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被陌生人啪到腿软(熟女乱)最新章节列表

“大师在等我?”

        

“云施主请坐,有话慢慢谈。”

        

玄机大师指着一个蒲团,请云风坐下,便接着说道:

        

“其实,云施主一来羡天天域,贫僧就已经感知到了。

        

所以,算到你近日必定前来灵应峰,故而放弃了云游,在此等候。”

        

“谢谢大师对云风的关心,只是不知大师为何要等我?又怎么能够确定我就是真正的云风呢?”

        

云风双手合什,郑重地询问道。

        

“因为我手上有一样东西,可以感知云施主的到来。

        

而这样东西,是万年前师祖弥佗圣僧誓死保卫的秘宝。”

        

“哦?这么说这个所谓的秘宝与我有关?” 

        

云风明白了玄机大师所说的秘宝就是刚才丁东大哥所说的秘宝,但决没想到这人人都想得到的秘宝竟然与自己有关系。

        

“是的,这个秘宝是奇门圣尊委托师祖保管,等将来寻到有缘人,再将秘宝转交。”

        

玄机大师如实相告,然后从手上取下一串状如菩提子的手串交给云风:

        

“这手串名为九星连珠,虽状如菩提,却并非菩提,乃是九颗神座星球,分别是天心星、天蓬星、天任星、天冲星、天辅星、天英星、天芮星、天柱星、天禽星,我想云施主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

        

云风握着手串,不觉万分感慨。

        

这手串看起来十分普通,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历代圣僧都是作为佛珠戴在手腕上,让许多来访的大能都未曾识别,根本就想不到圣尊委托给弥佗圣僧的秘宝竟然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装饰物。

        

然而,当云风注入神识之后,眼前立时幻化出一片无尽的空间,而九颗神座星球则悬浮于空间之中,放射出强大的神性之力:

        

“这么珍贵的秘宝,还背负着弥佗圣僧的一条命,云风何德何能据之?”

        

“云施主不必歉疚,师祖圣僧散尽功体,弥补界壁,也是师祖的宿命。

        

况且奇门圣尊指名点姓那位有缘人就是云施主,所以历代圣僧皆不敢僭越,只等云施主的到来。

        

奇门圣尊嘱咐你,先将你的精血滴入让其认主,之后,只要遇上某个与九星之一契合的人,那颗星就会发出红光,而那个人就是你要找的九星之一。”

        

云风大喜,没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九星竟然在这里。

        

立即从指尖逼出精血,滴入到每一颗神座星球上去。

        

每滴一滴,得到精血的神座星球就会发出万道金光,随即响起一片欢呼声。

        

那些金光与欢呼声皆是由具备神性的符纹所构成,密密麻麻如同环环相扣的锁链一般,显得极其神秘与诡异。

        

而云风很快便与各个神座星球建立了联系,仿佛那些神座星球本来就同他与生俱来。

        

这一切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只是这天意并非是虚无的神幻,而是由一个名叫奇门圣尊的人安排布置的。

        

云风心中的许多疑团似乎已经拨开了一层迷雾,看见了一些端倪。

        

遗迹之门、万魔谷、混沌雷光珠、九星连珠,甚至包括黄石道人等的守护与相助,这一切的一切的背后,似乎都有一个超级大能在活动。

        

而这个超级大能很可能就是奇门圣尊。

        

“敢问大师,能否告诉我这奇门圣尊姓甚名谁?”

        

云风以为终于又剥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知道了奇门圣尊的名讳,要解决自己身上的疑问就好办多了。

        

“不可说,圣尊的名讳是禁忌。”

        

玄机大师垂目说道,还低低地呼了一声佛号。

        

“那么,玄机大师可知一位名唤空空道人的跛脚道长?”

        

云风并不死心,便想从道号“空空道人”的跛师那里找到突破口。

        

“这个倒是有所耳闻,据说此人来自于沈天天域,乃是一位得道高人。

        

莫非云施主认识此人?”

        

这回轮到玄机大师好奇了,对于一个年仅十五岁就已是天神境,并且受到奇门圣尊亲睐的少年,谁不好奇他的来历和背景?

        

“岂止认识,简直就是太认识了。

        

不瞒大师所说,云风从小便与空空道人认识,我的很多知识都是他所传授。”

        

云风说起跛师,不禁想起了在地球上的林林总总,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何处?酒有没有少喝?

        

“哦,难怪云施主会得到奇门圣尊的亲睐,原来从小就得到空空道人的熏陶,可见云施主果然是秉大气运者。

        

阿弥佗佛!

        

把秘宝安全地交到了云施主手上,贫僧也就可以出去云游天下了。”

        

玄机大师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暗示云风可以离开了。

        

云风立即站了起来,双手合什:

        

“云风感谢玄机大师及灵应寺历代方丈为云风所做的一切,云风承诺,如果他日有所成就,必到灵应寺来为弥佗圣僧塑造金身。”

        

从玄机大师的口中,云风至少证实了跛师的确不是地球人,而是来自于遥远的沈天天域。

        

那么他送给自己的所谓大机缘,包括之前灌输的所有知识,实际上都是属于那位奇门圣尊所布的一个大局。

        

可是,为什么这个局中人会是我,而不是其他人呢?

