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这个贱人就赏给你们了/花瓣红肿无法闭合第章

繁华的南方大都市,在老城区中心地带有一处闹中取静的大院子,林立的各种树木与花草,规整的交通道,以及被有念头的大树环绕着的低矮的楼房错落有致分布着。

        

二十年前,面对都是高楼的住宅区,这样的大院是落后的代名词,二十年后的今天,在这样一个位置上的花园式的大院是权力的彰显。

        

谁能想到,管制着整个华南空域的权力机关就在这座大院里。自湘南始,终于老祖母暗沙,南北跨度2936公里的空域,都归于一个叫做南部空军空管中心的单位管制。

        

该部门隶属空军,是空军几大空管中心之一。

        

同时,该单位还有另外一块牌子——空军南部区域指挥中心。

        

所有在天上飞的飞行器都必须接受该部门的管制,包括民航,包括海军航空兵,包括陆军航空兵。一句话概括,所有在天上飞的都归空军管制。

        

甚至有些时候地方的相关部门会请求空军使用雷达帮助监控某些珍稀飞禽的活动轨迹。

        

在忘我礁新的建设规划里,一座空管雷达站赫然在列。空军已经明确提出要求,海军必须在忘我礁-木沙海军训练站上完全按照空军方面的要求建设空管雷达站,增强空军对这片空域的管理管制。

        

一般来说,空军分配给民航使用的空域、航路、航线,其要求是十分严格的,也就是说,一旦越线越界就会触动警报。要做到这一点,空军空管部门就必须对空域具备全面有了的管理管制能力。

        

忘我礁-木沙海军训练站初创,许多基础设施都还在建设当中,因此空军空管部门对这片空域实施的是较为宽松的管理管制,主要还是依靠忘我礁机场兼顾管理。

        

李海和战云天刚刚起飞,空军南部区域指挥中心紧急状况席位上的三级军士长就接到了一条紧急分发下来的命令。他马上向值班指挥长报告。 

        

“一条长城艇在南沙以东海域遭遇紧急情况,他们已经进行了三十天的潜航,两个小时之内如果不能上浮充点,舱内氧气会消耗殆尽。但是艇长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不上浮……这是上级的指示。”三级军士长把刚刚打印出来的还热乎着的电文递过去。

        

值班指挥长仔细看完电文,皱着眉头说,“为什么不能上浮?难道美国海军这两条驱逐舰干开火吗?”

        

“指挥长你有所不知。”三级军士长知道一些海军方面的常识,严肃地说道,“在对抗中,潜艇上浮代表着投降。长城艇一旦上浮了,就承认在这一轮对抗里输了。都是上浮,主动上浮和被迫上浮有本质上的区别。”

        

简而言之,长城艇主动上浮充电,前提是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甚至是击败了敌人。倘若是被迫上浮,便等于举手投降。显而易见,长城艇是绝对不可能被迫上浮的。

        

值班指挥长浑身一颤,凝重地点头,“原来有这么一个说法。我们距离最近的飞机在哪里?把在南海上空所有的训练小组状态调出来,看看哪一个训练小组距离最近!”

        

好几个席位的技术参谋们迅速行动起来,很快,所有的信息就都呈现在了巨大的LED显示屏上。

        

“距离最近的训练小组在思念岛附近空域,距离七百公里。”一名参谋迅速调出该训练小组的详细情况,继续汇报,“是两架歼十双座,他们已经滞空两个小时……指挥长,他们的燃油不够。”

        

“下一组!”指挥长果断放弃该训练小组。

        

此时,根据筛选条件筛选出来的训练小组最终定格在了一个孤零零的信号上——037号歼-7EGGHS轻型舰载教练战斗机。

        

“指挥长,这里有一架海航的飞机!距离任务海域只有两百多公里,他们的燃油非常的充足!不过,他们今天执行的是新员训练任务,没有携带实弹。”三级军士长反应最快,马上调出了相关的备案情况看。

        

他们先从空军自己的飞机里面,然后才拓展到海军系统那边去,因此此时的037号歼-7EGGHS的位置优势才凸显出来。

        

指挥长没有丝毫的犹豫,“派他过去!命令忘我礁……第167独立大队紧急起飞两架战机前往支援长城艇!”

        

“是!”

        

037号歼-7EGGHS正在忘我礁机场东侧约八十公里的空域之中,以海拔高度8000米、巡航速度每小时920公里的状态持续向东稳稳的挺进。

        

这就好比飞行员的五公里越野考核,按照指定的飞行参数飞行一段时间,李海给战云天定下来的时间是30分钟。

        

轻微的电磁干扰声后,一个陌生的呼叫进来。

        

李海下意识地看了眼波号二,即指挥频道,上面的指示灯绿色常亮。

        

“洞三拐,我是南指,你机即刻前往十七号海域,增援长城艇,使用协议通信方案,重复,长城艇继续增援,你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协助长城艇驱离两条伯克级驱逐舰,为长城艇上浮充电创造机会!”

        

李海重复指令,南指确认无误之后,他直接超越前舱获得了战机的操纵权,同时向南指报告,“洞三拐正在前往十七号海域,重复,洞三拐正在前往十七号海域,预计十分钟后到达!”

        

“收到,到位后报,完毕!”

        

“到位后报,完毕!”

        

南指介入指挥后,忘我礁塔台就要保持无线电静默了,除非李海这边进入起降空域。

        

需要指出的是,此南指非彼南指。军改之前,南指是空军南宁指挥所的简称,2017年后,南宁指挥所并入了新组建的南宁基地,空军的指挥管制体系改为了区域指挥管制,新建了几个区域指挥中心,空军南部空域管制中心(即空军南部指挥中心)简称南指。

        

李海这一代飞行员,即2018年下部队的这一批人,是军改之后第一批接受全新模式作战训练的后起之秀。他们也许对以前的机制体制不了解,但对现行的以及正在探索的新模式十分的熟悉。

        

比方说现在,尽管南指并没有说长城艇遭遇了什么,李海也大致能够猜到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潜艇极少求援,它们本身就是最容易让别人求援的水下兵器。

        

而且,潜艇最大的特点是隐蔽性能超强,是海军兵器中隐蔽性能最好的一种兵器。一旦出现了求援的情况,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通讯都存在暴露的可能。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潜艇不会主动求援,更多时候是保持静默被动地接收潜艇司令部的指令。

        

因此,李海甚至长城艇的情况非常的危急了。

        

两条伯克级驱逐舰,也许已经对长城艇形成了包围的态势。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