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上他的炙热闷哼/很污很黄很肉很暴力的小说

        

黑夜弥天。

        

城内灯火通明,陈玄卿睁开眼睛,他正站在与李岩兄妹分开的岔路口。

        

他深吸了一口气,略显得惆怅。

        

阵法来的快,走的也快,自己真正圣人的一面,没有彻底展露出来。

        

不过想来,以自己刚才在幻阵的表现,应该问题不大。

        

虽然自己还未完全发挥完,但打个八十分应该没毛病。

        

这时,陈玄卿看到自己身边的江富海。

        

后者正双眼紧闭,站立不动,如同睡着了般。

        

瞬间,陈玄卿便知道,江富海还在阵法之中。

        

这让陈玄卿忍不住感叹,这真是够悄然无息啊。 

        

万一遇到危险时候,这般被拉入阵法的话,岂不是危险了。

        

不过想想,在太一古城内,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也就最多在做某些事情,结果突然入阵了,整个人不动了,那就有些尴尬。

        

看到一动不动的江富海,陈玄卿便在一旁坐下,等待其从阵法中出来。

        

对于江富海,陈玄卿还是挺希望后者能够通过试练的。

        

毕竟,江富海还算不错的。

        

跟江富海说,能进太一仙宗,送自己一件宝贝,毫无关系。

        

毕竟宝贝不宝贝倒是无所谓。

        

关键是多个朋友多个伴。

        

只是未过多久,江富海醒了。

        

他睁开眼睛,神情很是淡定,并未因为刚才的幻阵,而显得无措。

        

“醒了,过关了吗?”

        

看到对方醒来,陈玄卿立刻起身问道。

        

不过看江富海一脸淡然,明显是知道了自己刚才被拉入幻阵之中。

        

估计是识破了幻阵。

        

不然的话,正常人在得知刚才经历的是幻阵,是太一仙宗的阵法试练,怎么也会有些不知所措,不可能这么淡定。

        

这让陈玄卿有些好奇了。

        

要知道,自己若不是有静心符,还真不一定这么快破解阵法。

        

“玄卿哥,我过关了。”

        

江富海看向陈玄卿,一脸兴奋道。

        

“怎么说?”

        

陈玄卿直接询问。

        

听到陈玄卿的问话,江富海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兴奋。

        

“玄卿哥,方才我们并肩而行,各自离去。”

        

“就在我刚进客栈的时候,发现一个女子来找我,是怜儿姑娘,就是我的意中人。”

        

“我一瞬间很好奇,不知道她找我做什么,询问一番才得知,怜儿姑娘在坊市得到了一件宝物,只是被人夺走了,让我出手相助。”

        

“但我一瞬间便察觉不对劲。”

        

江富海出声,如此说道。

        

“哪里不对劲?”

        

陈玄卿听到江富海话语,更加好奇了。

        

经历过幻阵,他是知道有多逼真的,神态语气完全和平时一样,让人难以分辨出真假。

        

这个怜儿姑娘,是江富海的心上人,在这种情况下,后者是如何在这么快就识破的呢。

        

“很简单啊,玄卿哥,怜儿姑娘是我心上人,她对我从来都是冷着一张脸,而且每一句话不会超过五个字,她跟我说了那么多,明显不对劲啊。”

        

“一想到玄卿哥你之前的提示,我顿时就明白这是阵法。”

        

“玄卿哥,我聪明不?”

        

江富海十分开心,满脸得意的说道。

        

陈玄卿:“……”

        

听到江富海识破幻阵的原因。

        

陈玄卿有些懵。

        

因为幻阵中,心爱的妹子找他帮忙,和他多说了几句话,便被江富海识破了。

        

这是真滴牛哔!

        

试练幻阵因人而异,他通过自己的幻阵,猜测阵法是勾引人心中的欲望想象,来测试品德心性。

        

而自己因为内心深处的确想要钱,在他心中,江富海也的确十分壕气。

        

所以幻阵中,出现了江富海说带自己搞钱。

        

江富海这个幻阵也应该差不多,也是根据他内心深处的欲望想法而出现。

        

然而,内心想归想,现实归现实,江富海十分认得清显示,所以立即便识破,这是幻阵。

        

看着江富海一脸得意的模样,陈玄卿说不出来。

        

也是有些佩服。

        

他拍了拍江富海的肩膀,出声恭贺道。

        

“江兄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陈玄卿认真夸赞道。

        

而江富海满脸也是喜悦,尤其是得到陈玄卿的认可后。

        

只是很快,陈玄卿继续开口道。

        

“通过阵法试练这一关,江兄已经算是过三关了,接下来几日,只需多观阅佛经,到时候就能拜入太一仙宗了。”

        

陈玄卿这般说道。

        

太一仙宗四道试题,如今品德,阵法,缘法,江富海都过了。

        

只剩下一个辩经了。

        

听完此话,江富海有些激动了,但他也知道是谁帮了自己,不有朝着陈玄卿作揖道。

        

“这还是多亏了玄卿哥您的提点,若我真能进太一仙宗,定然给玄卿哥您送一份大礼!”

