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遇到真爱身体反应/他在她身上驰骋h

    

韩憨不是铁憨憨,他怼的名人基本上都是有问题的。

        

还有一些是主动找茬…

        

当然也有一些,他不喜欢,干脆就不搭理,比方说李敖父子当年各种踩韩憨,说什么‘要是只写小说、只赛车完全没有问题,但一进入知识的境界就出局了’、‘韩憨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连大学都没有念过,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人,我估计他也没读过什么经史子集,是只会玩赛车的人。’

        

父子俩联手想把韩憨撕下来,没事找事,恶意满满,结果没人买他们家的账,小李也很努力,吭哧了几个月连一篇爆款杂文都没弄出来,典型的炒作都捧不起来的无能之辈!

        

韩憨压根没搭理他俩,只回了一局‘愿你在大陆一切顺利!’

        

——当时是小李来北大上学…

        

估计也知道这两人想踩他上位。

        

他不可能回应沈林,毕竟沈林是真红!

        

他不回应…

        

那媒体就不刊登了?

        

想多了,直接刊登韩憨罕见认输… 

        

本来以为能成为热议话题,然后第二天的《老千》首映,又有新闻了。

        

……

        

是这样的,《黄金甲》首映,四大主演只有周揭伦、刘晔来了,阿谋忙着奥运会,没空过来,周闰发、巩利都没来!

        

巩利说是回家照顾母亲,周闰发则对外宣布没有接到出席邀请…

        

然后就是张卫平和周闰发的骂战了。

        

张卫平直接发言:没有职业道德,炮轰周闰发在拍片期间耍大牌,就为了上洗手间方便,专门要了一辆豪华大房车云云。

        

周闰发也很委屈:每个演员在市场上有本身的身价,我去好莱坞拍戏和在亚洲地区拍戏都是用同一份合约,合作是你情我愿,有问题是不是应该在签约前讲清楚,这是合约精神。

        

周闰发耍大牌,这就叫爆炸新闻,媒体迅速跟进…

        

以至于记者爆料巩利当天在香港购物,没什么人关注。

        

但是《老千》首映,巩利来了不说,成龍来了。

        

可以理解,毕竟成龍刚跟沈林创下了国内票房纪录…

        

然后,周闰发居然也来了!

        

我草!

        

这就是搞事情啊。

        

《黄金甲》都没来内地宣传,一部跟他没啥关系的《老千》首映,居然来了?

        

果断围住周闰发,问他为什么来参加《老千》的首映…

        

“我们合作过《独自等待》,关系蛮不错的,他打电话让我过来帮忙撑个场,我就来了!”

        

“《黄金甲》?这个不要提了,为什么要拍完戏才走出来骂,而且这部戏又不是亏钱,还走出来骂什么鬼,我真是第一次见制作人这样走出来指责演员,佩服!佩服!以后要跟张先生多多学习。”

        

“为什么缺席《黄金甲》首映?因为老板让我不要来,我自己也很纳闷,因为都知道内地时很大的市场。”

        

“我耍大牌?我在圈子里待了快三十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所有人都知道!”

        

沈林也接茬:“其实,出来当演员,都是抱着中和的态度。我只知道,一个人的口碑,是经年累月累积下来的,并不是某个人说黑即黑,说白即白!事实上发哥的大哥风范和平易近人的性格,圈内圈外都是交口称赞的!”

        

“所以,你不相信发哥耍大牌?”

        

“我一个字也不信!”

        

“你跟发哥是因为《独自等待》认识的?”

        

“对的,当时拍《独自等待》,发哥是免费客串的…就因为喜欢这个剧本,自己买的机票从香港飞来北京!”

        

“张卫平说他要封杀周闰发,你怎么看?”

        

“…呵呵。”沈林冷笑一下:“我反正正在收集合适的剧本,准备跟发哥合作一次…”

        

巩利也走了过来,记者直接问她:“巩利姐今天有档期了?”

