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顶了你爸回来了@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媚媚

如果不是被捆住,林非凡也许能挥刀尝试砍断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藤蔓。

        

可现在人被捆成了粽子,根本动不了,即便手中握着刀也没处发力,依靠体内的真气崩断藤蔓似乎又力有不逮,结局只有一个——只能等死。

        

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

        

情急之下,林非凡放手一搏了。

        

他立即在脑海中开启系统,一口气花掉5000点兑换了10颗洗髓丹。

        

系统兑换有个好处,可以选择直接服用,还是自行取用后手动口服。

        

林非凡直接在系统里就选择了直接服用。

        

10颗洗髓丹瞬间消失,被注入体内。

        

自从林非凡学会各家的运功口诀之后,他可以通过口诀将洗髓丹带来的真气通过不断运行大周天达到消化吸收的效果。

        

他从那些世家公子手中得到的口诀都是不入流的门派口诀,这种口诀有个缺点,虽然能帮助吸收掉真气,可无法扩容丹田气海。

        

丹田里的气海就像容器。 

        

真气再多,容易只有那么大。

        

就像你只有一个水杯,想装下一桶水是不可能的事情。

        

多余的真气总会溢出,并且浪费掉。

        

就像一辆1.5排量的家用轿车,你想和4.0的越野车比马力是不可能的,纵然你的油箱做得再大,你的马力就那么点。

        

这就是天花板。

        

林非凡之所以放手一搏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因为洗髓丹这东西进入体内后,会瞬间产生海量的真气。

        

如果不通过功法口诀进行引导,它会在体内乱窜,甚至于膨胀,令人陷入疯狂状态,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林非凡尝过这种滋味,就像一个人肉气球,身体会膨胀数倍,十分吓人。

        

如今,林非凡没有进行任何引导,他需要的就是这种膨胀。

        

他甚至不动用运功口诀去引导那些如同三峡电站泄洪一样疯狂涌入体内的真气,现在,他想要的就是真气不受控制地在身体里狂奔,甚至膨胀。

        

正当林非凡距离树精的大嘴还有不到两米的时候,那头本以为可以饱餐一顿的树精忽然发觉事情不对。

        

它握不住林非凡了。

        

之前毫无还手之力的猎物,突然在自己的手中膨胀了数倍。

        

它想适度地放松藤蔓的缠绕力度,泄掉不断从中爆发出来的扩张力,但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啪——

        

啪——

        

啪——

        

林非凡仿佛在树精的“手中”炸开了一样。

        

缠绕在身上的藤蔓在一刹那被直接崩断,一根根碎裂。

        

林非凡整个人就像一只米其林轮胎人一样,全身上下笼罩在一团白色的雾气中——那根本不是雾气,是无处释放从毛孔里往外喷射的真气。

        

“咿——”

        

树精哀嚎一声,仰天长啸。

        

藤蔓与它一体共生,如同它的手足。

        

被人生生崩断,纵然是精怪,也疼得呲牙咧嘴。

        

此时的林非凡双眼血红,身高一丈有余,腰围至少也有六尺,整个人就像被人吹涨的气球。

        

一次服用十颗洗髓丹对于他来说从未试过。

        

现在他算是尝到了滋味。

        

虽然挣脱了树精的束缚,但林非凡如今却比之前更加痛不欲生。

        

他的脑袋如同要炸裂了一样,体内不受控制的真气越来越多,在体内经络、五脏六腑中到处蹿。

        

树精见林非凡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万分,正以为有机可乘,它伸出了另一支树桠,枝桠上生长的藤蔓如同活物一样射出,想把林非凡再次缠住。

        

唰——

        

一道金光闪过。

        

树精忽然发现自己的一支“胳膊”没了。

        

林非凡手中拿着那柄屠魔刃,此时双眼中全是杀戮之意,就像被点燃的熊熊山火。

        

“去死!”

        

林非凡从齿间恶狠狠挤出两个字,人纵身一跃,一道黑影箭一样射向树精。

        

唰唰唰——

        

几道金色的刀光在空中交叉炸开。

        

林非凡落地。

        

刚落在地上,狰兽已然扑上来。

        

呯——

        

林非凡手中刀朝前直刺而出,稳稳刺入狰兽的右眼,然后一拧,连带眼球一同生生拔了出来。

        

“嗷呜——”

        

狞兽的右眼飙出一道血箭,一头栽倒在地。

        

它已经吓破胆了。

        

这哪是刚才的人,这是魔鬼!

        

调转脑袋,狰兽就要逃离此处。

        

即便是凶猛的异兽,那也有怕死的时候。

        

尤其是林非凡身上此刻笼罩着一种疯狂的杀戮气场。

        

只要在他身旁数丈内,意志都会被无情摧垮。

        

狰兽刚调转身体,朝前猛冲,却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林非凡已经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它的尾巴。

        

“跑什么跑!爷没玩够!”

        

说罢,手中猛一发力。

        

数千斤的狰兽庞大的身体像只稻草人一样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狰兽虽然皮糙肉厚,刀枪不入,可也经不起这么死命地砸。

        

顿时眼前一黑,金星飞溅。

        

林非凡将它当做了武器,论起来直接砸到那只已经被吓掉了一般魂儿的树精身上。

        

咵!

        

狰兽和树精狠狠撞在了一起。

        

咯喇喇——

        

传来折断之声。

        

也不知道是树精的躯干碎裂了,还是那头可怜倒霉的狰兽体内骨骼碎裂了。

        

树皮树叶到处乱飞。

        

狰兽的血盆大口中这回是真的溢出了血。

        

树精巨大的身躯竟然受不住这一击,直愣愣朝后倒去。

        

轰——

        

最后,它直挺挺倒在地上,砸起了一堆枯叶。

        

“我让你横!我让你凶!”

        

林非凡就像手中握着一把雷神之锤,上去站在树精身旁,对着它那张长在树干上又丑陋无比的脸一顿猛砸。

        

连续猛砸了十几下。

        

狰兽只有出气,已经没了进气……

        

地上的树精彻底躺平,树干都凹陷下去一大块……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另外那些已经缠住了宁采花和苏媚的树精们早已经吓傻了,它们僵在原地,像真的树一样动也不动,看着林非凡,树脸上一片惊愕。

        

见过变态的,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这……

        

特么还是人么?

        

林非凡扔掉手中的狰兽,转头看着那些树精。

        

宁采花和苏媚的脸色都纸一样白。

        

树精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不约而同地扔下手中的猎物,调头狂奔。

        

跑在最后的那一个终究是倒霉的。

        

因为林非凡掷出了自己的刀。

        

扑——

        

旋转的屠魔刃直接将它拦腰斩成了两截。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