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第一次进去是啥感觉

这种实力放在强者如云的百战星盟里,那也绝对是属于顶尖的人物。

        

要知道纵然是那名震星域的喜怒哀乐四大使者,也都不过是只有天人第五衰的境界罢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实力恐怖绝伦的神秘老者,此刻面对站在他身后之人时,面色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百战星盟使者殿十二长老会成员之一的钓叟都来了,老夫又岂能不过来凑凑热闹,再者说我与那柳小友也有些渊源,当长辈的来看看晚辈,与礼不合吗?”

        

说话之人的声音同样苍老,但此刻柳寻香若是在这定会诧异不已。

        

因为这个让钓鱼老叟都忌惮的人,赫然就是刚才追杀他的三人之首。

        

蕲老!

        

他根本就没有被鬼庙所影响,而且从他能够一口道出钓鱼老叟的身份来看,定然也不会是东苍星上一个普通的神玄巅峰境修士。

        

钓鱼老叟双眼微眯,呵呵笑道:“那自然是合的,只是柳小友似乎并不待见这段渊源,怕是要让你这老怪物失望了。”

        

蕲老呵呵一笑,抬起眼睑扫了上空一眼,道:“现在说失望还太早了些,他总有一天会真正明白,谁才是他的敌人。” 

        

“敌人?”钓鱼老叟冷笑,将话题转过去道:“老头子没猜错的话,帝落长天是你请出来的吧,说实话,你不该让他跟柳小友见面,这是你走的最烂的一步棋。”

        

蕲老眉头微皱,有些不解。

        

但钓鱼老叟却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只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撕裂虚空消失在了东苍境内。

        

“帝落家族在整个星空中的地位都举足轻重,说不得老夫要亲自去他们家族走一趟了。”蕲老眉头微皱,右手掐指推衍后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在他离开前,还是将困在鬼庙内的青崖和冬蝉给救了出来。

        

东苍之境外,一名白发修士运转神通,以一敌六,好不威风。

        

虽说从战况上来看,白发修士处于下风,但几个回合下来他却也让那六名神玄境修士一时间拿他没辙。

        

“此人到底怎么回事,竟如此之强?”

        

“怕不是入了魔。”

        

“关键是进去的蕲老三人没见出来,会不会…”

        

守在境外的神玄修士们在蕲老三人进去以后就一直翘首相待,然而他们期待的画面并没有等到。

        

等来的只是一名白发无瞳青年独自冲出,没有任何交流的直接对他们甩出神通。

        

双方混战一团,以六打一,结果打到现在不仅没有将白发修士拿下,自己这边有人还受了不轻的伤。

        

“挡我者,死。”

        

白发青年自然是冲出来的柳寻香,如今他神玄后期修为,与修灵融合后的无瞳真身实力可以说是强悍到令人发指。

        

将他包围的六人闻言纷纷色变。

        

他们能感觉到这个没有瞳孔的青年很恐怖,他理智,战斗经验丰富,下手狠辣,不受任何因素干扰,与其说他是修士,倒不如说他是个有意识的杀人傀儡更加贴切。

        

一尊强悍无比,没有感情的傀儡!

        

“狂妄,就算你是神玄巅峰境老怪,也未必敢说能从我们六大宗主掌教手中逃走,今日你毁我东苍之根,岂能让你一走了之!”

        

有神玄中期境修士出言呵斥道。

        

强龙还难压地头蛇,他们雄踞东苍星世代,今日若被个外来者挑翻,日后传出去还有什么颜面在百战星域混。

        

柳寻香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转动,淡淡道:“本座不想与尔等浪费时间,既然想死,岂有不成全之理。”

        

说着,他双手伸开,手中印诀变换,短短数息时间便催动出不下百道印法,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吟诵着神秘的咒术。

        

原本就昏暗阴沉的天空在柳寻香的神通下显得更加压抑起来,肆掠的风变得越发寒冷刺骨,呼啸的声音带着呜呜的哭腔。

        

这已经不再是普通的风,而是阴风。

        

阴风形成漩涡环绕在柳寻香的周围,任由那些修士如何攻击都不能破开,且阴风里还有黑色雾气不时冲出,向众人攻击。

        

“许某,送诸位上路。”

        

在柳寻香身后,阴风漩涡中蓦然出现十余名高头大马,身穿残破盔甲的人影。

        

这些人影手持长枪大戟,生锈的盔甲上覆盖着抹不去的黑色血迹,纵然看不清藏在盔甲下的面容,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那股直冲霄汉的铁血之意。

        

柳寻香的自创道术,阴兵过境!

        

在这些阴兵鬼将出现的刹那,六名神玄老怪的心蓦然一沉,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有做大山压在自己的背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柳寻香无瞳真身的实力趋近于天人第二衰,在这种实力下催动阴兵过境的后果,那是连天人第一衰都不敢硬接的。

        

更别说眼下六个连神玄巅峰都不到的修士。

        

死亡将至的恐惧如同毒蛇缠绕在场中六名神玄老怪的身上。

        

面对波澜壮阔,铁血战意的阴兵鬼将,绕是他们见惯风雨,此刻也不免有些腿肚子发软,一时间竟都有些不知所措。

        

“是道术,逃,快逃!!!”

