖着走,回眸泪眼汪汪地看着烧骨。

        

这是真心疼。

        

那老妇人听于瑾说怀胎不足六月,眼里的贪婪几乎是藏不住了,见于瑾把婵夏拖走了,忙对人群里的俩壮汉使了个眼色,这俩壮汉点头,跟着于瑾和婵夏走。

        

婵夏一路拿着帕子挡着脸,看着就跟哭似的,实则是借着帕子里的藏着的小铜镜偷偷窥视身后。

        

“跟上来了,现在要收网吗?”婵夏小声问。

        

“暂时不要行动,保持你现在的情绪。”于瑾也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在没有弄清楚对方有多少人时,他想继续观望。

        

“哦。”婵夏点了点头,“那炸烧骨可以给我买了吗?”

        

保持情绪,那就是吃啊。

        

对于好吃的炸烧骨,她真的是意难平。

        

俩人一路来到城内的客栈,以夫妻名分出来,自然是不能要两间房,外面还俩跟踪的虎视眈眈呢。

        

婵夏要了间中等房,俩人刚进房,那俩壮汉便进来了。

        

掌柜的看到是他们,使了个眼色,三人一起进了里屋。

        

婵夏躲在门缝里,把这一幕看得真切。

        

“合着这还是家黑店,师父,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下手?”

        

“最好是今天入夜之前。”

        

“为何?”

        

于瑾盯着房内唯一的床铺,无声叹息。

        

因为,这里有好大一张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