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老公,不叫做到你说为止|隔着一层布料抵着她

“来吧!”

        

迷蒙的独孤刀界之中。

        

林谦不打算再有所保留,腰间剑光一闪,天照剑冷然出鞘入手,周身湃然磅礴的飘渺剑意宛如潮水般席卷而出。

        

“嗯?”

        

南宫开明见状不由得眼神一凛,轻咦一声,目露失望之色。

        

“既然如此,那吾只好认真对待咯。”

        

南宫开明眼神一凝,缓缓出声道。

        

事关整个南宫世家,今日林谦不肯交代完整清白来历唯有死或者被自己逐出南宫世家的下场。

        

“咝”

        

南宫开明再次动了,身影幻化,破空而出,几个闪烁间,赫然已是狭持一道接连一道的刀气而来。

        

刀气宛如残月坠地,呈半弧形般劈斩而来。

        

“剑一,飘渺!”

        

林谦眼神一凝赫然施展飘渺剑法。

        

顿时一道道飘渺虚幻的三尺剑影自虚空中汇聚,铺天盖地般向着闪烁而来的南宫恨迎去。

        

“轰,轰,轰”

        

数道剧烈轰响交织响彻,随之迸发的是一道道绚烂的金黄鲜红的火花。

        

刀气剑气轰撞,相互交织泯灭。

        

但却挡不住那道闪烁而来的黑袍人影脚步。

        

南宫开明没有任何花里胡哨,一刀横空斩来,一刀破万法。

        

在独孤刀界的加持下这一刀威力更胜几分,宛如一道长达十丈般的白亮天崭般倾斜斩落。

        

向着林谦立劈而来。

        

林谦眼神一凝,危机感大绽,整个人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这一刀之恐怖林谦心知难以在回气不足的情况下出招接下,更何况是这么瞬间也没有丝毫给自己出招的喘息机会。

        

再者,面对差距两品修为的南宫开明林谦丝毫不敢用白帝城城主的返无归一此招来接招。

        

其中风险可想而知,一但消化分解不了,自己便会被一刀当场重创,失去战力。

        

林谦心知自己不可能硬抗得下一品修为高手的攻势。

        

所以返无归一此招在这一战中起不到太大效果。

        

白亮刀影一刀立劈盖落

        

关键时刻

        

林谦身影竟是宛如一片被狂风卷席的绿叶一般瞬间向后倒滑出三十丈距离开外。

        

“嗯?”

        

“好快的身法!”

        

南宫开明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眼神微凝,轻咦出声。

        

眼下林谦赫然施展出了不输天下身法第一人司马空的身法。

        

这如何能够不让他诧异。

        

“虽然形似司马空的踏雪无痕,但是依旧还是有所差别。”

        

南宫开明心里诧异道。

        

这一刀落空了!

        

很难想象,在这么一瞬间,林谦竟能凭借身法躲过这一刀。

        

林谦额头带着冷汗。

        

他若施展的身法自然是司马空所传授,不过自己一直不敢在他人面前使出,生怕引人猜疑,直到近期自己成功将其踏雪无痕和自己刀皇一脉的不世身法八卦迷踪步结合方才敢施展

        

林谦首次施展,自然也不知道其身法达到何等境地,竟然瞬息躲过这一刀,这个结果不仅出乎了南宫开明的意料同样也是出乎了林谦的意料。

        

“剑二,雨幕!”

        

林谦躲开这一刀,当下眼神一凛,真气再催,气机牵引而出。

        

刹那间,一道道虚无飘渺的剑影浮现虚空,以南宫开明为中心,密密麻麻,一眼望去赫然覆盖了整片独孤刀界。

        

没有出招前摇,没有任何蓄力。

        

“嗯?”

        

“好家伙,经验不差。”

        

南宫开明一下便看出了其中关键不由得赞叹道。

        

此招显然早已暗中排布,所施展的位置自然是林谦自己原本的位置。

        

自己攻杀而至,林谦以身法避开,而自己正好落入了此招中心,这才被林谦牵动气机引动了埋伏已久的此招。

        

“前辈过奖了。”

        

林谦笑道,眼神却是一凛,丝毫不客气,心念一动,不给任何喘息机会,将剑二雨幕触发。

        

顿时漫天虚幻剑影赫然剑锋齐齐一动,整齐排列的一一指向南宫开明。

        

“咝,咝,咝,咝”

        

道道剑鸣声破空响彻交织

        

顿时

        

天地皆剑!

