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巨物缓缓挺进_中年女邻居用嘴帮我口

“你把他带走,其他人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你是说他女朋友吗?”

        

漆黑的楼道里,荷尔蒙打开了腕表,放出了一段视频,视频中,芙蓉酥正色报告道:“人质已经成功解救,草药堂在天京市第一区内所有人员,均已安全撤离。”

        

老鹰看着那段投影,分明见到黄青青被人送进传送阵。

        

至于被送去了什么地方,自然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到。

        

老鹰的脸色越发变得阴沉,但这时,又听荷尔蒙用非常平静的口吻说道:“其实就算他们死了也不要紧,最多几个月,我们就能把他们无条件复活回来。

        

你以为耿总理人不在了,海狮城就没办法了吗?”

        

老鹰听到这话,眼中的杀意才慢慢消退下去,只是不理解地低声问道:“海狮城的人,为什么都这么爱管闲事?”

        

“海狮城爱管闲事?”荷尔蒙笑了笑,“你要是刚才能问一问夏野同志,天京市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就不会说出这么无知的话。”

        

无知?老鹰立马露出不爽的神色。

        

荷尔蒙却又说道:“不过也不怪你,谁让你现在连天京市的高层都见不到。我建议你,不妨去问问陈振东,他知道的,估计能比你稍微多些。”

        

老鹰冷冷地哼了一声,荷尔蒙不再多废话,拉着已经昏迷过去的乌贼,当着老鹰的面,慢慢又融入阴影中,顺手,带走了肘子的尸体。

        

看着到手的功劳从面前走脱,老鹰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先是狠狠地在墙上砸了一拳,然后才抬起腕表,直拨陈振东的号码问道:“陈将军,我想见你一面。”

        

那头等了十几秒,才回了个地址:“第八区,半步解衣酒吧。”

        

……

        

“我草!撤撤撤!”56号楼门外,篮子一路惊慌失措地高喊着,抱着小神童大跨步冲进车内,身后胡广琛拉着孩子的母亲跟上来,随手拉上车门,两个人就突然感觉有点不对。

        

篮子转头一看,见到荷尔蒙坐在车子的最后面。

        

原本空荡荡的推车上,摆着两具尸体。

        

篮子瞬间就跟炸毛似的跳起来,惊声喊道:“我草!你特么拍鬼片呢!”

        

荷尔蒙却不废话,只是吩咐前面的人:“开车!”

        

开车的年轻人急忙油门一踩,车子飞速向第九区方向驶去。

        

篮子放下孩子,壮着胆子多看了几眼担架上的死尸,看清是东华国的两个熟人,正要高呼我草,其中一具“尸体”突然就坐了起来。

        

“变异了!”胡广琛二话不说掏出手枪,对准乌贼的脑门就要按扳机。

        

荷尔蒙立马来了句:“住手!没死呢!”

        

坐起来的乌贼看了看左右,见到是带走自己的人是荷尔蒙和篮子,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刚要张嘴说话,眼前又是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篮子和胡广琛面面相觑。

        

荷尔蒙解释道:“失血过多,待会儿输点血就好了。”

        

“我说嘛,好歹也是两个世界总决赛的MVP,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啊……”篮子嘀咕着,伸手戳了戳乌贼,又戳了戳肘子。

        

荷尔蒙道:“另外那个是尸体。”

        

“我草!”篮子顿时像触电一样,把按在肘子身上的手缩了回去。

        

前面开车的小哥,这时突然一个漂移,喊道:“有人追上来了!”

        

“不用怕。”荷尔蒙转过身,打开车窗,从怀里掏出一大把少见但还能用的海狮币纸钞,哗啦啦漫天飞撒出去,后头追着他们救护车的几辆车,立马纷纷停下。

        

几十号人从车里跑出来,抢成一团。

        

荷尔蒙重新把窗户关上,来了句:“安全了。”

        

篮子微微松了口气……

        

救护车安然拐过一个路口,车内的几个人,又闲聊似的叨叨起来。

        

“老何,你带个尸体回来干嘛?”