        

突兀的声音自虚空中传出,是被蕲老救出来的青崖和冬蝉二人。

        

这二人还没彻底出现,就感受到了柳寻香那道术中的恐怖威力,当即出声大吼让那群宗主掌教赶紧逃命。

        

神通只是一个统称,在当中还包括着阵法,禁制,秘术,道术。

        

其中道术是超越了神通层次的,它里面有的已经不仅是威力,更有属于自己的道在里面,所以在修真界里,唯有大道神通和同为道术的神通,才能与道术抗衡。

        

显然,东苍星上并没有谁具备接触道术的资格。

        

六人回神,也顾不得什么姿态礼仪,各个点头化作流光狂奔,那样子不像一宗之主,倒像个落荒而逃的丧家犬。

        

“杀。”柳寻香冰冷淡漠的眸子下,嘴角挂上一抹嘲讽,轻声喝道。

        

之前让你们逃你们不逃,现在想逃,迟了!

        

领头的鬼将夹马肚,拉缰绳,伴随着身下半边都露出白骨的战马嘶鸣,提着大戟率先冲杀过去。

        

铁蹄践踏,虚空震颤,就连一宗,一国都不敢妄言自己能够在铁蹄下破巢完卵,更何况这区区六个修士。

        

“老子跟你拼了!”有神玄初期宗主见逃不掉,转身催动镇宗神通怒吼道。

        

然而下一息,他的身躯就被一柄长矛洞穿心脏,狠狠被挑在高空。

        

又有神玄中期掌教扔出数十余件法器阻拦,却仍被大戟斩断一臂,披头散发状若疯癫般消失在天际。

        

阴兵过境前后不到三息时间,六名神玄老怪二死三伤,只有一名神玄后期的老妪凭借道法的奇特完好无损逃了出去。

        

不过依旧被吓破了胆,恐怕此生都不敢再与柳寻香见面。

        

道术散去,柳寻香转身看向身后,青崖与冬蝉二人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神情颇为尴尬。

        

“六名神玄境修士围剿一人,结果却被打的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这是什么战力,这是什么妖孽!”

        

青崖和冬蝉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想起这个念头,只觉两股颤颤,背脊发凉。

        

他们作为东苍星上洗墨书院和两禅寺的最高领头人,并不是没见过世面,可就是因为见过世面,他们才更能体会到柳寻香的可怕。

        

这是个不输于任何帝族内帝子般的妖孽!

        

“你们能这么快从鬼庙出来?”柳寻香苍白的瞳孔里倒映出二人并不算多好看的脸色,歪头问道。

        

二人对视一眼,青崖讪讪道:“运气,运气,毕竟进去过多次,还是略懂一些逃命的法子的。”

        

柳寻香没多想,扫了二人一眼后转身化作流光冲出了东苍星。

        

就在柳寻香转身的时候,他森然苍白的眸子褪去,重新恢复正常,黑白分明。

        

无瞳真身一炷香的时间到了。

        

不过碍于刚才的阵势,加上柳寻香又故意盯了青崖二人一眼才转身将二人震慑,所以二人不敢轻举妄动。

        

柳寻香也得此机会逃出东苍星。

        

看着上空百战星盟设下的屏障从撕开到重新合拢,青崖二人才算反应过来。

        

“刚才他的眼睛,像不像某种秘术?”

        

“短时间内将神玄后期境的战力飙升到超越神玄层次,这样的秘术一定是有极大限制和弊端的。”

        

青崖眼中纠结片刻,道:“可我们不敢去赌,他刚才的战力要杀我们二人就如同宰杀鸡子,不费吹灰之力。”

        

“此子…”冬蝉方丈面色露出追忆道:“老僧若是没记错,他好像说他姓许?”

        

青崖点头,道:“他是自称许某,怎么,道友认识?”

        

东蝉转头盯着青崖,纠结片刻,面色古怪的吐出一个名字。

        

“许炎。”

        

百战星盟高层震怒,星域内各大修真星全力追捕两名罪修,其中一名是来自落圣星的修士柳寻香,另外一名则是不知来历的散修,许炎……

        

“速速通报!”

        

二人将东苍星之事通过传音玉简传回了远在百战星盟内驻扎的势力高层手中。

        

这边,柳寻香出了东苍星后寻了一颗死星,在死星上,他拿出之前那副有关黑炎星域的星图看了许久。

        

“这是远古时期的星空图,那时候星空还是整片,也并没有各大星域之说,也就是说这些星域可能是在神朝覆灭后,那些超级势力分封割据才形成的。”

        

柳寻香在地图上找到黑炎星域,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区域并没有百战星域四个字,心中不由得猜想道。

        

“不管了,我现在需要前往黑炎星域,不过在去之前,我需要把手上的事都处理干净。”柳寻香收起远古星图,拿出另外一块星图对此起来。

        

在一翻比对后,他选定方向,朝着星空黑暗中飞去。

        

那个方向的尽头,悬浮着一颗蔚蓝色的修真星。

        

这个修真星有个很霸气的名字,落圣。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