        

“怎么了?”

        

有记者科普了一下张卫平炮轰周闰发的事,巩利笑着摆了摆手:“周闰发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演员,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和我以及整个剧组都相处得很愉快。”

        

说到这,她停顿了几秒,然后补充说:“其实每一个人处理问题都有不同的方式,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觉得我也不要坚持‘对牛谈琴’。”

        

“对牛弹琴?”

        

“就是不要跟疯狗讲道理…”沈林接过话,看了看巩利:“巩利姐,你合约的事,要不要说一下?”

        

“…还是别说了,电影正在上映呢!”

        

什么事,当然是‘拍摄、宣传期间,拒绝跟张卫平夫妇同台。’

        

记者眼睛一亮,赶紧追问,巩利无奈道:“这个是我们拍《老千》时候,私底下说闲话,我无意间透露的…”

        

“你们也不要追问了!”大林子一脸正气:“就是一些不想跟某些人同台的事情,关系到巩利姐的个人隐私!”

        

你这话已经成功吸引了在场媒体,但是,就是没人透露给媒体。

        

没事,事后找个人,以知情人士透露的口吻爆料这个事,热度立马起来…

        

……

        

“《老千》这个电影,我们在创做剧本的时候,走访了很多江湖异人,尤其是马洪刚、尧建云两位赌王老师,跟他们学了好多东西,他俩也是我们这个戏的技术指导…”

        

“就是尽量还原千术的一些东西,不走特异功能那套东西。”

        

“现场表演一个?行!”

        

沈林让工作人员拿了一副牌,当着一堆记者、媒体、摄影机的面,直接玩起了牌,炸金花,把把都是豹子…

        

“其实,千术针对的是非大型赌场的地下赌博以及一般赌博,这是杀熟行为!”

        

“我们已经跟北京卫视谈好了,会做几场焦点秀,邀请马洪刚、尧建云两位大师专门教授大家赌博中常见的千术套路,记住,赌博只会让人走向毁灭!”

        

没错,早在半年前,沈林就跟北京综艺频道的人谈妥了,元旦开始,《焦点秀》连续十天,专门讲解千术…

        

与此同时,这些现场视频,也会投放在土豆、56、优酷、六间房等视频网站…

        

双赢,《老千》得到宣传,电视台也会因为《老千》的热度拉升《焦点秀》的收视率…

        

问到为什么要做《老千》,沈林很老实回答:“其实,我们坏猴子这些人不想拍大片,我们做坏猴子,就是希望我们能拍一些我们喜欢的戏。拍一些跟我们生活有关的东西,跟自己觉得有感情、有情怀的东西。”

        

“那你说这些大片,跟我们生活有什么关系?”

        

“我其实能理解为什么大导演一窝蜂怕大片,电影是艺术,但它同时又需要庞大资金,它肯定是一个商业行为。决定拍不拍这个戏的,不是导演,是投资人。投资人从哪里拿数据来决定,从他们认为观众的口味。那现在,他们就认为观众爱看大片,所以,一堆人拍大片…”

        

“去年,《疯狂的石头》成功,给了我们信心,就突然觉得,观众是认可我们的观念的!”

        

“所有电影里面最强的一个东西,就是人物和故事,花俏、技术、镜头、过瘾、风格,那都是次要的东西!”

        

“最重要,我们始终认定:中国观众还是更喜欢看中国故事。”

        

“找巩利姐,是乌而善导演提议的,因为戏里面需要一个蛇蝎美人形象,这女的最好成熟一点…”

        

“本来以为会很困难,毕竟我们这个戏成本要压制在3000万以内,巩利姐片酬太高,我们试着把剧本寄过去,第二天,她就过来找我们了…”

        

巩俐也道:“片酬不重要,戏很重要,这个角色很有发挥的空间,我很喜欢…而且他们又不是不给钱!”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