        

剑影所过,覆盖整片独孤刀界,入目所过处,皆是一道道宛如万箭齐发般的剑影

        

虚无缥缈。

        

“喝!”

        

“剑三,玄真!”

        

林谦丝毫不敢大意,丹田真气流转,赫然再提功运气而起,飘渺剑式再出。

        

顿时飘渺剑意汇聚林谦周身,宛如一道漩涡般汇聚,赫然化作一道冰蓝色庞大剑影而出,向着被漫天剑影轰击的南宫开明破空刺去。

        

两式同出

        

湃然飘渺剑气交织纵横虚空。

        

然而

        

“阴阳斩”

        

南宫开明凝神聚气,黑白阴阳气流转,上等武学阴阳斩祭出。

        

黑白阴阳两气交织宛如阴阳交泰,游离周身湃然气息荡漾四方,漫天而来的剑影接二连三,一一在其周身方圆一丈开外尽数泯灭

        

竟是不能伤到南宫开明分毫。

        

高达数十丈的黑白分明虚幻刀影立劈而下,带着磅礴威势压境而下,划破虚空,所过之处,剑影皆碎。

        

即便是剑三玄真凝聚的湃然一剑在这一刀之下竟也是宛如纸糊的一般

        

轻微接触,顿化漫天丝丝缕缕的剑气散落泯灭。

        

交手这么久,南宫开明首次递出一招武学。

        

“轰!”

        

刀气宛如爆竹般炸裂。

        

一道长达数十丈,宛如天涯裂缝般的沟壑在地面呈现,其中刀气交织纵横,恐怖至极。

        

林谦身影自虚空中显化而出,带着一片血雨散落坠地,在地面上赫然砸出一道大坑!

        

半空染血的桃花花瓣片片洒落

        

一袭无暇的白衣此刻也是宛如点墨一般被猩红的鲜血染红,妖艳凄美,仿若朵朵鲜红玫瑰绽放白色画卷之上。

        

“呃!”

        

林谦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体内一股磅礴独孤刀气纵横,摧残经脉血络,五脏六腑。

        

一刀受创,即便是武林巅峰身法依旧未能躲过这一刀的范围。

        

修为差距,一目了然。

        

“这便是一品和三品之间的差距吗?”

        

林谦心头凛然,只感觉自己宛如蝼蚁,倾力两连招未能伤南宫开明分毫,而南宫开明随手一招武学便连破自己两大连招并让自己无处可逃一刀受创。

        

其中差距,不言而喻,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唉,一招,汝若能幸存吾念在一同铲除血神教念在汝为江南武林做出的贡献上放过汝,让汝离开南宫世家。”

        

“如果撑不过此招,也怪不得吾咯”

        

南宫开明心头无奈,缓缓开口道

        

自己给的机会太多了,直到现在林谦依旧不愿坦白,那么自己只好做出抉择了。

        

“一招怕是不够呀。”

        

林谦起身,擦拭了下嘴角溢出的血迹缓缓道。

        

“嗯?”

        

南宫开明问言不由得眼神微眯。

        

“不瞒南宫前辈,其实晚辈之所以想要拜入南宫世家,其真正目的便是为了南宫世家的独孤刀法而来。”

        

林谦缓缓道。

        

“吾知晓”

        

南宫开明道

        

林谦的目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因为林谦并未有丝毫掩饰。

        

从江南楼在白帝城高手的追杀下不准暴露身份作诗与南宫恨针锋相对便是林谦算计的第一步。

        

后来的桃林天下赌约以及拜入南宫世家,太过明显了。

        

所以今天这个局面是必然有的。

        

南宫开明已经看好林谦这个女婿了,所以修炼独孤刀法可以,但是需要信任。

        

所以今日桃林中交不交底决定着南宫开明对林谦的态度以及信任。

        

“所以汝是想见识吾的独孤刀法吗?”

        

南宫开明眼神微眯,缓缓出声道,心里不由得对林谦的胆气感到佩服。

        

南宫开明有着自信,独孤刀法一式便可让林谦非死即残。

        

更何况是三式。

        

若真要三式尽出等同于在自寻死路。

        

林谦握紧了手中天照剑,微微闭目,思索自己倾力全出的把握。

        

“虽有风险,但吾应该相信自己。”

        

“再者,唯有将独孤刀法三招尽数接下方才能真正撼动南宫前辈。”

        

林谦心里念头一闪,眼中,已有了决定。

        

“比起南宫恨的三式独孤刀法,晚辈更希望见识一番南宫前辈的”

        

林谦说完一顿,甩袖负手立剑身后凝声道

        

“独孤刀法!”

