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性奴世界/一天要很多次

远方的街道上,一队军车正在驶过。

        

车队一路肆意行驶,碾过一头不知避让的食腐尸。

        

车上簇拥着一些士兵,他们手里抱着枪,穿着破破烂烂的军装,有气无力的坐在车后。

        

坐在最前排一辆吉普车上的,是一个高大如人熊的猛汉。

        

而在车队的后方,竟然还有一名候选者,双手被绑,跟着车子狂奔不已。

        

距离车队大约一条街区的大楼天台上,叶清弦放下望远镜交给君临:“是白图手下的士兵。”

        

“嗯。”君临应了一声。

        

车队行驶的方向是一座军营。

        

那里就是他们的集结地。

        

如果说晚上是入侵生物的天下,那么白天就是土著的天下。

        

“真有趣,我们在猎杀入侵生物,入侵生物杀戮土著,而土著则猎杀我们。”叶清弦笑道:“这算是不知感恩吗?”

        

“利益面前,恩情算什么?”

        

“利益?就是你说的击杀我们可以获得力量?”叶清弦问。

        

“是啊,对他们来说,获得力量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有可能让他们觉醒法则体质。”君临回答。

        

叶清弦嘟囔:“尼古拉还真会玩。”

        

尼古拉并不强迫谁去做什么,他只是给出环境,然后让大家自由安排。

        

为了利益,选民杀入侵生物;为了利益,土著猎杀选民。

        

一切就象是自然界中的食物链,当食物链条给出后,尼古拉就可以放手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提升自己,不但要学会追击敌人,还要学会规避危险。

        

“怎么样?中环的刺激够强吧?”君临笑道。

        

“切。”叶清弦不屑:“本姑娘可从没想过要找刺激。喂,你不会想找他们的麻烦吧?”

        

目送车队远去,君临道:“他们杀我们有好处,我们杀他们可没什么好处。只要不惹我,我懒得理会。”

        

但谁都知道,不惹是不可能的。

        

————————————————————

        

觉醒新能力是一件好事,不过好事不止这一桩。

        

回到房间里的君临,拿出了那块魔法宝石。

        

通过系统给的使用方法,君临知道这块魔法宝石储存了一个魔法,叫“厄布林的守护”。

        

君临不知道这个厄布林是什么人,不过他知道罪恶战境中有一些魔法文明的确喜欢用自己的名字作为魔法名,而且随便搞点什么不同或创新,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进行命名,明明是同一种魔法,哪怕只是颂念咒语的读音有点不同,就敢称是一个新魔法,以至于有段时间一些魔法大陆上各类带人名的魔法名泛滥成灾。

        

这个厄布林的守护应当也是如此,当君临试着把它放出来时,发现它就是一个水晶状的魔法防御罩。

        

由于魔法是位面能力,仅存在于魔法文明的位面中,而遗弃之都是个科技位面,所以这块魔法宝石的使用价值在这里大大降低,只能发挥百分之二十的效果。

        

可就算这样,君临也还是对着防御罩轰了十余拳才把它打破。

        

使用战斧全力劈砍,则三下破裂。

        

可见这块魔法宝石还是不错的。

        

可惜的是这块魔法宝石每天只能释放一次,就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来恢复能量,另外就是不管有没有遭遇攻击,宝石形成的防御罩都会处在衰减过程,如果一段时间不攻击,防御罩就会自动消失。不过对君临而言,这也已是很好了。

        

君临本来想把它做成戒指戴在手上——这个简单,弄根铁丝绕起来就行了。

        

叶清弦却另有看法。

        

在问清魔法宝石的特性后,她用细丝系住宝石下的底座,用布片遮住,再系到衣服上,这样就把它做成了一粒扣子。

        

她说:“我知道游戏里的宝物都是戒指,项链,耳环,手镯什么的,不过很遗憾我们不是在游戏里,而是在真实的世界中。这种魔法宝石未必经得起重击,做成戒指太容易受到损伤。万一哪天打得开心,一拳出去,带回来满手的宝石渣子,就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那为什么要做成扣子?而且还是在这里?”君临指指领口。

        

叶清弦不但把宝石做成扣子,还把它做成风纪扣安在了领子上。

        

“宝石必须在外面,才方便你随时使用。”叶清弦回答:“既然在外面,就必然会有被破坏的风险。咽喉是人的致命位置,属于重点保护对象。把宝石放在这里,你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保护了宝石,不需要你特别分心在意。另外,这颗宝石扣子还是大了些,放在衣领下面更不容易被人发现。如果想要发动防御罩,你只要做个整理衣领的动作就行,因为防御罩是透明的,运气好的话,对方甚至未必看得出来。”

        

君临乐了:“在和人拼命的时候整理衣领?会不会太装逼了些?”

        

“生活是一种态度,就算杀人也得讲究风度。”叶清弦已将整理好的衣服往君临身上套去。

        

“……”

        

妹妹你最近变化很大呢。

        

为君临穿好衣服,叶清弦上下打量了一下,笑道:“看起来不错,只要不被人掐着脖子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君临找了面镜子,看到宝石果然被隐藏在领子里,只要不把领子翻起来,就没人看得见。

        

君临对着镜子做了个整理衣领的动作,拇指已按在宝石上,一切显得自然无比。他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却又突然楞住,只是呆呆地看着镜子。

        

叶清弦有些奇怪:“怎么了?”

        

看着镜子,君临喃喃回答:“我觉得我好象老了一些。”

        

老了?

        

叶清弦一楞,看看君临,年轻而英气的脸庞,只是下颌处有些未清理的胡子渣,却怎么也说不上老。

        

但在看到君临的眼神后,叶清弦的心突然悸动了一下,她有些明白了,轻轻抚摸了一下君临的脸说:“你没有老,只是心沧桑了些。”

        

只是心沧桑了?

        

君临楞了一下。

        

原来,是自己的心态变了吗?

        

是啊,自从进入遗弃之都,每天都是在生死挣扎,和怪物搏杀,和人类搏杀,看多了生死,心又怎么能不沧桑呢?

        

想到这,君临唏嘘了一声:“人都是会变的,要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就必须变。”

        

“是啊。”叶清弦低低应了一声。

        

其实变的又何止是他,叶清弦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想想初入时的惊恐,再想想冲击天台时的狂热,叶清弦知道,自己也早不再是过去的那个自己了。

        

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突然间叶清弦一把抱住君临,对着他吻了过去。

        

君临回以热情的拥抱。

        

他们就这样抱在一起,疯狂拥吻着。

        

他们吻了好长时间,直到君临的手从叶清弦那高耸的胸部处滑向下方神秘的三角地带时,叶清弦却突然从迷乱中清醒过来。

        

她一把推开君临。

        

君临看看她。

        

叶清弦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看四周,就象有什么人在偷看他们一般。然后她低下头,喏喏道:“我……我还没做好准备……我只是一时有些激动。”

        

“我知道。”君临淡淡道:“没什么,我也是一时失态。”

        

这个回答让叶清弦安心下来,却又有些失望。

        

潜意识里,她希望君临能说出一些更好听的话来,不过显然,无论是她还是君临,似乎都还没做好让关系更进一步的准备。

        

尼古拉突然发声:“如果是因为我的缘故,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

        

君临叶清弦同时喝道:“你闭嘴!”

        

然后他们对视一笑,突然同时笑起声来。

        

这一笑化解了许多尴尬。

        

君临向后退了几步:“谢谢你的扣子。”

        

激情消退,君临又恢复了原来那个冷酷的样子。

        

叶清弦心中微泛失望。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