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不哭,一会就不疼了/小东西这么想要就自己动

花失容依稀记得,在赤炎谷时,自己在抵御疾风肆虐时,就不自觉地使出了这套拳法。事实证明,这套拳法既抵御了疾风对自己的干扰,也强化了自己肉身的锻炼,而且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花失容深有感触,拳法对着炼体有着不一般的特殊功用,它可将炼体效果成倍的放大,促进自己肉身的强大。

        

肉身一旦强大,岂不是更快地达到了吸收元素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它真的有加快身体对赤炎吸收的能力。

        

有了方法,现在问题是如何实施了。

        

使用拳法的严重后果,花失容是有着心理阴影的,他可不想让赤炎谷秘境毁灭的事情再重复一次。

        

怎么办?

        

灵魂炼体!

        

自己被叶流云捆绑住手脚,扔在水潭中折磨的画面不由地浮现在花失容的脑海中。在受困的情况下,为了生存,花失容迫不得已,让灵魂使出,以求达到锻炼肉身的目的。

        

花失容之所以想以灵魂来演绎拳法,是因为天云梯上有个难以解决的难题,那就是让人心旌摇曳的“风”。

        

这“风”几乎无视一切心法,连“凡人诀”都不能有效防御它对心旌的侵袭。站都站不稳,怎么让花失容在台阶上使出拳法?

        

所以,让魂魄在识海中演绎是最好的方法,似乎,现如今只有这么一种办法。

        

行不行,试过不就知道了?

        

花失容立即内视识海中那道虚幻的魂魂“胎光”,惊喜地发现,随着自己境界的提升,实力的增强,“胎光”虽然还是虚幻的,但是,却凝实了许多。

        

神识探查过去,就能察觉到它的存在。此刻的“胎光”,已然具备了初步的人型模样,它似乎在沉睡,一动不动的。

        

它像极了一个微型的婴孩,静静地悬立于识海之中,与那颗莹白色的“真元”颗粒像极了两个守护识海的卫士,忠诚地护卫着识海的安全,一左一右,相得益彰。

        

花失容以神识沟通“胎光”,它便有了反应。跟上次一样,花失容还是选择虎待对的演绎,无他,就是因为虎待是魔兽,演绎这套拳法时,无需运转心法。

        

果然,当“胎光”在识海中一招一式地将拳法演绎出来时,花失容能清晰地感觉到周遭空气的细微变化。

        

风速变快了!这就意味着自己吸收风元素的速度也将会加快,果然有效果!

        

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仅在花失容强大的神识下才能觉察到,但是,并不妨碍他发自心底的兴奋。

        

花失容相信,随着魂魄“胎光”在识海中将拳法持续的进行演绎,自己吸收、炼化元素的速度将会越来越快。

        

花失容幻想到,若是自己将中丹田“膻中穴”的“爽灵”,以及下丹田“汽海穴”的“幽精”同时凝实出来,三个魂魄同时演绎出拳法,不知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

        

花失容很难想像,真若实现了,自己吸收、炼化元素的速度还不逆天了?

        

花失容摇摇头,甩开这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己目前的实力,能将识海中的“胎光”凝实就不错了。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这一夜,花失容在体验“胎光”不断地演绎拳法的兴奋中度过。

        

自这一天开始,有人渐渐发现,“秦旭”的速度显著降了下来,一天最多只能登阶一级台阶了,而且,登上台阶后,立马盘腿打坐,一动不动的。

        

这一坐,就是一整天,直到天色入暮之后,才站起身来,跨出一步,登上下一级台阶。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一天,有人发出发自内心欢呼的声音,有十数人达到了第一层的顶端,为自己的胜利欢呼呢。

        

这一天,也是众人进入秘境之后的第十八天,此刻,花失容停留在第一层七十二级台阶上。

        

头顶之上传来的欢呼,花失容也听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分心去过多关注。数天来,他以灵魂“胎光”在识海中演绎拳法,已获得初步成功。

        

随着“胎光”对拳法的熟练,自己对“风”的抵抗逐步加强,花失容相信,假以时日,定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当花失容踏上第八十级台阶时,他又突破了,达到武士境九重,迫不及待地察看识海,果然,识海扩大到了鹅蛋大小,花失容对自己的神识更充满了期待。

        

不足一个月,接连突破三个小境,也只有花失容这样的变态才能做到了。境界的提升,最直接的结果是,花失容实力的增强,加快了自身对风元素的吸收和炼化。

        