        

布这个局的目的又何在?

        

而我又将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尽管云风了解了许多东西,但依旧发现整个局仍然是扑朔迷离。

        

拿黄石道人的话说,就是你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你不该知道的知道了便是祸。

        

既然这样,那就走一步看一步,相信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告别了玄机大师,云风与羽痕又在小沙弥的引导下出得灵应寺的山门回到原地,果然见到丁东与程村里及另外两人等候在那里。

        

“让丁大哥与程贤弟久等了!”

        

云风抱拳一揖,却发现手串上的一颗神座星球发出了红光。

        

“反正我们也没事,利用等候云兄弟的功夫聊聊天,看看风景,也是挺惬意的。”

        

丁东微笑着抱拳说道,正要接着说下去,程村里却插嘴道:

        

“云哥,你的手串怎么红了?”

        

云风看了看,心中明白很可能是丁东与程村里二人中,有一个是该神座星球所对应的九星之一,便道:

        

“没事,这是我朋友发来的信息。”

        

这颗如同菩提子的神座星球上雕刻有“天辅星”三个字,说明二人中有一人便是奇门中的有缘人。

        

那么到底会是谁呢?

        

云风并不急着去确认,而是微笑着对丁东询问道:

        

“丁大哥对这里熟悉,你看可否找个地方,咱们兄弟说说话?”

        

丁东想都没想,便直接说道:

        

“此去左转百丈之地,正好有一处较为大型的客栈,专门用来接待进山朝香的香客和过往客商,咱们直接去那里把酒言欢即可。”

        

路上,云风看着程村里身后跟着的两位老者,估计应该是程村里的随行护卫,为稳妥起见,便向程村里询问道:

        

“贤弟,这二人是你的什么人?”

        

“云大哥放心,他们二人是家族派来保护我的。

        

考虑到我是家主的未来继承人,父亲不放心我独自闯荡,所以便派遣了家族中的顶尖高手,我的五叔和六叔跟着我。

        

其实,为这事我很心烦,行走江湖,有人跟着几乎没有自由。

        

唉!”

        

“贤弟不用叹息,有人跟着保护你是好事,说明家族重视你,也说明你的父亲很爱你。”

        

云风一边安慰村里,一边伸出手来攀在村里的肩上。

        

他想试探一下这颗天辅星到底是不是村里。

        

这一试,让他大喜过望。

        

因为手串上那颗天辅星神座星球发出了刺眼的红色光芒,并且还产生了低低的啸叫声。

        

云风不动声色地将手从村里的肩上拿下,然后侧身向着丁东,很自然地将手攀上了丁东的肩道:

        

“丁大哥,你们天下一品楼是个什么机构?”

        

趁此机会,云风观察到手串上那颗天辅星不仅没有发出低啸声,甚至连原本闪烁的红光也消失了。

        

显然,丁东不是天辅星,真正的天辅星是程村里。

        

“我们天下一品楼在整个羡天天域都很有名气。”

        

说起天下一品楼,丁东便是眉飞色舞:

        

“天下一品楼是一个情报机构,专门从事各种消息的收购和贩卖,在羡天天域各处都设有分堂。

        

而我则是总部派出的巡事之一,负责巡视各地分堂的工作是否到位,我主要负责大河、正庆、南齐三个皇朝的分堂,因而常年漂泊在外,难与家人一聚。

        

唉!真是想念他们啊!”

        

说到这里,丁东的脸色有些伤感,思念之情在眼中泛滥。

        

“丁大哥都有些什么亲人?他们现在哪里?”

        

云风并没放下手来,相反还显得很亲昵,他已经感觉到丁东应该是一个很重情谊的人。

        

通常漂泊在外,毫不掩饰对亲人的思念之情的人,同样很珍重友情。

        

丁东叹息了一声,又道:

        

“你看我很出老对吧?其实我才四十岁,因为常年风餐露宿,日晒雨淋,所以皮肤粗糙而黑。

        

加上修炼的功法有些不对劲,所以外人看我十分衰老,如同一个迟暮之人。

        

目前家里就是老婆和一个女儿,女儿丁小小长得十分顽皮可爱,年纪与你差不多大,在大河皇朝的武曲学院修炼,估计现在的修为应该是混沌境八重天左右吧。”

        

“真是羡慕丁大哥有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我相信一定会有时间让你们一家团聚的。”

        

云风拍了拍丁东的肩,祝福加安慰地柔和话语,让丁东的心很快平复下来。

        

百丈的路很快就到,转角便看到一个人来人往的大型客栈。

        

客栈的名称很简单,灵应客栈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书写在横匾上,竟然还带着剑意,显然是用剑的名师所书。

        

进得客栈,果然十分热闹,南来北往的客商和修炼者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小声地说着话,喝着酒。

        

几人寻得一处大桌坐下,村里便叫上小二好酒好菜尽管地上,尔后便对云风问道:

        

“云哥,玄机大师所为何事要单独与你会面?”

        

就这一句,立即引起了周围客人的注意。

        

寻常的人想见玄机大师一面比登天还难,即便是颇有名气的大能也得与玄机大师预约,能不能见上一面还得看机会。

        

因此,能够被玄机大师主动约见的人又岂会是碌碌无为之辈?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