        

江富海很是感激。

        

如今四道试题完成三道,他自然十分开心。

        

“江兄大部分都是靠自己的,走吧,回去吧。”

        

陈玄卿没有居功,这品德和阵法两关,自己虽然有提前告知江富海。

        

但都是依靠江富海自己本事通过试练的。

        

“玄卿哥,我在幻阵之中看到怜儿姑娘,你说怜儿姑娘会不会真在客栈等我。”

        

走在路上,江富海搓了搓手,如此说道。

        

陈玄卿看到江富海脸上的紧张和期待之色,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道。

        

“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梦里什么都有。”

        

随后,直接走进客栈,而江富海点了点头,回去休息。

        

回到客栈,陈玄卿让小二给他准备热水,准备洗个澡。

        

如今阵法试练已经出现,不用担惊受怕什么时候被拉入阵法之中,自然要放松心神,好好的睡一觉了,然后备战辩经。

        

只是此时此刻,江尘不知道李岩与李玥兄妹二人怎么样了。

        

他和江富海都在回来路上,悄然无息中被拉入幻阵,想必李岩与李玥二人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陈玄卿也未多想,阵法试练这一关,被拉入幻阵之中,只能依靠自己。

        

洗完澡后,陈玄卿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事情。

        

或许因为这一天的忙碌,有些累了,没过多久,陈玄卿就睡着了。

        

只是当夜里。

        

陈玄卿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自己在辩经这一关失败了,最后未能拜入太一仙宗。

        

家里立即来人接他回去,告诉他,已经帮他选好了三十六个妻子。

        

在这一刻,陈玄卿惊醒了。

        

惊醒过后。

        

陈玄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梦境太真实了。

        

简直出现了让他最为害怕的事情。

        

陈玄卿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内心有些惆怅。

        

穿越到这个世界十八年了,明明是个仙侠世界,却一直没能拜入仙门。

        

这一次,获得修仙日记,参加太一仙宗试练,是他最有希望,也是最后的机会。

        

如今四道试题,已经过了三道,若是辩经失败的话,这个结果,陈玄卿还真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想到这里,陈玄卿也没有什么睡意了,拿起佛经,开始翻阅复习。

        

天空灰蒙蒙散去,一缕晨曦洒落在窗户上。

        

陈玄卿眼睛有些酸,感觉肚子也有些饿了。

        

他起身打开房门,准备去吃点东西。

        

刚刚下楼,来到客栈大堂,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玄卿哥。”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陈玄卿目光落在门口。

        

正是李岩和李玥兄妹二人。

        

“李兄,李姑娘。”

        

陈玄卿笑着点了点头道:“吃过早膳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点。”

        

“还没。”

        

兄妹两人如此说道。

        

他们兄妹二人昨晚回到客栈,便在悄然无息之中,被拉入了幻阵。

        

在幻阵破了后,两人立即知道,这便是阵法试练。

        

当时,他们立即想找陈玄卿分析一下。

        

只不过当时已经很晚了,担心打扰陈玄卿,便在天亮后,时间差不多,过来拜访。

        

“你们应该已经进行了阵法试练吧。”

        

三人坐下,陈玄卿开口,这般说道。

        

“是的,在昨晚与玄卿兄分别后,我在与小妹回到客栈的路上,在不知不觉中便进入了幻阵,要不是幻阵破了,我与小妹根本不知道自己进入了幻阵。”

        

李岩开口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李玥也是点了点头,应和着。

        

“未能识破幻阵也不一定就试练失败,识破幻阵是一方面,幻阵之中的表现,也是一方面。”

        

陈玄卿出声,这般安慰道。

        

“多谢玄卿兄安慰,经过一宿,其实我也想通了。”

        

“太一仙宗乃是三十六天罡道宗之一,我兄妹二人本来就没有什么竞争力度,本次参与也未抱有希望。”

        

“只是这次试练由初尘道人主持,他不按常理出牌,加上遇到玄卿兄您,才看到一丝希望。”

        

“所以,哪怕未能通过试练,也很正常,这一趟遇到玄卿兄,便不虚此行。”

        

李岩开口,如此说道。

        

的确,如他所说,他们兄妹二人来参加太一仙宗的试练,本就没抱着很大希望。

        

“玄卿哥,你也进行阵法试练了吗?”

        

这时,李玥开口,看向陈玄卿道。

        

“嗯。”

        

陈玄卿点了点头道。

        

“想必玄卿哥,你定然是识破了这幻阵吧。”

        

李玥继续出声道,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她十分崇拜陈玄卿。

        

“我的确识破了幻阵,只不过,还未到放榜那一刻,谁也不知道试练的结果是如何,这几日你们也不要懈怠,还是得多看看佛经。”

        

陈玄卿出声,如此说道。

        

就如此,三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最后,在陈玄卿一番安慰之下,两人稍稍放宽了心,回去阅读佛经。

        

而陈玄卿也独自阅读佛经。

        

一转眼间,三天时间过去了。

        

今天,便是阵法试练放榜的日子。

        

这三日,陈玄卿没有丝毫懈怠,一直都在房中翻阅佛经,如今放榜之日,陈玄卿还是打算动身过去看看。

        

毕竟没有白纸黑字,他也有点慌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