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不会被土味情话撩到,但是“女人”会啊

我有时候就在想,女生真的会被土味情话撩到吗?还是说有时候所谓的脸红只是女生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而憋出来的。

不过对我来说,土味情话是没有用的,每当有人在我面前说土味情话,不管对方是男还是女,我都会起鸡皮疙瘩,真的,那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但是我确实也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女生不会被土味情话撩到,但是“女人”会啊!比如书我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上司,她就属于那种能被土味情话撩到的女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只因为我们关系好。

其实我的上司蒋玉棠算起来也是我的师姐了,因为我们是他同一所学校走出来的,因为是老乡又有共同爱好,所以我们无话不谈,经常一起吃饭逛街,关系挺好的。

但是我们还有另外一种关系,就是工作上的“师徒”关系,大学毕业后我顺利地应聘到一家外企,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蒋玉棠。

后来才知道她是我的师姐,但是她比我大十二岁,一直都想长辈一样照顾我,我们同在一座城市,两个人互相关心和帮助,让我觉得很温暖。

我大学毕业后两年,蒋玉棠就和她的丈夫离婚了,因为她的丈夫出轨,这是她不能忍受的。

作为她的朋友的徒弟,亲眼目睹她的婚姻失败我也很难受,只能尽力地关心她,就在蒋玉棠走出婚姻悲痛的时候,我那长年卧病在床的母亲,因病去世。

我和父亲都悲伤不已。

办完丧事,我想让父亲换个环境,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便极力要求他和我一起返回工作的城市。

父亲开始并不同意,但在我三番五次的劝说下,他终于肯随我一同回来。蒋玉棠知道我父亲也过来了,设宴为我们接风。

她早就听说父亲几十年没有和母亲吵过架,特别是最后这几年,无微不至的精心照顾更是让她敬佩不已,连向父亲敬了三杯酒。

父亲得知蒋玉棠对我的种种照顾之后,也连连向她致谢。

虽然这几年父亲为了照顾母亲,过得很辛苦,但是他依然体态健壮,白发也没有几根,显得很年轻。

所以当我建议他去公园和那些老人一起打门球或者跳广场舞的时候,父亲还嫌弃他们老态龙钟,觉得自己还是坐在网上学学年轻人的东西比较好。

可这一学,就学出来土味情话,有时候学累了就一个人去逛书店或者健步走,要不就是去菜市场买菜,给我做可口的饭菜。

而蒋玉棠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再嫁人选,自己一个人也懒得煮做饭,时常过来我们家蹭饭。

因为父亲执意不收她的伙食费,蒋玉棠便经常隔三差五给父亲带来他喜欢的书籍,或者其他的东西。

而我的父亲也喜欢向她展示自己的土味情话,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双脸通红,我本以为是尴尬憋得,没想到是真的被撩到了。

每到换季或者节日,总是比我还快地送给父亲礼物,不是贴心的坎肩就是烫脚的足浴盆,比我用心多了。

他们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好,我也察觉到不对,于是我就对我爸旁敲侧击,没想到他竟然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确实喜欢我的上司。

当时我就惊了,一瞬间我的脑子都是混乱的,我只有一个念头:以后我在公司有靠山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