        

“哈,汝不愧是吾子南宫恨认定的对手”

        

南宫开明缓缓道,眼中欣赏之色更重,无奈道。

        

狂,同样的狂

        

南宫恨是毫不掩饰张扬的狂

        

林谦则是内敛平静的狂,语不惊人死不休。

        

“既然如此,吾便如汝所愿!”

        

南宫开明说罢眼神一凛,手中寒刀微颤,凛冽的刀鸣声荡漾。

        

“咝!”

        

只见南宫开明收刀入鞘,侧身一手持鞘一手握柄,腰间一沉,扎起马步,顿时一股无形的独孤刀意宛如圈圈涟漪般自他身影底下荡漾开来。

        

双脚站立的地面骤然龟裂,有着一道道裂痕宛如蜘蛛网般向着四周蔓延而出。

        

“咝”

        

刀鸣声宛如蝉鸣一般低沉连绵,方圆千里的桃林桃花片片而落。

        

顿时,天地无声,仿佛整个天地都在等待

        

迎接着这一刀的出鞘!

        

无声的天地,即便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也被这连绵的刀鸣声泯灭,仿佛天地寂静般了下来。

        

入目所致,只有漫天缓缓飘落的桃花和南宫开明腰间刀鞘处渐渐出鞘绽放的一点刀光。

        

这是一种很恐怖的境界

        

武学的境界,天地无声。

        

“这便是真正的登峰造极的独孤刀法吗?”

        

林谦眼神凛然凝重,只感觉一股无比庞大的压迫感罩身,额头冷汗连连,心头难以平静,在这一声声连绵的刀鸣声和寂静的天地氛围下他几乎可以预感到自己惨死的模样。

        

谁也不知道这一刀会何时出鞘,这一刀会有多恐怖,多惊艳。

        

“飘渺剑法!”

        

林谦当下不再犹豫,提功运气,将浑身功力催动到了极致,飘渺剑法赫然上手!

        

“剑八涅槃!”

        

林谦果断使出巅峰的飘渺剑式,剑八涅槃。

        

一股湃然磅礴的飘渺剑意赫然自林谦身上散发而出。

        

一声声剑鸣响彻,将陷入天地无声困境中的林谦拉了出来。

        

一道道飘渺剑影浮现,冲天而起,宛如一束束流光逆转的流星一般向天冲去。

        

手中的天照剑也是一般,林谦双指并拢,漫天剑影向九霄冲刺汇聚,飘渺剑气磅礴贯满了后山桃林的半边天际!

        

云海翻涌,宛如一股漩涡般汇聚。

        

云海漩涡之下

        

万剑悬空,浩瀚剑幕,摄人心魂!

        

远远见到这一幕足以深刻的感受到飘渺虚无这四个字的含义。

        

飘渺剑意浩瀚,漫天剑影排列悬立,散发出浩荡威能,令人心颤。

        

“咝”一声声剑鸣响彻

        

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林谦双指并拢成剑指,凌空一点

        

只见漫天剑影竟是收到牵引般排列汇聚,一剑相叠着一剑,剑剑衔接,场面壮观宏大。

        

远远望去,只见满天剑幕齐动,赫然凝聚成一道剑影形体。

        

竟是

        

一道由漫天剑影化作的凤凰之影。

        

“咝!”

        

刹那间,风云变色!

        

一声刀鸣和剑鸣齐齐响彻

        

两大极招,齐齐而动!

        

南宫开明一袭黑袍鼓动,腰间刀鞘中的寒刀也是骤然拔刀出鞘,一刀递出。

        

“一刀独孤,回首荒芜!”

        

赫然是独孤刀法第一式!

        

一道刀光宛如白昼一般闪耀绽放而出,化作一道天崭般横空扫荡而来,迎面透露来一股苍茫荒芜的气息。

        

“轰!”

