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色的小说免费/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

    

“你们都没有人有意见的吗?我记得你们以前可是能拿百分之四的好处费的,一下子少这么多也能同意?”

        

这时终于有一名业务员站起来了,“孟总您有所不知,以前廖全没来的时候,厂里效益虽然不好,但我们是拿保底工资的,挣的不多,也能养家糊口。

        

自打廖全当上了总经理后,业务部从原来的只有八个人增加到最多的三十多人,又取消了保底工资,大家得拼命去抢生意才有收入。

        

业务员多了,工作压力就大,可是好不容易签了单,回来还要再被他搜刮一层,而且每天还要提心吊胆的,要是能拿保底加绩效奖金,我们当然只有举手赞成的份,哪儿还会有什么意见!”

        

孟得魁心道:没意见就好,真要有意见老子的面子往哪儿搁。

        

“那好,既然业务部的人都没问题了,那你们就先散会吧。”

        

众人:……头一次知道开会还可以这样的,分批散会!

        

心里吐槽,却没人愿意留下来,现在他们再销售出一单,那妥妥的就有百分之一的提成,自然是要争分夺秒的去跑单了,谁愿意在这儿傻坐着!

        

于是业务部的人哗拉拉的一下全走了。

        

接下来孟得魁将矛头对准了采购部!

        

采购部是整个生产环节中的重中之重! 

        

“采购部的负责人是谁?”

        

一名中年男人立刻站了起来,“孟总,我是采购部负责人曹玉民。”

        

曹玉民的名字他好像听过,“你就是那个说老板瞎指挥,后来被他辞退的那个?”

        

曹玉民:……这话扎心了。

        

“哦,从今天开始你的工资和几个车间主任的工资同时调高一个档次,你们就负责把原材料还有成品给我盯好了,质量好,少出或是不出残次品,我再给你们开奖金。

        

另外,明天开始厂里重新招人,我会再成立一个检查部专门负责原材料和成品的质量检查,一但发现你们生产和采购中有任何猫腻,你们就等着去要饭吧!”

        

曹玉民立刻面上一肃,连忙点头应是。

        

郑庸不由心中感叹,会长这一招恩威并施用得可真是好,即让这些人干活有动力,又不至于让他心大,成为第二个廖全。

        

郑庸这下倒是放下了些心,其实这个厂基础还是很好的,员工个个都是熟练工,一直以来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好人来领导,如今看会长的样子处理起这边的事情也算得心应手,郑庸也就放心了。

        

鑫瑞的招聘信息很快便挂出去了,来报名的人还真是不少,二柱整整忙了两天才将廖全的事儿全部处理完,刚好,回来后就继续忙活招工的事儿,看起来还真有了几分私人助理的样子。

        

普通员工的职位好招,难就难在那些中高层的职位招聘上,想要挑到一个合心合意的管理者实在是太难了。

        

……

        

五安县。

        

耗费了两周多的时间,钱三爷的第一批货终于运回来了。

        

别问他为什么费了这么长时间,问就是,小心过头了!

        

楞是在南省多耽搁了一周才将货全运回来,不过上回钱三爷在港城吃了那么大的亏这次小心一些也是正常的。

        

货一运回来,冷媚儿就得到了消息,因为钱三爷非常会来事儿的,先将货单送去了柳树街,让孔真挑选,孔真当时就派人通知了冷媚儿。

        

冷媚儿反应很平淡说了声知道了也就完事了。

        

她正准备这两天将对章刻出来,所以一有时间就会拿着刻刀放大镜练习微雕。

        

只是今天她注定要没办法继续练下去了,刚吃完晚饭,隔壁的隔壁李家,竟然打起来,而且还是动刀的那种!

        

本来这事儿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可是附近的邻居都知道她在公安局上班,立刻有人叫她过去帮忙劝劝架,其中就有隔壁的范婶子,大家都是热心肠,不希望李家真出事,所以这会李家院里院外已经围满了人。

        

活了这么多年,冷媚儿会杀人会打架,就是从来也没劝过架!

        

在她的想法里,有啥可劝的,干就完了!

        

干趴下一口子,架也就打不起来了。

        

然而现在这个情况她还真就不能不去,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往李家走的时候,冷媚儿也从范婶口中知道了这两口子打架的原因,李叔义的老婆宋霞今天下班晚了点,回家的时候两个孩子非常懂事的已经在煮饭了。

        

只是孩子毕竟还小,大的十一,小的才八岁,不小心把粥弄包锅了,宋霞就赶紧往里头加了半截大葱,虽然她已经尽量补救了,可是粥出锅的时候还是有股糊味。

        

宋霞生怕李叔义下班回来找别扭还特意给他炒了个鸡蛋咸菜。

        

鸡蛋咸菜不是炒鸡蛋,而是把鸡蛋和面粉一起搅拌打匀,当然是鸡蛋少面粉多,然后将切好的咸菜掺里面,一起炒,口轻一点能当饭,咸一点就能当菜。

        

哪成想今天李叔义因为在单位挨了批,回家后瞅哪儿都不顺眼,家里条件不好,大晚上的粥糊了就算了,竟然还浪费了两个鸡蛋,就瞅那盘炒鸡蛋咸菜特别的来气。

        

宋霞的小儿子只知道这个菜好吃,他爸又不动筷子,他就给他妈夹了一筷子,又给他哥夹了一筷子,最后才是他自己,唯独漏下了他爸。

        

李叔义可能是觉得孩子心里没他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等一家子吃完饭家伙也抄完后,他就发了作了。

        

先是无缘无帮把两个孩子骂了一顿,接着就是骂宋霞说她不会过日子云云,宋霞只说了一句孩子都在呢,让他收敛点,没想到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他!

        

两口子本就全在炕上坐着呢,李叔义抓着宋霞的头发就是打,最后也不知道咋弄的,就成了宋霞拿着把菜刀架到了李叔义的脖子上,口口声声说她活够了,要拉着李叔义一起去死!

        

范婶正吃着饭呢,就听李家的二儿子喊救命,这才知道这两口子又打起来了。

        

范婶也是过去劝架后才从当事人口中知道的这些事儿。

        

冷媚儿跟着范婶儿赶到李家院子时候,李叔义正被他媳妇儿用刀威胁着一动不敢动。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