        

“死了不到两个小时,尸体完整,交给朱星峰,马上就能复活。省得月底又要浪费小朋友一次【圣光】。三木和幸福星,这个月都还活着吧?”

        

“哦,对,是,活着呢,三木的破任务好像完成了,这个月都没出门,我看这几天朱星峰很高兴啊,假发都不戴了,脑袋都冒光,锃亮锃亮的。”

        

“什么任务?”

        

“不知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啊。最高机密嘛,好像只有栗子和朱星峰知道。”

        

“那应该是在憋什么大招吧……”

        

“应该是吧……”

        

“这小孩是干嘛的?”

        

“神童。”

        

“叔叔,我叫证道,毕证道!”

        

“哎呀,这名字牛逼……”

        

……

        

昏迷中的乌贼,不算完全失去知觉,只是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而已。但一路听着篮子跟荷尔蒙鬼扯,不知不觉,还是真的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六个小时之后。

        

他躺在干干净净的单人病房里,身边的生命体征仪声音很轻地滴滴响着。

        

黄青青趴在床边,肘子躺在远处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两个人全都换上了海狮城的军装,军衔则保留了他们在天京市的级别,肘子大校,黄青青上校。以海狮城按军衔给待遇的规矩,在眼下这种时局下,对两个投诚人员,算是很优待了。

        

“青青……”乌贼声音略微沙哑地喊了句。

        

黄青青立马抬起头来,惊喜喊道:“你醒了!”

        

房间里头,肘子听到动静,立马一个打挺坐起来,房间外头,诸葛思齐和张大炮,还有端木翔、老宋、徐震三个人,也都跟着走了进来。

        

老宋带头走上前,向乌贼敬了个礼,说道:“夏野同志,欢迎回家!这几年辛苦你了!”

        

乌贼咧咧嘴,笑道:“为人民服务。”

        

端木翔这时略显不近人情地要求道:“夏野同志,你感觉身体状况怎么样,我们需要你配合做点工作,现在能行吗?”

        

乌贼摸了下胸口,点点头道:“可以。”

        

老宋转头看看诸葛思齐,诸葛思齐很配合道:“大家先出去吧,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

        

肘子和黄青青,只好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留下端木翔、老宋和徐震三个人,老宋将门一关。

        

穿着病号服的乌贼,掀开被子,略显虚弱地坐了起来。老宋倒了杯水,递给乌贼,问道:“夏野同志,能把你的调查过程,先简单地说一下吗?”

        

“嗯。”乌贼点了下头。

        

端木翔拿出一个录音笔,按下了开关。

        

乌贼把手里的一杯温开水,整杯灌下去,缓缓说道:“我是从两年前开始,感觉天京市的状况不太对劲的。在我看来,天京市的情况,原本不该那么糟糕。至少不该糟糕到这种程度。

        

我还在任的时候,查过各幢大楼的物资生产和储备情况,从数据上看,如果说一开始天京市的物资确实不够用,但是这几年,天京市失去了将近五分之二的人口,东西其实已经不缺了。

        

按道理,在物资产出基本充裕的经济基础上,不管上层怎么贪婪,为了维持局面稳定,他们也一定会让出部分的利益,制造出一个中间阶层的假象。让最底层的人能看到希望,能往中间爬,让中间阶层的人能拥有尊严,甚至产生自己也是上层的错觉,这样社会才能长久维持。

        

根据我的计算,现在天京市的人口是一点八亿,中产阶层哪怕只占到百分之二十出头,算下来也是差该不多四千万左右。可事实却是,除了第一区的常住人口外,外八区范围内,能过上稍微体面生活的人,连两百万都不到,而且基本都是第一区富人的附庸。

        

看起来,就好像第一区的富人,已经完全不打算让穷人活了,是在故意把底层往绝路上推,是故意要逼迫底层起来造反。但是如果外围的穷人都死光了,当人口少到一定的程度,第一区人的富人早晚也是要完蛋的,这个道理,那些有钱人不可能不懂。

        

特别是现在主政天京市的,是包括赵世凯家族在内的七大家族。这些家族的成员,都是有着丰富的治理经验的人,而且城市的财富分配权,也已经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根本没理由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底层的人死光了,将来谁来给他们提供服务,谁来给他们卖命?

