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你的好厉害/男人把舌头伸到美女屁股里

陆林北曾经因为一时轻敌,而让自己与陆叶舟落入险境,他的敌人也在犯同样的错误。

        

陆林北扳住李挺冠的一根手指,警告道:“别逼我非得下狠手。”

        

“你怎么敢?”

        

“嗯……我敢,你要是想报警的话,我可以帮你。在经纬号上,报警应该怎么说?报纠?报察?”

        

李挺冠拒绝回答,陆林北稍一用力,他疼得轻叫一声,答道:“还是报警,我不想报警。”

        

“咱们能坐下来好好说话吗?”陆林北问。

        

“能。”李挺冠吐出一个字。

        

陆林北松开手,后退两步。

        

果然如他所料,李挺冠刚一得到自由,就转身扑过来,脸涨得通红,之前留下的指印反而有些发白。

        

陆林北闪身让开,伸手一推,李挺冠用力过猛,自己扑倒在地上,摔得不重,立刻转身,在地板上蹬腿后撤,尽量保持距离。

        

“你这可不叫‘好好说话’。”陆林北责备道。 

        

“滚!滚出去!”

        

陆林北冷冷地看着他,将右手抬到胸前,轻轻晃动腕部,李挺冠脸更红,却没再要求对方离开。

        

“你俩这是怎么回事?”茹红裳穿着长及脚踝的睡袍,在男仆的搀扶下走出来,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她显得很憔悴,一下子老了十多岁,可能更接近她的真实年龄,“小冠导演,你的脸怎么了?”

        

“我打的。”陆林北主动承认。

        

“你……为什么打他?”

        

陆林北向男仆道:“让茹女士坐下。”

        

茹红裳疲惫极了,有些站立不稳,甚至没精力发脾气,坐到椅子上,发了一会呆,抬头又问:“为什么打他?为什么将我唤醒?”

        

陆林北仍不理她,继续向男仆道:“有绳子一类的东西吗?”

        

男仆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长手绢,“可以吗?”

        

“可以,过来帮忙。”

        

李挺冠又向后蹭出一米,惊恐地说:“你想干嘛?红裳,快将他撵出去,还有你的仆人,他们沆瀣一气,都是坏人。”

        

可茹红裳过于虚弱,连起身都困难,有气无力地说:“别欺负小冠导演,陆林北,我没请你来,你、你走吧,我今天不想见人。送客人出去。”

        

最后一句话是对男仆说的,多少年了,她极少使用称呼,无论说什么,男仆总会准确理解她的意思。

        

今天也不例外,男仆停下,开始犹豫。

        

陆林北与倒在地上的李挺冠搏斗一会,又一次将他的手臂扳到身后,抬头向男仆道:“我说过,一切算在我头上,待会我向茹女士解释。”

        

男仆就等这句话,立刻上前,用手绢将李挺冠的手腕牢牢捆在一起,然后起身退到一边,好像从未参与这件事。

        

李挺冠挣扎失败,将怒火转移,吼道:“茹红裳,这里究竟是谁的家?”

        

茹红裳勉力起身,男仆过来搀扶,被她一把推开,踉跄走来,伸手要将陆林北推开,“你走,立刻走,以后永远不要再来,这里不欢迎你。”

        

她的力气比李挺冠更弱,陆林北不动,“你是演员,难道也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吗?那只是一款游戏。”

        

“不用你管,那是好游戏,最好的游戏,我还要进去,我……先放开小冠导演,你赶快离开,你让我头疼,我真的头疼……”

        

茹红裳要摔倒,一直在跟在身后的男仆及时出手,将主人扶住,送到最近的椅子边坐下。

        

“让他离开,要不然你也离开。”茹红裳向男仆发出最直接的威胁。

        

男仆不敢违抗,看向陆林北,做出一个送行的手势。

        

茹红裳有她固执的一面,不会被几句话说服,陆林北左右看看,向男仆道:“去拿镜子来。”

        

男仆在两道命令之间权衡,呆立不动,像是陷入逻辑循环的机器人。

        

陆林北只好自己去化妆间,拿一面镜子出来,径直送到茹红裳面前。

        

茹红裳既虚弱又气恼,好一会才勉强抬头,只看一眼,整个人愣住了,“这……她是谁?”

        

“这就是‘小冠导演’介绍给你的游戏。”陆林北回道。

        

茹红裳抬手摸自己的脸,神情由困惑迅速变为惊骇,半天说不出话来。

        

陆林北将镜子递给男仆,“想想你的事业,你还有机会参演更伟大的作品,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行。想想你的崇拜者,他们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是多么的震惊?”

        

男仆重重地嗯了一声,证明他的确不是机器人,而是将情感藏在深处的真正人类。

        

陆林北继续道:“想想你的资产,可能没剩多少,但是还有翻盘的机会。”

        

“有吗?”说到资产,茹红裳终于开口,脸上神情仍未从震惊中完全退出来。

        

“只要证明战争打不起来,你失去的一切都会回来,但是容貌不会。”陆林北对金融的了解颇为肤浅,说话时的肯定语气却好像了然于胸,“你需要你从前的样子,不是现在。”

        

“我、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茹红裳反应过来,立刻用双手捂住脸,不愿让陆林北再看到。

        

“当然是‘小冠导演’的作品,利用你的名气鼓动玩家冒险……”

        

“红裳,别听他胡说!”李挺冠喊道。

        

陆林北没理他,稍稍俯身,靠近茹红裳,轻声说:“他嫉妒你的容貌,想要毁掉它,如此一来,就能将你牢牢控制在手里。”

        

陆林北承认自己刚刚说出来的话很像反派,但是不在乎,因为这番话确有效果。

        

一直处于虚弱状态的茹红裳居然站了起来,稳稳当当,甚至不需要男仆的搀扶,“他嫉妒我?”

