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嘬她的小乳尖(乡村按摩师)最新章节列表

白手解释,他与汤云平做生意,和卖地给同行朋友之间的根本区别。

        

“诸位,咱们与老汤做生意,那是公平交易,随行就市,是正常的市场行为。而我与你们,那是情非得已,是特殊的市场行为。你们想想,我能天天与老汤做生意,我能与你们天天做生意吗?”

        

几个人似懂非懂,都没有接话。

        

白手继续说道:“当时,我完全可以把地卖给别的同行,但我卖给了你们,其中就有人情的成分在里面。”

        

魏国平道:“是啊,所以我们要还你人情啊。”

        

白手笑着问道:“老魏,我要是买回你们买走的土地,是不是就翻过来,成了我欠你们的人情了?”

        

迟疑一下,魏国平点了点头。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当然要你们欠我的人情。”

        

“为什么啊?”李玉宝问道。

        

“因为我不想欠你们的人情。因为我的原则是,宁教我不欠天下人,决不让天下人不欠我。”

        

蒋长风道:“同志们,此处有掌声啊。” 

        

大家果然鼓掌。

        

大家趁机合伙向白手敬酒。

        

白手来者不拒。

        

现在的白手,早已脱胎换骨,两三瓶红酒不在话下。

        

还是魏国平想起有事要说,及时把大家制止。

        

“小白,你到处买地,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买地还能干么,造商品房呗。”

        

“说说,是不是得了什么内幕消息?”

        

白手摇摇头,“是我对形势的估计,以及对未来的研判。”

        

“具体结论是什么?”

        

“一两年内,商品房将供不应求。”

        

李玉宝问,“小白,你肯定?”

        

白手严肃道:“我是认真的,老李。”

        

李玉宝点了点头,“这么说,咱们翻身的机会来了。”

        

白手冷冷一笑,“请问你怎么翻身?”

        

李玉宝愣了愣,居然没有吭声。

        

白手又问曾玉山,“老曾,你能不能翻身?”

        

曾玉山苦笑,“不能,因为我没钱。”

        

白手看向董培元和谢洪水,“老董,老谢,你俩呢?”

        

董培元和谢洪水同时摇头。

        

白手往椅子背上一靠,摊着双手说道:“看看,看看。你们手头没有闲钱,我说了也是白说。”

        

大家有点左顾右盼,因为白手点出了大家的担心,都不肯说心里话。

        

李玉宝又问道:“那你说说,我们该如何应对?”

        

魏国平道:“对啊,帮我们出出主意呗。”

        

白手思考了一会,“你们手头资金不足,只能先走一步,再看一步。就是集中资金买地,先把地攥在手中。等到政策放开,允许贷款了,再赶紧贷款造房子。这样做,只是后一步会迈得慢一点,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曾玉山问道:“好久没去国土局了,不知现在的地价涨没涨?”

        

魏国平指了指白手,“本来是风平浪静。就他这一轮大肆收购,让地价平均涨了百分之十。”

        

大家都是两眼发亮,看到了蕴藏的商机。

        

价格上涨,是赚钱的最好时机。

        

价格下跌,不是赚钱的最好时机。

        

魏国平和李玉宝先行告辞,匆匆离开。

        

曾玉山和汤云平,拉着蒋长风出去商量。因为这三个货,有一个共同的项目,就是在郊县的公墓。

        

只剩下白手与董培元和谢洪水。

        

董谢二人手头钱紧。

        

“小白,我们俩是囊中羞涩啊。”董培元道。

        

“变通,变通一下嘛。”白手启发道。

        

“怎么变通?”谢洪水忙问。

        

白手瞪了二人一眼,“上错花轿嫁对郎,会不会玩啊。”

        

经白手这么一提醒,二人就想到办法了。

        

二人的超市行业蒸蒸日上,市内十五家,郊县十家,超市收入去年就超越了建筑行业。

        

拿超市做抵押,以发展超市的名义去银行贷款,是一条找钱的好路子。

        

想明白了,董谢二人起身就走。

        

撇下白手一个人,独自面对一桌菜。

        

白手叫来服务员打包。

        

蒋长风去而复返,“哎,白老板,你也打包啊。”

        

“浪费是最大的犯罪。这一桌菜,我带回去起码能吃五天。”

        

蒋长风吩咐服务员,打好包后,送下去交给白手的司机,自己拽着白手去他的办公室。

        

“哎,我想把股票卖掉,全投到土地市场,你看行不行?”

        

白手摇头,“你这是不留后手啊。”

        

白手知道,刚散去的这帮家伙,实际上手头是有钱的,就是上次炒股赚的钱。

        

只不过这些钱,现在以股票的形式存在。

        

“什么后手?”

        

“你,还有老汤,是不是想与老曾一起,合作开发商品房?”

        

蒋长风点了点头,“是这个想法。不过,老曾冲在前面,老汤还卖他的钢材沙子,我还开我的饭店。”

        

“你们把家底都扔出去了,万一需要马上开发商品房,你去哪里找造房子的资金?”

        

“倒也是。”蒋长风点了点头,“小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管买多少地,手头也必须攥着一笔资金准备救急。”

        

白手起身就走,“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蒋长风冲着白手的背影笑骂,“去你的,你算哪门子师傅。”

        

白手掀起了上海土地市场的涨价潮,把价格推高了百分之十。

        

他的几个朋友推波助澜,几天之内购买了三千多亩土地,白手自己也再抢购两千多亩,联手把价格再往上推高了百分之十五。

        

接着是一部分有钱的同行,也收购了近万亩土地,价格再涨百分之十几。

        

这个五月,在人为因素的作用下,上海的土地市场重新热起来了。

        

仅仅一个月,土地总体价格上涨百分之七十以上,能卖的土地已全部告罄。

        

市里特别是基层政府乐见其成。

        

这正是白手期待出现的局面。

        

白手不是为了炒地赚钱,而是利用炒地形成一种局面,不得不全面放开房地产市场,从而让商品房成为主流。

        

本质上,不是白手撬动上海的土地市场,是资本在操纵一切。

        

白手也以实际行动证明,手下六家建筑公司,都热火朝天的开始建造商品房。

        

在这一轮地产热潮中,白手他们是得意者。

        

失意的是白手的对手,邹真义、邱德铭和姜超越等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