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叫出来别忍着叫出来/我的辅导老师作文

吉布森满脸不忿,不甘,不愿!

        

以及,不想死!

        

他活了两百多岁,可以说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国盟。

        

虽然不敢说忠心耿耿,却也完全算得上兢兢业业。

        

好不容易,爬到了副秘书长的等级,成为东域分部的一把手。

        

距离权利的巅峰,越来越近。

        

以吉布森在国盟里的资历,最多三十年,就有机会升为秘书长。

        

到那时,便是真正的大权在握,可以轻松掌握所有人的生死。

        

不管大国小国,在他面前,全得俯首称臣。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也得对他恭敬有加。

        

他怎么都想不到,前途一片光明的自己,会死在东域郎国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对手只是一个年龄连自己零头都不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虽说动手杀他的是吴志泽,但真正下令的人,是叶擎天。

        

严格说来,吉布森就是死于叶擎天之手。

        

各国代表瞪大眼睛,瞠目结舌。

        

在他们看来,吉布森属于高高在上,手握重权之人。

        

不管他们是一国太子,还是王叔,又或者是亲王,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而叶擎天,却下令杀了他。

        

就因为,吉布森曾说光瑜岛、狼关和烽火岭不属于龙国。

        

刚才,又变成三地属于战神军团。

        

虽说是狼子野心,但毕竟罪不至死。

        

更何况,吉布森是国盟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老话说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呢。

        

叶擎天竟然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说杀就杀!

        

费迪南德无比惊诧,吉布森可不是班杰明那样的小角色,杀就杀了。

        

对吉布森出手,哪怕只是造成其轻伤,都等同于向国盟宣战。

        

叶擎天用略带责怪的眼神看着吴志泽,说:“没让你代劳!”

        

严格说来,这不算责怪。

        

而是出于对吴志泽的保护,毕竟吉布森身份特殊,他的死不是吴志泽能够承担的。

        

吴志泽耸耸肩,不在乎的说:“反正都已经被他们当做是叛徒了,不在乎多一个罪名。”

        

“谁让这老小子对殿下您不敬,还信口开河、颠倒是非,他不配活着。”

        

“国盟要是想找我报仇,来就是了,属下奉陪到底!”

        

这番话,说的无比豪迈。

        

各国代表,听的心惊胆战!

        

一个叶擎天,不把国盟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已经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作为暗探的吴志泽,竟然也不把国盟当回事儿。

        

要知道,他杀的可是吉布森副秘书长。

        

在国盟的七级职务之中,位列第二。

        

不客气的说,吉布森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

        

他跺跺脚,不光东域各国抖三抖,其他国家也跟着受影响。

        

吴志泽却表现的极为不在乎,就好像杀了一个很普通的人似的。

        

最重要的一点,吴志泽在国盟卧底多年,应该比谁都清楚国盟的强大。

        

这都敢杀!

        

这主仆二人,到底是因为目中无人,还是因为实力使然?

        

叶擎天无奈一笑,道:“此间事了,你就回国去吧,找章乐泉报到,为你安排新的工作。”

        

吴志泽面色一喜,提出要求:“殿下,我可不可以加入天策侍卫?”

        

作为暗探,他在国盟混的风生水起,日子过得滋润着呢。

        

回去做天策侍卫,需要从新开始。

        

但吴志泽对现有的生活,并无丝毫挂念。

        

毕竟是当暗探,需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不能堂堂正正的做个龙国人,这种日子他早就过够了。

        

天策侍卫在龙国的颇负盛名,被民众誉为正直、正义和公平的代名词,受到广大民众的爱戴。

        

能够成为这样的人,是吴志泽一直以来的愿望。

        

“没问题。”叶擎天很爽快的答应了。

        

吴志泽无比兴奋,立刻对着叶擎天单膝跪下,行大礼道:“多谢我王成全!”

        

叶擎天将目光,再次落在四国集团代表身上。

        

四个家伙面色一紧,顿时直冒冷汗。

        

人家连吉布森都敢杀,何况自己?

        

“记住你们说过的话,本王最不喜欢的就是出尔反尔的人。”

        

“谁敢食言而肥,本王会让他知道,我们战神军团的刀有多锋利。”

        

“你们,可以滚了!”

        

一句话,众人如蒙大赦。

        

被羞辱人格?

        

跟命相比,算什么啊!

        

他们之恨爹妈少生两条腿,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莓国代表爱德华,离开之时脸上的表情极度复杂。

        

和他一样,鹰国公主迪莉娅满是后悔,莓国不过是惹了叶擎天不高兴,没有得到武道武器技术而已。

        

而本公主,则是白白错过一段大好姻缘。

        

几名随从不由分说,将迪莉娅拉出会场。

        

若是任由她自主选择,肯定会直接生扑叶擎天。

        

鹰国和叶擎天的仇怨,早就深到不可化解的地步,哪怕迪莉娅愿意倒贴, 也不可能出现任何缓和。

        

既然如此,又何多赔上一名公主。

        

各国代表散去之后,叶擎天的表情回归冰冷。

        

会场之上,仍旧有上千名国盟人员。

        

包括八百名卫士,以及三百多名各级职员。

        

“武者,全部废掉修为。”

        

叶擎天发号施令:“普通人,打断手脚。”

        

“记住他们的名字,以后谁再敢为国盟工作,死路一条。”

        

天策侍卫和暗探们齐声回应:“遵命,殿下!”

        

嘭!

        

气海碎裂的声音响起,费迪南德嘴角淌血,大声咒骂:“叶擎天,你不得好死!”

        

此刻,他已然成为废人。

        

这么大年龄,突然从武者变成普通人,身体各项机能迅速退化。

        

就算今天不杀他,他也没几年好活了。

        

将死之人的威胁,叶擎天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一刻钟后,叶擎天迈步走出酒店大门。

        

哗啦!

        

突然有无数支枪,同时举起,密密麻麻的红外瞄准线,落在他的身上。

        

嗡!

        

上千辆战车,同时调转炮口,也对准了叶擎天。

        

酒店外面,至少聚集了十几万军队。

        

一辆战车上,站着一名表情愤怒,双目透着悲怆的年轻人。

        

他大声喝道:“叶擎天,你残忍杀害我的父王,本王子和郎国与你不共戴天!”

        

“今日,我要杀你,为父王报仇。”

        

叶擎天目光鄙夷,道:“你,又是谁?”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