而魂魄“胎光”也变得更加凝实,使得的演绎也越发地快速,既促进了花失容对“风”的抵御,也助益花失容对风元素的加速吸收和炼化。

        

两者相互作用下,花失容登阶的速度终于提高了,终于,在第三十天时,花失容登上了第一层的最后一级。

        

这一级,是块较宽的平台,宽有三丈,长八丈,此刻,平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名弟子。

        

站在平台上,花失容才发现,这儿居然没有威压,也没有“风”的存在,如同在谷底一样。

        

难怪这些登上来的人会如此地放松自己了。

        

花失容抬头望向天云梯的上头,更多的人仍在顶着威压,摒弃“风”的干扰,在继续登阶。数年才有的一次机会,绝大部分人还是会倍加珍惜的,锻炼肉身,强大自身,才是武者的正道。

        

瞧瞧日头,午后时分,时间还早,花失容收回目光,准备吃点东西,休整一下后再登阶。

        

回头时,却发现身旁多了一个青年,正以一种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刚才还横七竖八躺倒在平台上的人,这会儿已站起来七个,晃着膀子,向花失容围拢过来。

        

“秦旭?”身旁的青年轻巧、随意地问花失容。

        

花失容点点头,“你谁啊?我们认识吗?”

        

“你肯定不认识我。”

        

青年身材高大,粗嗓门,说话嗡声嗡气的,“但西门望津你一定还记得。”

        

西门望津?

        

花失容愣了一下,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人家却对自己念念不忘。

        

多大点事啊!不就是用阵法阻止唐晓攻击莫逆,拂了他的脸面嘛?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搁在心里掂记着呢?

        

花失容顿时无语,世族子弟的心眼难道都这么小?都有记仇的这个通病?前有易水镇的凌玉峰,在学堂里,对花氏子弟的打压是不死不休,现在,又来了个西门望津,当真是没完没了。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花失容也放开了,问那青年,“你也是天宝府四大家族的子弟?”

        

“少爷我叫西门望风。”

        

青年倒是很光棍,并不在乎让花失容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后要寻仇,来剑西峰猎魔室找我。”

        

猎魔室出来的人,都这么狂妄吗?怎么跟战威一个德性。

        

正在登阶第二层的战威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嘴里不无自得地喃喃自语:“又有哪位姑娘想我了?”

        

这会儿,西门望风盯着花失容,一字一音,“现在,你小子可以退出天云梯秘境了!”

        

花失容扫眼打量西门望风,从他身上爆发出的气息判断,应该已达到武师境六重以上。

        

就这会儿功夫,从地上爬起来的七人,已完成了对小雕的合围,连小雕都考虑在内了,这是有备而来啊!

        

花失容在打量西门望风,西门望风同时也在打量花失容。

        

“武士境九重?”

        

西门望风嘴角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如此低的境界,望津跟唐晓两小子都奈何不了你,这么些年在云梦门算是白待了!”

        

随即脸色一正,目光已变得凌厉阴鸷,“你是主动跳下去,还是让我动手?”

        

花失容笑了。

        

自己一月之内连升了三个小境,战力如何,境界是否稳固,都需要用实战验证,这些人如此不开眼的碰撞了来,自己正好拿来测试一下,算是练手了!

        

想罢,花失容退后一步,自以为是地摆了个黄飞鸿式地标准动作,然后向西门望风挑衅地招手,“请!”

        

这一声“请”字出口,花失容顿时感觉自己有种高手的味道了,耍靓,摆酷,果然拉风啊!

        

西门望风的脸色一变,眸中精芒迭闪,大声喝道:“小子,你要找死,可冤不得我!”

        

那围住小雕的七人,都是身材高大的彪悍汉子,个个一身肌肉横呈,浑身爆发出强横的气息,清一色都是武师境六、七重的高手。

        

此时,听到西门望风的喝声后,七人立即从百宝袋中掏出兵器,铁棍、大砍刀、陌刀、重锤,都是对付魔兽的重武器!

        

看来,为了对付自己,西门望风等人准备得还挺充分!

        

这一切,都被花失容的神识探查得一清二楚,眼角连番跳动,右手一晃,一根铁棍攥在了他的手中。

        

“紫凌棍!”西门望风眼尖,立刻就认出了此棍,失声叫了出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