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艳事/爱的被告小说慢慢一会就不

想到昨晚表白和接吻的样子,关雎尔还有些害羞脸红:

        

“超哥,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送我的女朋友去上班啊,难道我还舍得让你挤地铁去?”

        

黄超主动走上前去,双手扶住关雎尔的肩膀,在她的额头上问了一口,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怎么样,洗漱好了吧?洗漱好了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吃早点,吃完后我开车送你上班。”

        

“哦…”

        

关雎尔还不习惯这种有男朋友照顾的日子。

        

不过没关系,

        

后面还有更多她不习惯的事情。

        

之后的一个星期,关雎尔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过她还是没有做好把全部交给超哥的准备。

每天晚上,她都会在10点的时候离开他的琴房,同两个好姐妹一起返回2202房间。

        

她不知道的是,1个小时后,她的两个好姐妹又会准时回到那个房间,不过这次不是弹琴,而是谈情了。

        

樊胜美和邱莹莹如此乖巧,黄超当然也不会亏待她们两姐妹。

        

答应的承诺自然是要兑现的,她们俩工作的公司都被收购了,然后全部股权都无偿赠予给了她们俩。

        

一下子,邱莹莹就从一个最底层的办公室文员升级成了最大的董事长。公司一开始被收购的时候,她公司的人还在猜测,是哪位老板这么财大气粗能在一天之内就让公司董事层全部变天。

        

当邱莹莹空降董事长宝座的时候,她曾经的同事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这TM是豪门千金微服私访下来体察民情来了吧!

        

这剧情大家都熟啊,电视剧里都这么演!

        

但是当这样的事真的在自己身边发生了,同事们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了。

        

尤其是曾经那些使唤过甚至得罪过邱莹莹的员工,那真的是追悔莫及哭都哭不出来了。

        

只有少数几个没有因为邱莹莹刚来且情商低就欺负她,反而曾帮助过她的同事,笑得很开心,很快也都升了职。

        

而那个想要追求邱莹莹的白主管,则是追悔莫及,后悔怎么没有加大火力一次性把这个隐藏的白富美给拿下。之后他想要再上位,但发觉连人家白富美的面都见不到了。

        

邱莹莹最近忙着呢,她名下突然有了那么大一份产业,却丝毫管理经验也无。

        

黄超给她和樊胜美配了一个高级职业经理人(女性),手把手的教她们两个如何管理企业呢。

        

白天的时候学习管理,下班后回到超哥家品尝美食、学乐器、健身、泡温泉、按摩、私人影院追剧,晚上十点再装模做样的跟关雎尔上楼一趟,时间差不多了再下来爽到大汗淋漓。

        

这一天到晚真的是无比的充实,嗯,心理和身体都非常充实,都快溢出来了的那种。

        

樊胜美也差不多,做了六年HR的她,比邱莹莹更知道能随手把一家公司送人的实力,也更珍惜超哥赐予她的一切权力和地位。

        

因此她在晚上的时候也更加卖力的帮好姐妹关雎尔照顾男朋友。

        

她为了让超哥获得满意的体验,真的是什么都豁得出去。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到满足口腹之欲,再到胸怀巨笔著雄文,最后到隔江犹唱后庭花。花样繁多的操作看得刚刚入门此道的邱莹莹目瞪口呆。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邱莹莹还算是一个好学生,她跟着樊姐这个好老师还是学到了点东西的。虽然她没有宰相般的胸怀,但是她作为一个资深吃货,口腹之欲还是吃得饱饱的。

        

樊胜美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虽然晚上的时候确实会过于劳累了一点,但是九九六加班可是福报啊!半夜加班真的爽啊!可以摸鱼,摸大鱼!

        

而且这样的加班不只爽,关键是还拿钱啊。

        

活了快三十年了,樊胜美这是第一回不用为钱的事情操心。

        

至于家里那边,她也听从超哥的指示,给家里打去了电话。

        

樊母接的电话:

        

“喂,是小美吗?是发工资了要给我们打钱了吗?这次多打一千块回来吧,你侄儿要报一个外语的课外辅导班,他们班的同学都说学习外语要趁早,要不然以后跟不上时代的…”

        

听到这里,樊胜美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用嘶哑到能让人听出憔悴感的语气喊了一声:

        

“妈……”

        

“小美呀,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樊胜美以崩溃到哭得撕心裂肺的语调诉说道:

        

“妈!我被公司开除了…还欠了公司一大笔钱…”

        

“欠公司钱?欠了多少啊?”

        

“五..五十万…”

        

“五十,万?!啊!”樊母失声惊呼道:“怎么会欠这么多钱!樊胜美你到底闯了什么祸,会欠人这么多钱啊!!!”

        

“我…我把公司的公款挪用去炒股了…我以为我能赚的…股市那么火爆…我那些同事们闭着眼睛都挣了好几万…我就心动了…没忍住…就…就把公司的钱拿了一部分出来…买了股票…哪成想…哪成想…股市突然崩盘…钱…全亏了…”

        

樊胜美断断续续的哽咽着说的,听起来情真意切,真像那么回事儿。

        

这故事直听得樊母眼冒金星,恨不得狠狠抽电话对面的女儿两巴掌:

        

“樊胜美,你!你!哎哟…老头子,你快来啊!你这个不孝女闯大祸了!”

        

听到叫喊声,正在厨房摘菜的樊父赶紧来到客厅,问发生什么事了。

        

樊胜美哭泣着又把故事说了一遍给樊父听,这次她说了更多的细节,樊胜美越说越投入,最后连她自己都好像真的信了,这让整件事就好像真的已经发生了。

        

故事讲完,樊胜美嚎啕大哭:

        

“爸、妈,女儿错了,女儿这次真的错了,求求爸妈救救我,要是不能把钱尽快还给公司,老板就要报警了,我会坐牢的!”

        

“啊?坐牢?!”

        

“真的会坐牢啊?”

        

“律师说我这种情况,50万已经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的挪用公款罪,要是不能在一个月内换上,我至少要被判五年…”

        

“五年?”

        

“五年倒也不是很久。”

        

“爸、妈!女儿不想坐牢啊!求求你们想办法救救我!我真的不想坐牢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