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鸡的一天接多少客户/宝贝我要加快速度了

        

夜落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黑裙女子美丽得惊心动魄。

        

如墨的黑裙不止勾勒出她绰约傲人的娇躯,更衬得她如羊脂般的肌肤雪白晶莹。幽蓝色的长发挽成松散的发髻,纤细的鹅颈,愈发显得她五官精致妩媚。

        

若仅仅只是姿容绝艳,倒也罢了。

        

偏偏这女人气质极为特别,看似媚视烟行,实则有一种无形的孤傲睥睨神韵,宛如高高在上的主宰,慑人魂魄。

        

在有的人眼中,她就如九天之上的女王,不可亵渎。

        

但在有的人眼中,这样的女人简直就如祸国殃民的绝世尤物,能把人心底最原始的欲望点爆。

        

便是夜落都有些晃神,内心大呼妖孽。

        

不过,苏奕此刻可没有欣赏美色的心情,他只瞥了一眼巧笑倩兮的冥王,便自顾自朝前行去。

        

夜落紧随其后。

        

冥王:“?”

        

这家伙,就这么把自己无视了? 

        

她美眸流转,也跟了上去,落落大方问夜落,“道友如何称呼。”

        

夜落眼观鼻鼻观心,不予理会。

        

师尊都没搭理这女人,他自然不会主动招惹。

        

冥王:“???”

        

自己……就这么不受待见?

        

冥王轻咬饱满红润的唇,忽地上前,来到苏奕身边,星眸流盼,道:“道友,我之前思来想去,最终决定了一件事,你想不想知道?”

        

苏奕摇头:“不想。”

        

冥王额头直冒黑线,这家伙怎么回事,未免也太反常了吧?

        

而这一幕,看得夜落都不由有些同情冥王,他愈发怀疑,这女人是在倒追师尊!

        

否则,哪会被这般冷落,犹自不愿离开?

        

“得,又一个被师尊魅力征服的女人……”

        

夜落暗自唏嘘。

        

遥想当年,大荒诸天上下不知多少绝代仙子爱慕师尊,被师尊那旷世风采所折服,可真正能入得了师尊法眼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冥王也不说话了。

        

她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也自不会因为碰壁而懊恼羞愤。

        

作为早在亘古时期就震慑幽冥天下的冥王,她已经敏锐察觉到,苏奕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而这时候去招惹苏奕,无疑和触霉头也没区别,注定将自讨没趣。

        

哧啦!

        

就在他们在废墟之上前行时,忽地一片血色雷云翻腾,劈下一道透着诡异力量的血色闪电。

        

仅仅那等气息,就让冥王和夜落毛骨悚然,感受到致命般的威胁。

        

却见苏奕看也不看,手中擂仙槌狠狠砸出去。

        

轰!

        

劈来的血色雷电爆碎。

        

而在那血色雷云深处,更有一道惨叫响彻。

        

冥王和夜落霍然抬头,就见那雷云深处,有着一道极端诡异的血色身影在惨叫,其躯体像蠕动的云雾般轰然爆碎。

        

那惨叫声随即戛然而止。

        

两人皆不由倒吸凉气。

        

那血色身影的气息,完全融在血色雷霆之中,以至于两人完全都没有察觉到。

        

“师尊,这是什么妖物?”

        

夜落忍不住问。

        

“曾被十殿阎罗镇压在十方地狱中的怨灵,每一个生前皆有着滔天般的实力,哪怕死后,他们的残魂怨念堆积,和这片废墟中覆盖的‘地狱’规则融合,最是难缠。”

        

苏奕轻声解释道,“要灭杀他们,必须先破开那地狱规则所化的血色雷霆力量,否则,纵使战力再强大,也奈何不了他们。”

        

冥王和夜落不禁动容。

        

而在接下来的一路上,天穹下覆盖的血色雷霆频频异动,劈出诡异的电弧,朝苏奕等人轰杀。

        

不过,皆被苏奕用擂仙槌击溃,连藏匿于血色雷霆深处的怨灵,也被直接轰杀当场。

        

倒不是苏奕战力多逆天,而是擂仙槌这件宝物的力量,能够克制和化解葬道冥土中的凶险。

        

就这般一路前行,足足半刻钟后。

        

忽地一阵惊天动地的雷霆轰鸣之音从极远处传来,真的山河皆颤,大地上的废墟都在晃动。

        

“这莫不是怨灵中的霸主出世了?”

        

冥王吃惊。

        

这动静太大,远超他们一路上所见。

        

“那是天劫。”

        

苏奕瞥了冥王一眼。

        

那神色,就如看白痴似的。

        

冥王绝艳的玉容涨红,有些窘迫。

        

她仔细感应后,也察觉到,那雷霆轰鸣的气息中,透着毁灭般的劫难气息,可若不仔细辨认,很难和这废墟之上覆盖的血色雷霆进行区别。

        

夜落不由乐了,这女人宛如主宰般孤傲,可在师尊面前,却频频吃瘪,敢怒不敢言。

        

旋即,夜落就意识到不对劲,“奇怪,这地方何等诡异可怕,就是皇境层次的老怪物,轻易都不敢闯入,怎会有人在此渡劫?难道说,是哪个不怕死的老古董,试图借此地的规则力量,一举破境?”

