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让我帮她脱小内内(h文一对一)最新章节列表

“那只白虎扑过去,把几个官兵的马给惊着了,马儿疯了似的到处跑,只有囚车留下来了……”

        

“那白虎可凶了,张大嘴巴能把一个人吞进肚中,要不是有木头挡着,几个山匪估计几口就被白虎吃掉了……”

        

茶楼里,几个人围在一起切切索索地说着话,一名中年男子被围在中间,配合着动作把他看到的情景说给大家听。

        

“那几个山匪怎么样了?被吃了?”其中一个人惊讶地问。

        

“就差一点。”中年男子留着短胡子,摸一把刺到自己的手,他顺便又端了杯茶,碰了碰茶盖,“把其中一个人的胳膊给咬下来了,血流了一地,那人哭爹喊娘的,最后疼晕过去了。”

        

众人哗然。

        

“怎么只咬了一个人的胳膊啊。”有一个人不太满意,“这几个山匪作恶多端,我还当真以为老天开眼,派白虎来要他们的命呢!”

        

“那白虎平日里是听话的,刚巧就那时候发了狂,它咬了山匪的胳膊后,就变得异常乖顺。”

        

“官府追究此事吗?虎咬伤人不是小事。”

        

“怎么不追,当然要追责的,只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白虎的主人花了很大一笔钱财,赔了人家胳膊,官府就觉得这件事无关紧要了……” 

        

“总归只是一个山匪,人人得而诛之,大家都乐见其成……”

        

李明韫坐在一旁,小口抿着茶,静静地听着,一旁的春雨捂着胸脯,脸色依旧发白。

        

刚才白虎咬人,她们就在现场,亲眼看到那只大白虎龇牙咧嘴地把山匪的胳膊一口咬断,血淋淋的,可怕又惊悚。

        

“有人做了手脚。”李明韫低声说道。

        

“谁?”春雨眼睛睁大。

        

“不知。”李明韫把茶杯放下,起身离开,两个人出了茶楼,都不约而同看了眼前方路口,刚才发生的事触目惊心,以至于她们都能准确地找到地上的那滩血迹。

        

薛衍从一处走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是人为。”

        

“那是谁呢?”春雨不似刚才那样震惊,“你查到了吗?”

        

“白虎的主人交了钱就和同伴拖着车离开,他们往城外去了。”薛衍说道。

        

若说是巧合,白虎突然发了狂,倒也说得过去,但刚好就在囚车经过之际咬了囚车里的犯人,这就不合时宜了。

        

“说是人为的,但为何只是伤了手?那白虎明明可以把山匪给咬死的。”春雨不解。

        

李明韫目光放在远处:“若是咬死了人,事情就不会这么容易解决了,以命抵命虽不适用于所有场合,但会给人造成很大的麻烦。那人似乎是知道这一点,才只是小小教训一下。”

        

那人不要山匪的命,只要他的胳膊。这样既不会给自己造成很大损失,又出了气。

        

“看来是那山匪得罪过白虎主人吧?”春雨说道。

        

“这就不清楚了,但这其间肯定是有隐情的。”李明韫看到两个人提着水桶清理路上的血迹,不想再看。

        

“我才他们肯定做了很坏的事。”春雨见李明韫准备走,便也跟着。

        

方才热闹的街道此时不复喧嚣,空空旷旷的,只有匆匆穿行的路人走着,多数人已经回了家,或者找一处能宽心的地方,告慰自己受到惊吓的心灵。

        

李明韫走在街上,莫名觉得有几分萧条。风吹着她的面纱,吹来淡淡清香,是脂粉店的香味。

        

又穿过一条街道,周围才慢慢热闹起来,这儿路更加窄,马车不容易过去,只有行人。

        

他们走到一个拐角,对面走来一伙气势汹汹的人,为首的一个男子挺着胸膛,一脸傲慢,后面跟着的应该是他的手下,表情恭敬。

        

几个人走进一家店,二话不说直接一通乱砸,桌子椅子全部砸飞,那店家年纪较大,害怕得躲在角落里,连求饶也不敢。

        

店里的人没吭一声,要么跑着离开,要么也躲起来,好像对此事已是司空见惯。

        

砸了店,那男子舒坦地拍拍手,一脸笑意地带着手下离开,只经过店家的时候狠狠地吐了口口水,吐在店家的脸上。那店家不敢啃声,已经面如死灰。

        

人一走,店铺的一个小伙计走上前来把店家扶起来,一脸羞愧和无奈。

        

“贵叔,您没事吧?”

        

“没事。”叫贵叔的店家深深地叹息。

        

路人出于同情也驻足,李明韫三人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店。

        

这店里多是些字画,砸了着实可惜。

        

“方才若是那只白虎跑到这里来就好了,那董家少爷肯定逃不了!”有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时间周围沉默。

        

贵叔摇头,示意他不要多嘴:“这是我的命,我得受着。”

        

“可就任由董家少爷欺负人吗?”小伙计掩着发红的眼睛,“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贵叔,我们可经不起这折腾了。”

        

“你们不能报官吗?”春雨忍不住出了声。

        

“报官?”有人嗤声,看春雨一眼,“姑娘你是外地人吧,董家少爷背后就是官!”

        

“董家少爷是郑知府的小舅子,郑知府可会抓自己人?”

        

“怎么不会?为官之人当大公无私。若是亲人真有不当之处,该抓!”春雨脆生生说道,一脸的正义。

        

“说是这样说……”贵叔摇头叹息,“罢了罢了,都是我的不是。”

        

“那件事根本怪不得贵叔!”小伙计说道,“见死不救才是错,贵叔做了该做的事,是董家少爷小肚心肠!”

        

贵叔脸色一白,立马呵斥他:“莫要多说!”

        

“快说快说!”春雨不耐烦了,皱眉道,“有事说事,我们大家伙也能帮帮你。”

        

歪歪唧唧的,被打了都不反抗,春雨就不喜欢这样的老实人。

        

“不就是搅和了董家少爷的好事,有什么不敢说的。”有个知情的男子说道,“董家少爷看上了一个姑娘,想得到她,结果那姑娘抵死不从,这被贵叔看到了,贵叔帮了那姑娘一把,把人放跑了。”

        

“这是董家少爷的不是,与贵叔何干。”春雨愤愤不平,“他还怪你多管闲事不成!”

        

“都知道是他的不是,但没人敢说。”贵叔一直叹气,了无声息,“郑知府是个护短的,只要他小舅子没杀人放火,他就会护着他。说实在的,若是他真杀人放火,我们又能如何。民,斗不过官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