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玩弄开嫩苞:高贵冷艳的女神在胯下

风云悠悠,武当山上的宫殿、山林在朝阳与晚霞的光暗之间来回更替。

        

不觉,又三天过去了。

        

……

        

那一天,

        

明山童认赌服输,把玉匣子交给夏极再反复叮嘱后,就下山回到了镇上客栈,见到太妃把经历原原本本地描述了出来。

        

太妃捂嘴直笑,一副“你这样的人也会阴沟里翻船”的表情。

        

明山童也是颇为无语。

        

她复盘了许多次,但却还是疑惑。

        

那充满视觉震撼力,那夸张到出乎任何人意料的大反转,就那么轻飘飘的发生了。

        

她努力了近乎一天。

        

那小王爷玩了一天。

        

但在最后答案揭晓的时候,她却输得彻彻底底。

        

于是,她提示道:“娘娘,小王爷很不简单。”

        

太妃没回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明山童会意,

        

小王爷那么不简单的人本该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成就,也注定会成为这片大陆版图上翻云覆雨的大人物,可偏偏他却在迈出成长第一步的时候……夭折了。

        

浩然正气,魔动之容,以及这匪夷所思的玄同亲和之力,可见其天资之恐怖。

        

可越是如此,太妃欠他的似是越多。

        

那眉眼带笑的少年本该在太妃的呵护下长大,那么…如今的他应该早就名震天阙了吧?

        

可现在,他却隐于深山,知者甚少,

        

而评价却不过是抱着优越感地来一句“此子可惜了”。

        

然而早夭的天才何其之多,既已早夭,那么…便再无任何特殊之处了,曾经是不是天才,是什么层次的天才,又有多少区别?

        

明山童既然会意,就立刻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太妃没说什么,起身熟练地泡了泡茶壶。

        

然后开始煮茶。

        

轻纱如波,新茗的香气很快浮动。

        

煮完,分了一杯给这“小宫女”。

        

对坐而饮,不言不语。

        

空气,安静极了。

        

饮茶结束,她才忽道:“等武当神火宫立宫大典结束后,我再上山为修行的仙长们添些香火钱。”

        

略作停顿,

        

她又侧头看向这位相貌平平无奇、面容呆滞、据说内里已经毁容了的“小宫女”,道,“山童,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若你做到了,这一世你所觉欠我的,就都还清了。”

        

明山童一愣。

        

即便隔着面具,太妃也能感到她心理的剧烈挣扎,因为…这根本不是欠不欠这么简单的事。

        

而是一个选择。

        

明山童需要太妃作为羁绊,这是一种植根于血肉的感情。

        

可是,羁绊也是束缚,温暖也是腐蚀。

        

所以,太妃帮助明山童做了选择,让她再无束缚,可以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见到明山童犹豫,太妃温和地笑道:“我这边的事都已尘埃落定了,今后便是安安稳稳的养老了,你不必担心。”

        

沉默良久,

        

明山童起身,往后退了三步,也不问这个“不情之请”是什么,而是跪倒,匍匐,额头点地,深深叩拜。

        

是的。

        

无论太妃要她做什么。

        

她都会做到。

        

所以,何必问?

        

……

        

此时…

        

立宫大典已经结束。

        

教会,朝廷,佛土,游侠,古武门派的人先离开了。

        

随后,天人道的几个宫门之人也离开了。

        

逍遥道几个势力来人,则是多盘留了一两日,商议一些事情,此时也已经准备下山了。

        

当他们一边下山,一边讨论着事。

        

“我这边有弟子汇报,说沉阴山发现了一些古怪的情况,刚好在贫道返回玄素宫的路上,便是顺道去看看了。”

        

“我这边也有弟子说庞北城发生了大事,贫道下山后便也先分道扬镳了,今后有机会再去叨扰彭铿真人。”

        

“哈哈,客气…那么左慈道友呢,若是无事可来贫道玄素宫坐一坐,贫道的三夫人刚好存了些云母树上的新茶,可与左慈道友品茶论道。”