        

两者轰撞

        

顿时整个南宫世家后山桃林一阵颤动,飞沙走石,草木尽催,顿成浩荡景象。

        

磅礴的剑气和刀气宛如瀑布般倾泻如潮水般交织纵横四方,所过之处,虚空炸裂,空间划破道道白痕。

        

桃树坍塌,尘土飞扬,草木炸裂化为虚无。

        

“嗤,嗤,嗤”

        

一道道火花嗤响。

        

刀气扫荡

        

只见由漫天剑影凝聚的凤凰形体竟是在刀气下不断泯灭汇聚,泯灭汇聚。

        

看似要被刀气泯灭实则却是难以尽数消磨。

        

两者相互拉扯,真气交织。

        

终究刀气还是压境而来,将剑影所化的形体轰然磨碎。

        

经过剧烈消耗,这磅礴恢弘的一刀同样也是威力骤减。

        

“轰”

        

刀气宛如一股气场扫荡林谦,林谦身影应声倒飞而出。

        

白衣撕裂,一道刀伤自小腹蔓延,几乎覆盖半边,差点被拦腰斩断,血花溅射。

        

“呃!”

        

林谦坠地,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脸色苍白无比,额头尽是冷汗,气机微眯,赫然已是重创。

        

“飘渺剑法不凡,若非吾们修为之间有着差距,否则这一刀汝确实挡得下。”

        

南宫开明身影缓缓踏步而来,赞叹出声道,眼中带着惊讶之色。

        

飘渺剑法不愧是剑道巅峰的剑法。

        

如此剑法倒是有资格与自己所创的独孤刀法争相并列。

        

南宫开明看着已然重伤的林谦,眼中目光闪动。

        

“唉”

        

不禁轻声一叹

        

“汝走吧,离开南宫世家,吾不愿对自己欣赏的少年人下手。”

        

南宫开明缓缓道。

        

林谦并未出声,周身气机流转不断平复呼吸以及稳定伤势。

        

走?离开南宫世家?

        

自己已经重伤,即便毫发无伤,失去了南宫世家的庇护外面亦是死路一条。

        

再者,独孤刀法是自己晋升二品修为的关键

        

更是自己成圣大道中百刀归一和以刀御剑的必要,这其中可谓是关乎着自己能不能够入圣报仇的关键。

        

林谦怎可能如此轻易放弃。

        

独孤刀法是当今世上顶尖的刀法之一,若是能够修炼大成便能够为将来纳天下百道刀法合一开创全新巅峰属于自己道路的刀法鉴定下基础。

        

所以,对于独孤刀法,林谦志在必得。

        

一番调息之后,林谦缓缓起身。

        

“来,第二式。”

        

林谦眼神凛然,带着坚定之色,对着南宫开明伸手做出请的动作道。

        

“嗯?”南宫开明闻言不由得轻咦一声,眉头微微一皱。

        

没想到林谦竟是如此不领情。

        

这让南宫开明不由得有了几分恼怒。

        

“这是汝自找得。”

        

南宫开明一刀插落地面,双手交叠置放刀柄之上,一股恐怖湃然的气息自其身上再次绽放而出。

        

林谦眼神严肃,发丝飘扬,双指抹过剑身,赫然提功运气而起。

        

所运功法竟已然不再是飘渺功法。

        

只见天际风云变色。

        

宛如一道长达数十丈的龙卷风倒挂天地。

        

刀皇一脉功法

        

九天吞云诀!

        

“嗯?”

        

南宫开明见状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

        

随即他的瞳孔骤然一缩,目露不可置信之色。

        

他自林谦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只见九天云气竟是宛如瀑布般倾斜而下,以林谦一袭白衣为中心涌涌不断汇聚而去。

        

顿时林谦干涸的丹田赫然焕发生机,宛如江口灌溉一般充盈了真气。

        

真气流转周身。

        

林谦心念一动,天照剑自虚空中飞空而来,落入林谦手中。

        

“咝”

        

剑身颤动,发出声声剑鸣

        

“哈,不知道有多久了。”

        

林谦缓缓出声道,自言自语着

        

“吾都快忘了”

        

“吾是一名刀客。”

        

“轰!”

        

话音落下,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林谦身上散发的飘渺剑意赫然宛如潮水般褪去。

        

随之,一股湃然凛冽的刀意竟是自其周身缓缓升腾而起!

        

苍茫刀意!

        

“嗯,这是!”

        

南宫开明眼神颤动,目露震撼之色,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不远处屹立的那道白衣身影。

        

“这股刀意”

        

“昔日纵横天下,位列风云贴第二,仅此刀皇叶藏空之下的刀意”

        

南宫开明震撼出声

        

“葬刀人,林沉孤!”

        

道出了武林沉寂已久的名号!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