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高H,大肉,甜宠|孕妇好紧…我要进去了

“人生从不是一帆风顺,你是想要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想要做一秒钟的英雄?”

        

黄赢在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了后者,他觉得韩非说的有道理,忍一时之痛,便能够获得长远的回报。

        

就像他高考时拼尽全力学习,最终考入了重点医学院,后来成功继承了父亲的医院,成为了新沪最年轻的副院长。

        

“努力不一定会有收获,但不敢尝试的话,那注定和成功无缘。”

        

“韩非,你确定这样做安全吗?”

        

“放心,我朋友都很温柔的。”韩非走在那一大堆物品当中:“黄哥,等公测以后浅层世界升级速度会比较慢,你正好可以把升级需要的任务物品和技能书之类的东西送入这里,这样你到时候可以快速冲级。”

        

“好的。”

        

“你这个刷好感度的想法也很不错,但我认为你不应该光顾着刷同事的好感度,我觉得你可以把目光放的更长远一些。”韩非将徐琴小宠物身上的符纸取下,很是平静的说道:“《完美人生》是一座人为建造的虚拟城市,玩家可以在里面实现所有的梦想,这座虚拟城市里也存在非常多的npc,其中应该有一些npc拥有发放任务的权利吧?比如市长一类的角色?”

        

“你是想要让我提前去刷那些核心npc的好感度?”黄赢再一次被韩非想法惊艳到了。

        

“公测后智脑将开始监管游戏,到时候npc的权利应该会变大,你能抢先一步把核心npc的好感度刷满,对你以后肯定会有帮助。”

        

“有道理啊!我这就开始搜集那些重要npc好感度任务物品,然后全部运送到这里。等公测后,直接拿着这些任务物品去把他们的好感度刷满。”黄赢很是兴奋:“有些npc的性格非常古怪,一旦有玩家将其好感度刷满,那其他玩家就再也不可能获得其友谊。”

        

“好感度只是一方面,大家都以为内测账号会删除销毁,所以现在他们获得的物品再珍贵,估计也不会放在心上,你可以趁此机会用很低的价格将其收购。”韩非只是给黄赢指出了一个大的方向,具体该怎么操作还要黄赢自己去弄才行,毕竟他到现在都还没有玩过正常的《完美人生》游戏。

        

“我这就去准备,你一个小时后再拉我下来吧!”黄赢现在只恨自己没有早点遇见韩非,浪费了许多时间。

        

“你这是把我当电梯了吗?说下来就下来?”韩非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一个晚上只有一次机会,你每次过来其实也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一旦出现意外,你可能会被永远困在这里。”

        

听到韩非这么说,黄赢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朝四周看了看,又缩到了韩非身后:“那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商量完了所有细节之后,韩非使用回魂天赋将黄赢送了回去。

        

坐在那一大堆符纸当中,韩非休息了好一会,这才带着张冠行离开。

        

“益民私立学院当中的任务已经做完,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召集哭、萤龙和李灾,带着张冠行和徐琴的小宠物,来到益民私立学院正门。

        

那扇布满血污的门,似乎只有金生和拥有巡查教师称号的韩非能够打开。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离开隐藏地图!”

        

听到脑海里的提示声后,韩非注意力高度集中了起来。

        

对他来说,危险度极高的隐藏地图反而是最安全的,一旦离开后,他就又要去防备各种各样未知的恐怖。

        

“好久没有回家看看了。”

        

让所有怨念先在哭的灵坛内挤一挤,韩非抱着灵坛穿过马路,进入了益民便利店后巷。

        

一道道人影在墙体上浮现出来,他们对韩非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在迎接新店长罢了。

        

迫不及待的回到幸福小区,韩非跑去跟每一位邻居打了招呼,他坐在电视机前跟魏有福聊了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似乎那一瞬间有说不完的话。

        

魏有福非常担心韩非,他看到韩非安稳回来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脸上带着微笑,安静的倾听着韩非的经历。

        

上次失联一个晚上,韩非把便利店老板的棺材背了回来。

        

这次失联了几个晚上,韩非直接拿下了益民私立学院,让那里的厉鬼同意和幸福小区联手。

        

在魏有福看来,韩非就像是一个传奇,完成了种种在厉鬼看来都匪夷所思的壮举,不断创造出奇迹。

        

“金生这个名字我好像听上任楼长说过,他是益民私立学院的实际管理者,非常的恐怖。”魏有福竭力回想:“我们1044房间八个人融合在一起,估计才能跟他抗衡。”

        

“他也是顶级怨念吗?”