        

“多谢彭铿道友了,只不过,贫道这边也有些情况……天姥河方向,好像也出现了点问题,既在我幻尘宫周边,贫道便无不管之理。”

        

三名真人互相谈论着,忽地三人顿了顿,侧头往上山的香客里看去。

        

这些香客里,有两个面戴轻纱的女子如似鹤立鸡群。

        

但只是短短的一个停顿,双方便在通达紫霄宫的长石阶上错身而过。

        

下山的继续下山。

        

上山的,却也得见了清竹大师。

        

清竹大师自不知道后山发生的事,见到夏极的生母到来,便起身出宫以夏极的小师姑身份,而非武当掌教身份相迎。

        

她等这位太妃已经很久了。

        

……

        

另一边,武当后山。

        

紫裙少女手捧实验记录本,脚踏金刚琢,不时在芥子世界和外部世界间来回钻着,客观地做着记录。

        

夏极则是在把玩着三天前得到的玉匣子。

        

脑海里依然浮现出明山童说的话。

        

————这是一颗灵果,吃下之后,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娘娘让你尽早吃了吧,不要被任何人看到。

        

很明显…

        

这不是普通的灵果。

        

咔…

        

他再度打开玉匣子。

        

匣子里装着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桃子。

        

桃子很水润,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让人只是看了就忍不住想吃。

        

若是一般人,看到这桃子,也就当做是一颗普通灵果,吃了就吃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是,夏极却是看着这桃子,有些走神。

        

因为这颗桃子竟然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恐怖生命真元。

        

有多恐怖?

        

夏极做过比较。

        

这一颗桃子里蕴藏的生命真元,比之前师姐请他吃的那一顿大餐里的真元还要多得多。

        

要知道,那一顿大餐可是装满了一座山峰的尸体,是以秘法困束住了那些尸体的命魂,从而保存了生命真元的存在。

        

可那么多尸体,却远远不如这一颗拳头大小的桃子。

        

这东西,根本不可能再被称为灵果了。

        

甚至是不是果子都不知道。

        

因为,它看起来像桃子,但内里却早已超脱了“桃”的概念。

        

而显然,这个东西对于夏极是极度重要的。

        

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吃掉。

        

毕竟,他曾经想过。

        

为什么自己是两头四臂呢?

        

是不是因为生命真元不够,所以无法达成道家传说之中的三头六臂之境?

        

这两头四臂总觉得怪怪的…

        

也许再获得一批生命真元,就可以达到三头六臂,而避免尴尬了。

        

可是,他并没有弄到那么多生命真元的途径。

        

那位生母也可谓是歪打正着,瞌睡就送枕头。

        

这颗“桃子”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想到下次出现于世人面前的火德星君能够三头六臂,夏极心底就生出了一种满足和期待之感。

        

于是,他张大嘴,把桃子塞入了嘴中,嚼了几下。

        

口感非常不错。

        

但却又一点点奇异…

        

好像,他吃的不是水果,而是肉。

        

没多久,他吐出一颗桃核。

        

盛放于手掌,仔细端详。

        

“这个桃子不简单…”夏极略作思索,转身进入了芥子世界,然后寻了一块沃土,把这桃核种了进去,期待有朝一日能长出桃树。

        

完成这个动作之后,这颗“桃子”里所蕴藏的恐怖生命真元也开始了爆发,将之前原本已经暂缓消停的“进化”又往前狠狠推动了起来。

        

夏极有预感,没几天,这生命真元会完成所有隐穴的贯通,带着他一举突破第四境,而达到…第四境大圆满??

        

应该是吧,毕竟没人知道第五境是什么。

        

夏极感受着这恐怖的生命真元,对于这世界的水深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或许,这颗桃子在他看来贵重无比,可是却是被那位生母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如此可见…这种桃子在生母那种人物的眼里,也许就是一个好吃的水果吧?

        

皇都…太恐怖了。

        

他果然还是在道乡这种乡下地方比较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