        

苏奕一阵摇头,“错了,这是证道成皇的劫数。”

        

夜落顿时错愕,难以置信。

        

冥王不禁笑起来,这一下,看看谁还笑话谁!

        

“走,我们去看看。”

        

苏奕眸光闪动,隐约猜出了一些答案,当即加快脚步,朝前掠去。

        

很快,远处天地间,雷焰汹涌,劫光迸发,一场堪称旷世的大劫景象,出现在苏奕等人视野中。

        

此劫的确堪称旷世,漆黑如墨的劫云覆盖天穹,衍化出缤纷瑰丽的璀璨雷电,汹涌澎湃,雷音如潮。

        

天地间皆被刺骨般的劫难毁灭气息笼罩,令人不寒而栗。

        

天劫下方,一个白袍青年正在渡劫。

        

他披头散发,衣衫破损,浑身皆有焦糊的伤痕,那是被雷劫轰击所留,触目惊心。

        

一道道雷霆劫光垂落,轰得白袍青年身影踉跄,似随时都会从虚空中倒下般,看得人不禁捏一把汗。

        

而出人意料的是,在那一场天劫外围,赫然有着一场大战在上演!

        

一群气息滔天的身影,正在围攻一个儒袍老者。

        

儒袍老者已负伤累累,处境岌岌可危,可威势依旧凶横无匹,悍不畏死。

        

可任谁都看出,儒袍老者已撑不了太久。

        

他的对手足足有八位,清一色都是玄幽境存在!

        

其中不乏一些玄幽境中期的恐怖角色!

        

这些玄幽境大能各祭出道剑、战刀、铜印、宝瓶等等威能奇大的宝物,施展诸般秘法,将那儒袍老者团团围困,完全占据绝对优势。

        

这样的大战,无疑很可怕,动辄可毁掉一方山河!

        

“看来,那些老家伙是不甘心让那白袍青年渡劫成功,于是疯狂出手,试图阻止这一切。”

        

夜落眸光闪动。

        

他一眼就料定,那被围困的儒袍老者,必然是那正在渡劫的白袍青年的守护者。

        

那些对手不敢靠近天劫覆盖之地,于是便一起围攻儒袍老者,试图以此来影响和动摇白袍青年的心神,从而扼杀其渡劫成功的希望!

        

“多大仇多大怨,才会让这么多玄幽境老家伙不顾一切出手。”

        

冥王也不由讶然。

        

一个灵轮境角色证道成皇,却引来如此多玄幽境老家伙围攻,这无疑太罕见,也很匪夷所思。

        

“这可不是多大的仇恨可比,因为那白袍青年要只要踏上玄道之路,便会成为那些玄幽境老家伙的心腹大患,甚至以后会严重威胁到他们各自背后道统的延存。”

        

苏奕一手负背,一手握着擂仙槌,轻声开口。

        

他认出了那儒袍老者和白袍青年的身份,正是黑湮妖神和他徒弟王霆!

        

这对师徒曾游走于苍青大陆,也曾进入那一座神秘的诸天当铺,为的便是寻找十殿阎罗的传承,从而在大道上谋夺一条真正的“阎罗之路”!

        

当初在紫罗城,苏奕曾在那座当铺中,将十殿阎罗的传承玉牒交给这对师徒,目的也是想看一看,那早已在亘古时期就消失于世的“阎罗之路”,究竟是否有可能再重现世间。

        

不曾想,在今天的葬神遗迹中,就遇到了这对师徒。

        

并且,那名叫王霆的青年,正在证道成皇的关键时刻!

        

但苏奕很快就明白过来。

        

当初这对师徒离开时,就已经说过,他们将前往苦海深处,探寻十殿阎罗的遗迹,为求索“阎罗之路”做准备。

        

而这葬神遗迹,在亘古时候本就是十殿阎罗镇压十方地狱的地方!

        

故而在这里见到他们,自然不是巧合。

        

“三位朋友,还请留步,小心刀剑无眼,伤到自个!”

        

猛地,一道冰冷威严的声音响起。

        

就见不远处区域,一个身着蟒袍的高大身影凭空出现,冷眸如电,遥遥看向苏奕等人。

        

“师尊,这片区域已经被封锁,看来我们只能绕道而行了。”

        

夜落眉头微挑。

        

他目光一扫四周,就见以远处那一场天劫为中心的附近天地间,各驻守着许多身影。

        

“为何要绕道?”

        

苏奕随口道,“这小家伙若无法证道成皇,不止白白浪费了我赠予他的十殿阎罗传承,连我对他的那点期许可就全落空了。”

        

夜落一呆,这才意识到,师尊竟似认得对方!

        

冥王拢了拢耳畔一缕幽蓝的发丝,红唇的唇泛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既然是道友的熟人,那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说话时,她纤细的玉手忽地探出,手指当空一拍。

        

砰!!

        

百丈外,那对苏奕等人发出威胁和警告的蟒袍男子,就如遭受到天神一击,都来不及反应和抵挡,躯体便轰然爆碎。

        

血洒如瀑!

        

轻描淡写之间,掌杀皇者!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突如其来的血腥一幕,引发场中骚乱。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