        

“这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和普通怨念不太一样。”魏有福把韩非当成了家人,韩非和魏有福呆在一起也感觉很舒服,这种感觉是在现实中他都没有遇到过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去畜牲巷,那里有东西在等我。”

        

“畜牲巷?”魏有福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五楼的女人应该很熟悉畜牲巷,她有许多食材都是从那里弄出来的。”

        

“你是说徐琴?她回来了吗?”韩非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是诅咒聚合体,保命手段非常多。”魏有福轻声安慰着韩非:“之前她也曾有过长时间离开的先例。”

        

“希望她能平安回来。”韩非又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略有些失望。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人会如此挂念一个诅咒。”魏有福有些奇怪的打量着韩非:“你是不是喜欢她?”

        

“开什么玩笑?爱情、喜欢、憧憬,这些词汇都离我非常的遥远。”韩非不再跟魏有福闲扯了,他带上愿意跟随自己一起离开的怨念,再次走出幸福小区。

        

脑海中回忆着畜牲巷所在的位置,韩非开始规划线路。

        

想要去畜牲巷,就要先穿过十字路口,然后再走过两条街道才行。

        

如果单凭他一个人,根本没可能走完这么远的距离,所幸他在深层世界交到了很多朋友。

        

抱紧怀中的灵坛,韩非开始了第一次“远行”,他要去十字路口的另一边看一看。

        

……

        

李若男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男朋友了,她觉得自己命特别不好,总是不断的遇见渣男。

        

那些人在爱情最开始的时候,说着海誓山盟、天长地久,但当厌倦了之后,他们就会偷偷离开,消失在自己的生活当中。

        

最后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只有父母。

        

“若男!快去把垃圾扔了!你房间里都臭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形象都不注意!”卧室门被直接推开,唠唠叨叨的妈妈从来不知道隐私是什么意思:“你这以后怎么嫁的出去?你是想要啃老啃一辈子吗?”

        

李若男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她将几个包好的黑色大袋子从柜里取出,有些吃力的提着它们走出了房门。

        

漆黑的楼道里没有安装任何灯具,脚下的台阶有些湿滑,李若男很讨厌这个家,可除了这个家她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走出楼道,她看向了十字路口的另一边,那家她从来都没有去过的便利店,今晚似乎格外的热闹。

        

“开业大酬宾吗?听爸爸说,那家便利店好像换了老板。”李若男撇了撇嘴,不再关注四周,她用力将手中的黑色袋子扔进垃圾桶:“别了,我的爱情。”

        

许是太过用力,其中一个黑色袋子被划破,浓浓的臭味飘散了出来。

        

“真是麻烦。”

        

李若男蹲在垃圾桶前面,正在想办法重新系好袋子,她忽然听见了一个脚步声。

        

“需要帮忙吗?”

        

酥酥的声音传入耳中,半蹲在地的李若男扭头看向身后,她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

        

那是一张非常英俊的脸,比自己的任何一位前任都要帅气好看。

        

“不用,不用……”李若男连连摆手,她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化妆,头发也很油。

        

“注意安全,不要在外面停留太久。”男人说完后,抱着灵坛看向旁边的墙壁,那里张贴着一张张残破的广告,他似乎是在寻找一个落脚点。

        

“你是想要租房子吗?”李若男盖上垃圾桶的盖子,慌忙起身:“我知道一间很不错的房子!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问问我家人。”

        

李若男匆匆跑上二楼,男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在他准备继续查看广告上的信息时,旁边一家理发店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中年男人把自己的头伸了出来:“喂!不要呆在那地方,你旁边那栋小楼里死过人。一家三口煤气中毒,一个都没跑出来,全死了。”

        

理发店里那男人还想要说什么,他突然听见了脚步声,吓得他赶紧缩回了理发店中。

        

“你在跟谁说话?”李若男喘着气跑下了楼:“走吧,我爸给你腾出来了一个房间。”

        

“你想要邀请我去你家住?不打扰你们吗?”年轻男人性格比较腼腆,他抱着灵坛,看起来文文弱弱,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