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他在她身上律动娇吟低喘

        

女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借着灯光,观看自己精致的美甲。

        

“何止认识,我和她,还是死敌呢。”这个女人正是左一雯,她露出一抹笑容:“听说你在考研,还一心想追白萧然抱大腿?”

        

提起这个,张漾就恼怒:“那个女人已经疯了,她竟然敢打我。等我考研归来,一定要她好看!”

        

“等你考研回来,白萧然说不定已经翻红了。”

        

左一雯扭头,一脸不耐:“那时候,你一个素人,上哪里去找她复仇?”

        

“不可能!”张漾吼道:“她怎么可能会翻红?”

        

“白萧然参加音乐节,又傍上两个天才队友,冠军只是囊中之物。”左一雯掏出一张黑卡,扔给张漾:“如果你不想白萧然好过,那就应该趁着现在,直接打断她的发展。”

        

“拿着这些钱,你的伤势很快就会痊愈。”

        

左一雯转过身,留下一抹笑容。

        

白萧然,你很快就不会那么嚣张了。

        

这晚没有星星,月亮孤零零挂在天上。

        

白萧然没有回月湾,就在宿舍睡了一晚。

        

月湾豪宅里,祁言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睫毛浓密修长,眼神淡漠,他坐起身,拨乱头发。

        

柔顺的长发穿过指尖,缓缓落在肩头。祁言的身影,在黑夜中格外清冷。

        

他打开手机,看到白萧然的短信:【好点了吗?我明天回去。】

        

【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会回到你身边。】

        

【等我。】

        

看着最后一句,祁言缓缓扬起了嘴角,关闭了屏幕。

        

白萧然,你终究,都是我的猎物。

        

祁言的确去了平邑区,也进了一家住户的家门,可他并不是那家的人,他只是去视察工作。

        

祁言多次回头,看着白萧然不停蹲下起。那笨拙局促的样子,像一只仓鼠。祁言多次想上前,将她拉进怀里,告诉她,他有多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可他始终没有。

        

踏出那一步,意味着,游戏该结束了。

        

他还不想那么早结束,他还没有让白萧然,彻底迷恋上他。

        

若不是左一雯从中作梗,他始终也想不到,白萧然竟然会对他冷漠。

        

那个将他捧在手心的白萧然,竟然也有冷漠的面孔。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心烦。

        

他起身,走向厨房,锅里仍然保温。打开锅盖,可以闻到浓浓的米香。

        

祁言很少喝粥,这种东西,一向是要经过小火慢煮,用漫长的时间,来提练香味。

        

祁言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食物上。他从小就知道,食物只是提供身体必要物质的媒介。根据营养价值,可以划分等级。

        

区区白粥,只位于食物的底端。

        

白萧然为了他做饭,看样子,她好像可以为他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

        

想到这,祁言便拿起勺子,品尝了一口。

        

炖了十几个小时的粥,入口即化,带着一丝甜味,还有浓香。

        

祁言抬手,擦掉唇边的米粒。

        

白萧然好像,比他想象中,更有趣一些。

        

漫长的黑夜在无声中走过,上演又一次轮回。

        

第二日,音乐节的赛场前,已经挤满了观众。

        

“听说沧澜队越级挑战一级选手,这也太劲爆了吧?”

        

“只要赢了这一场,沧澜队就直接荣升一级,野心勃勃,众人皆知啊。”

        

“沧澜队的对手是哪个来着?”

        

议论声戛然而止,大家对于这支队伍,并没有什么了解。

        

“是三元队。”

        

扎着双马尾的女生,穿着一身紫色的宫廷风洛丽塔,从人群中挤出。

        

就在人们将目光落在她华丽衣服的空挡,她踮起脚尖,一蹦一跳走进了赛场。

        

“她是谁啊?长得好像漫画中的美女。”

        

“她你还不知道?琵琶女孟婉,三元队的助战队员。”

        

这女生正是孟婉,她拎着一个古风荷包,走过赛场。

        

晋级赛的越级擂台,还未装扮结束。炫彩的灯光,一流的主持,还有热身的超模。

        

这个舞台,注定要炸翻全场。

        

“白学姐,我找到装饰品了!”孟婉拉开更衣室的门帘,就看见一身婚纱的白萧然。

        

她端坐在梳妆台前,优雅的盘起长发。白萧然天生是白皮,肤若凝脂,灯光照射下,格外迷人。

        

这件婚纱是一字肩,将白萧然的美背露出,蝴蝶骨凸现得刚刚好。

        

白萧然慌忙手,绕过发丝,又落到桌上。

        

她将花环戴在头上,缓缓转过身来。

        

“找到什么了?”

        

白萧然笑着看向她,眼神清澈,笑容动人。

        

“学姐,你太美了。”孟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要是男的,死也要娶到你。”

        

“你想得倒美。”池凤从单间走出来,挑眉:“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呢?”

        

池凤则是一身的中世纪海贼装,他戴着一个发带,飘逸的造型遮掩了他年少的稚嫩,反而为他增添几分男人味。

        

“这个帅哥不是我们家凤儿吗?”孟婉说着,拉着裙摆转了个圈,双手合十道:“看到你,我想我该乖乖爬墙头了。”

        

池凤勾起嘴角,眼里都带着微笑。

        

白萧然看着他俩,不仅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进展都这么快的吗?才认识一天,就已经这么亲密了?

        

这种三人组队的游戏,不就是变相撒狗粮吗?

        

比起黄菲菲和毕福,孟婉和池凤,更顺眼一些。

        

只要不影响演出,他们谈情说爱,白萧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默许了。

        

“白小姐,舞台已经好了。”

        

这时候,制作组派人来通知:“你们可以上台了。”

        

白萧然拎起裙子,缓缓站起身来。

        

“走吧。”

        

白萧然抬脚,池凤立刻帮忙掀起门帘。

        

白萧然就这样,缓缓走上舞台。

        

她出色的外貌,配上绝美的造型,一出场,就引起轰动。

        

“天哪,那个女生也太好看了吧?一身的优雅气质,都可以去做艺人了!”

        

制作组的导演看到她,除了惊呼,还拿起对讲机:“各部门就位,七个机位,对准白萧然。”

        

白萧然缓慢看向镜头,从容点头。

        

正面、侧面、全景、半空、贴身镜头,她都一一对应。

        

“大家好,我是白萧然。”

        

白萧然握着话筒,露出标准的笑容:“大家曾经在海选赛初选赛见过我。”

        

“今天,我会为大家带来,一个难忘的舞台。”

        

白萧然说罢,单手举高,闭上眼睛。

        

“啪”的一声,全场灯光,瞬间关闭。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