        

就算是新贝隆城里,现在也不是到处都是穷人,就连加罗尔他们都明白,城市要长期存活,就必须得保证一部分的人利益得到保障,而不是把所有的好处全都塞进自己兜里,然后逼着那些失去生存能力的人去死。连加罗尔都明白的道理,赵世凯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所以从两年前开始,我就怀疑,会不会是天京市高层内部,出现了某些问题……”

        

老宋打断道:“你怀疑,天京市的上层,被其他势力控制了?”

        

“对。”乌贼道,“所以从两年前开始,我就在暗中调查七大家族在第一区内的正常活动。后来我很快就发现,安布勒拉家族的生活习惯非常反常。

        

他们家族的所有人,全都习惯在后半夜出门,哪怕现在已经没什么白天和黑夜的区别了,他们还是全都选择白天睡觉,晚上再做点事情。还有他们的日常饮食也很不规律,每天进食的次数极少,几乎没有,而且经常性有人类在他们的府邸中失踪,就跟蒸发了一样,就好像……”

        

端木翔道:“被怪物拉进了黑洞?”

        

“对。”乌贼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三个人,略微露出警惕的神色。

        

老宋连忙道:“不用紧张,海狮城已经不存在这些问题了,我们这两年已经解决了。如果没有猜错,我们看到的东西应该是一样的。天京市的上层,也都被怪物取代了,是吧?”

        

乌贼的眼神,微微一变:“你们……怎么知道的?”

        

端木翔道:“我们从前些年移民来海狮城的移民中间,发现了混在里面的超玄体。幸好海狮城日常生活死气沉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很固定,不然真的要出大乱子。”

        

老宋道:“现在已经清查完毕了,抓出来三个,还有被后续转化的几个人。”

        

乌贼不由惊异道:“转化?”

        

“是的。”老宋解释道,“超玄体占据人类的身体后,能通过各种方式,把原本是人的人,也变成他们的一份子。根据海狮大学的建模计算结果,现在天京市里头,超玄体的数量,可能已经达到四千万左右了。还有新贝隆城和新猎鹰城内,也已经到处都是长得像人一样,从外貌和灵力波动来看,都根本区别不出的怪物。”

        

乌贼惊讶道:“我是亲眼看见才确定的,你们又是怎么发觉它们的?”

        

老宋沉默了片刻,说道:“这算是个大大小小的秘密吧,不过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耿总理的妻子安安女士,是个感知力很强的人。他们的小儿子,不但继承了耿总理的所有能力,也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有天他在路上看到一个小孩子,感觉看起来特别不顺眼,直接就把对方揍了一顿,结果三拳两脚,就把怪物的本体给打出来了……”

        

乌贼:“……”

        

老宋:“……”

        

乌贼:“……”

        

老宋:“……”

        

乌贼:“不愧是耿江岳的儿子……”

        

“是啊。”老宋叹道,又问,“能把你最近几年看到的东西,跟我们分享一下吗?我们需要保存一点影像资料,关键的时刻,或许能派上用场。”

        

乌贼问道:“不直接公布吗?”

        

老宋道:“直接公布,就是跟怪物宣战了,天京市里剩下的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了。”

        

“有道理……”乌贼微微点头。

        

老宋这时才介绍了一下身边已经不那么帅的徐帅逼,说道:“这位是我们端木栗总理的爱人,探查术独步天下,开始吧。”

        

乌贼望向徐震,徐震站起身,向前一步,走到乌贼面前。

        

他抬起右手,手上泛着金黄色的光芒,贴在乌贼头上,微笑道:“放松,这事儿我有经验,专业探人隐私三十年,手法绝对安全。”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