        

“任何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会舍得损害你的哪怕一丁点容貌吗?”

        

“不会。”茹红裳大步走向李挺冠,男仆紧随其后,陆林北留在原处。

        

“红裳,别听他的挑拨,他是坏人,我是真心爱你的,难道你感受不到吗?我将最好的才华献给你……”

        

茹红裳从男仆手里夺过镜子,看了一眼,说:“你将我弄成这个样子,还说什么才华?”

        

“休息一下就能恢复……”

        

茹红裳抡起镜子狠狠砸下去,怒道:“看你能不能恢复!”

        

男仆伸手帮助主人维持身体平衡,等她打累了,才搀到一边去。

        

“送茹女士去休息,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陆林北道。

        

男仆点点头,茹红裳仍处于气头上,可实在没力气了,随着男仆走向卧室,“把他抓起来,送他去警局……”

        

李挺冠双手被缚,茹红裳力量不大,他的脸上还是被砸出几道血痕和大面积瘀青,羞恨交加,差点背过气去,看到陆林北走来,急忙又向后退去,直到头顶到墙壁。

        

“瞧,我可以做‘反派’。”陆林北道。

        

李挺冠眼里射出无尽的愤怒,就是不敢发泄出来。

        

“我再问一遍,你愿意跟我好好说话了吗?”

        

李挺冠点点头。

        

“回答我。”

        

“愿意。”李挺冠扭头,眼神里的怒气迅速减少。

        

陆林北俯身将李挺冠拽起来。

        

“你、你又要干嘛?”李挺冠最后一点怒气也被恐惧所取代。

        

陆林北将他送到椅子上,自己搬来另一张,坐在对面,盯着他看了一会,“只要你肯配合,事情就简单多了,咱们可以像朋友一样聊天,谁也不用当‘反派’。”

        

“嗯。”李挺冠宁愿当反派,而不是现在的小丑。

        

“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你怎么敢……”

        

“我怎么知道关竹前不在经纬号上?怎么敢不接受你的威胁?”

        

李挺冠点下头。

        

“非常简单,关竹前若在这里,绝不会允许你跟我谈判,就像我不会让茹女士出面向关竹前摊牌。我与关组长不算熟悉,但是至少彼此尊重。”

        

李挺冠脸红得几乎压过血迹。

        

“农星文也是同样道理,所以他仍然受到关押,而你自作主张,没向任何人请示。”

        

“我用不着向谁请示。”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问题:你为谁工作?”

        

“互相团,全体星际孤儿。”

        

“具体一点。”

        

“我、我不知道。”

        

“嗯?”陆林北稍稍加重语气。

        

李挺冠立刻抬起头,急切地道:“我真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赵帝典的新闻出来之后,大家开始在互助团的内网论坛里讨论,说他虽然愚蠢,却是一件神奇的武器,潜力无限,谁能得到他并加以开发,能够……征服七大行星。”

        

“然后呢?”

        

“然后……可能是我发言比较积极,我开始接到神秘的邮件,不显示发信邮箱,那个人一开始与我争论,渐渐地,我俩的想法越来越一致,我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表示赞同,向我提供游戏的核心代码,教我改造设备。”

        

陆林北心里一沉,对这套洗脑模式他太熟悉了,赵帝典虽然落网,遗毒仍在网上继续散布。

        

“关竹前与陈慢迟呢?你怎么知道她二人的?”

        

“那个人一直与我保持联系,我们很想让你再次进入控制中心,那个人向我提供关竹前、陈慢迟的信息,说是可以利用。那个人希望循序渐进,不停地向你发送陈慢迟的语音,我觉得……我有点着急,因为那些玩家的进展不太顺利,他们只想着玩,不愿挑战更难的机器。”

        

“农星文呢?也是那个人告诉你的?”

        

“不,我的确认识农星文,还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他被捕之后没供出我,我很感激。我认识警察总局的人,对他们声称我准备拍一部关于极端分子的电影,希望采访农星文。他向我提起你,说你很难对付。可是……我有点大意。”

        

“因为我曾被暴海升引入游戏,所以你觉得农星文言过其实?”

        

李挺冠点下头,他现在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暴海升呢?”

        

“一直在游戏里。”

        

“你那些邮件呢?”

        

“有一款老游戏,叫《母星领地》,里面有……”

        

“密道网络。”

        

李挺冠又点下头,“你身后的桌子上有一台微电脑,只能通过它与那个人联系。”

        

陆林北拿来微电脑,用李挺冠的容貌解锁并进入游戏——微电脑不在意他的变化有多大——找到密道的界面,果然看到大量来往邮件。

        

陆林北查看几封,准备继续提问,抬起头来,却看到李挺冠头歪在一边,像是睡着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