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萋萋桃源洞口贝肉/下面痒了用黄瓜好是茄子好

   

又过了几日,凡间的绿意淡了几分,傅沄池琢磨着时间,又从柜里翻出了俩套加厚的衣物放了出来,还没等他收拾完东西,就听见外头有门童来报,说是门口来了辆车,驮了不少东西。

        

傅沄池应了一声,拍了拍衣上的褶皱也就跟着出去了。估摸着时间,这个时候苏酝笙应该还在祭坛上头收拾着东西,他早着把事处理完了也能带着酝笙出去转转。

        

等到了道观门口,傅沄池才看到了裁缝铺子里头的掌柜。

        

“神子。”那掌柜作势要拜一拜他,但被他扶住了。

        

“不必如此。”傅沄池看着掌柜身后那裁缝铺子里头的马车,那么大一辆,想来也是带了不少东西,“掌柜的,这是什么意思?”

        

掌柜直起身子,颇有些尊敬的看着傅沄池,“您在铺子里选了不少的东西,家尊听闻您来了铺子里头,说什么也要给多送些东西来……前儿个年里您还救过我母亲……”

        

傅沄池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有了些记忆,那时候他还未出事,在外头的时候救了一个年纪大了的妇人,但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那人也是来道观这为子孙后代求缘的。

        

“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听到他说话,掌柜的不禁想到了以前的传闻,传闻说这二人本只有一位“神明之子”,后来“神明之子”出事,另一人相救,导致双双丧命,但最后因天命所救而存活了下来,从那时起,他们二人就被称为“神子”了。

        

“还是要谢的。”说着,掌柜喊着身后的随从将东西搬了下来,准备一件件的送入道观里头,但傅沄池却拦住了他,“这……”

        

只见傅沄池摇头,“还是谢过掌柜的,这些东西我们受不下,救人本就是本分,又怎么能为了这些礼,我们只拿了前几日里头买的东西罢了。”

        

“啊……”

        

还不等掌柜再说什么,傅沄池又道:“若是心存感激,不如在逢年过节之时来道观里头看俩场祭祀,来吃点茶水。”

        

掌柜的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道观里头的祭祀也不收钱,茶水也是免费的,这么算算,除了重大事以外会有人捐些钱财外,道观也没什么收入。

        

这般想着,掌柜又对傅沄池鞠了一躬,招呼着身后的人将东西放了回去,自己亲自取了那几件衣服与布料,双手递给傅沄池。

        

“神子大度。”他这样说道。

        

傅沄池也终于接过了那几件冬衣与布料,然后点了点头,又空出一只手来,指尖凝出一抹淡色的光芒,在掌柜的视线下朝着他的眉心飞去。

        

“回去吧,孩子的病想来也是快好了,若是想根治,去古庙那头挖俩株野菜煮了汤喂给孩子喝了。”

        

说完,便捧着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掌柜的一脸惊讶的站在门口。

        

很快他面上的惊讶就被惊喜替代,急忙上了马,喊着人往古庙那头去了。

        

他没跟任何人说过家里的孩子病了的事情,他也没奢望神子会去治他孩子的病,但没有想到神子竟察觉到了这一问题,还主动给病重的孩子医治。

        

这回去后定然是要与镇里的人宣扬宣扬的。

        

等傅沄池进了院子里头,苏酝笙也已经忙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个年纪不大的侍童。那侍童见了傅沄池,对着他行了个礼,然后就退着离开了。

        

这边都知道傅沄池与苏酝笙关系极好,既然他在,那苏酝笙身边也不需要有人服侍了。

        

“可还顺利?”傅沄池将手中的冬衣递给苏酝笙,低声的问道。

        

苏酝笙摸了摸冬衣的料子,倒是极为的暖和,想来冬天再冷也不会冻着了。

        

听到傅沄池问他,他也点了点头,“虽说腿脚不太方便,但到底还是不需要动的,不过是念些祷词……”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傅沄池也就听着,推着轮椅往房间里头走。

        

师傅也回来了,还带了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说是要送去妖界一趟。

        

傅沄池这边还在想着,苏酝笙已经停了声音,回头看着他。

        

“怎么?”

        

“师傅回来了。”苏酝笙道。

        

傅沄池想了想,“等下去书房吧,你也加件衣服,天将冷了。”

        

苏酝笙点头应了一声,又乖乖的坐好了。

        

……

        

凡仙山,盘丝洞。

        

此时的耀诗正皱着眉头看着客房的方向,龙井进客房少说也有了好几天了,外头的绿意也淡了不少,却不见一点动静出来,只有落落去送了俩趟东西,沾了那绿意后倒是身体显得好了些。

        

耀诗又觉得有些头疼。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镇子里头带回来的那个孩子,那个名为星夜的孩子。

        

那孩子自他带回来后就少见了,前几年似乎说是要化茧,等给她的院子建好住进去后就没再出来了。

        

也该有个五六年了吧,算算时间该是破茧的时候了,也不知道龙井这治疗会不会对她有些影响。

        

耀诗又想了想,等星夜破茧,然后再修炼些日子,就该带她去找林澹月了。

        

这么想着,耀诗又去了曲茶茶的院子里。

        

曲茶茶倒是没想到耀诗这么早就来了,泡了杯绿茶递给耀诗,又道:“耀诗先生最近还是别太忙了,小心上火,喝点绿茶降降。”

        

耀诗无奈摇头,最近事情太多,又太过于杂乱,半山腰与山下藏着的军队到现在还没完全整顿好,如若近期发生战争,只怕是难以处理,只盼着时间能再拖一拖了。

        

想到这里,耀诗又觉得有些头疼了。

        

“先生放宽心些,小熊与清铃姑娘她们自是会处理好的。”曲茶茶摆弄着茶盘里头的茶宠,轻声劝慰道。

        

上官墨子与默清铃的实力她也是知道的,虽说在人界会被封存部分妖力导致没有在妖界那么强大,但实力摆在那里,该是怎样还是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耀诗也未曾因为这一句话而舒展了眉头,落落身子不太好,墨子又日夜忙碌,清铃忙着四处打探“命定之子”的消息也不见得轻松得多少,其他的姑娘们倒是能帮得上许些忙,但她们入世来的年纪不大也都难做的太多的事。

        

思来想去,也就剩个柳如意能帮的上忙了。

        

耀诗只觉得头又有些疼了。

        

皇宫那头还在想办法传消息来让他去见一见,但那地方岂是那般容易进出的,他倒是不怕,就是担忧盘丝洞的结界在他走后会不会有所松动……

        

想到这儿,耀诗就长长的叹了口气。

        

曲茶茶也不催促他,只听见外头又一阵吵闹,知晓是姑娘们来了自己院子里头,又忙着泡了几壶茶去,只留下耀诗在位置上揉着头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