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男自己会恢复吗(老汉趴在娇)最新章节列表

丘时虽然也年近九十,但这对于筑基修士来说,仍算是年轻一代了,何况丘时也到了假丹之境。

        

只是他们家族修炼的功法走的是阴邪之路,颇为歹毒,有自损身体来换取大威力的效用,所以并不能像李无一他们那般驻颜有术,看起来人已至中年模样。

        

丘时在北冥镇妖塔内呆近二年时间,也是在前一段时间刚回归家族的,随后就选择了闭关苦修。

        

昨日出关后,他立即请求拜见现任家主,目的就是为了让其出手相助。

        

现任家主早已是金丹中期高手,可当过去一夜后,他今日一早就传音给了身为家族老祖的紫衣老者,说丘时从塔内带出一物,他尝试许多方法都无法破解其内给出的线索。

        

紫衣老者一听之下,起初也不以为然,他是知道北冥镇妖塔的,那些筑基修士不过就是在一二层活动罢了,那能有什么宝物,好东西早在悠久岁月中被人分没了。

        

不过,紫衣老者对丘时这个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家族未来的希望,他也是知道的,当初同意丘时进入北冥镇妖塔,还是经过自己允许,才动用大量家族灵石的。

        

可又想到既然能让现如今家主都无法破解的东西,便也有了些兴趣,索性近日无事,就让现任家主和丘时一同过来了。

        

而这时的现任家主也是懊恼不亦,恨自己开始没有重视丘时带回来的银色纸张,所以丘时来找他是有许多人都看见的,现在也是对丘时做不了什么手脚了。

        

如果将银纸还给丘时,银纸表面神识禁制已被自己解除,丘时很有可能就会得到里面的消息,若是自己再在上面重新下上禁制,丘时早就对银纸有了研究,一下就能看出不同,岂非就是明说此地无银三佰俩了。

        

且丘时也是被老祖看重之人,所以当他从北冥镇妖塔回到家族时,老祖也是知道的。

        

丘时来找自己之事,也是瞒不过老祖的,老祖的神识时时笼罩整个家族,思量再三,既然自己得不到这张银纸的秘密,那么就贡献给老祖好了。

        

而丘时,最终也从家主那知道了银色纸张中的传音内容,他当时就后悔了拿出了,虽然他是现任家主的孙子,但这种至宝面前,就是自己亲爹,都会忘了一切亲情的,可这时后悔亦是晚了。

        

紫衣老者不亏是见多识广,随后经过一番检测后,就猜测银纸中所说“不死冥凤”族精血就应该是这一张银纸本身。

        

随后家族老祖就让现任家主出去了,而让丘时到了他的秘室之中,他找来丘时也并非真的会在凝炼出一滴“不死冥凤”精血后交给他,而是要仔细寻问整个过程。

        

因为他已然知道这“不死冥凤”精血有十滴之多,他首先是想问出其它九张银纸的下落,被何人所得;其次是想从丘时话语中自己揣测出来更多的线索,可谓一切都是为了自身考虑的,根本没有想到留下福荫给后人。

        

“你且将得到此物的整个经过仔细的说来,所遇的人和发生的事不得有任何隐瞒,说的越详细越好。”

        

紫衣老者伸手将银色纸张拿在手中,细细把玩,眼睛大部分时间依然落在银纸之上,一边沉声说道,哪里还有丝毫归还的意思。

        

他似早已忘记了当初让丘时进入北冥镇妖塔时,他当着家族所有弟子面前说过的话“家族的昌盛和延续,是需要去挣去抢的,这次入塔人选即定……机缘仅凭各人,所得宝物自行处置,但要立下血誓此生永不背叛家族……”等云云。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后,丘时这才心中失落的走出了密室,脸上却是平静之极,根本不敢露出半点怨色,身后的秘密大门在轰隆声中紧紧关闭。

        

密室中,紫衣老者紧闭了大门后,立即就开启了阵法禁制,然后又是一套法诀打向了半空中的银色纸张……

        

只是数日后,紫衣老者披头散发之下,双目赤红,半空中银色纸张亦然如故,没有半分变化。

        

“我已达到了假婴之境,距离结婴只有半步之遥,我的丹火足可炼尽天下已知之物,就是一些大宗门专门炼丹炼器的地火,也是与我无法相比的,却为何对此物根本没有任何作用,难道需要元婴期的婴火或天地间异火方可吗?”

        

紫衣老者有些失神落魄的喃喃自语着,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处理了……

        

而紫衣老者不知道的是,在他炼制这张银纸之前,在不同时间,不同地域,或有元婴修士出手也在炼制一张银纸,或有人借助炼丹地火炼制银纸,也亦有极少之人持有某种天地间异火在身,同样也是在炼制一张银纸。

        

这些银纸莫不是曾经都在北冥镇妖塔出现过的,只是得到的这些筑基修士,无一人可以这窥得其中秘密,他们连银纸表层神识禁制都无法打开。

        

有的人则是无奈之下的寻找自家长辈帮助,只是这东西一经拿出,再也不归自己所有了,他们心中这时才知银纸的重要,就连长辈也是舍了面皮而厚颜不提了。

        

当然,其中亦有数人,他们却是闷声将银纸给留了下来,仿佛从未得到此物一般,他们都是心思机敏或谨慎之人,只待日后自己有机遇时,再行自己打开。

        

可是无论哪一种现象,最后他们对银纸上所用的一切手段,都均是以失败告终,甚至包括二名元婴修士在内,都也只能郁郁的将银纸收入储物袋中,以期有缘之日。

        

二日后,山洞中的李言呆呆的望着空中毫无异常的银色纸张,只感到头晕目眩,这二日,他没日没夜的持续消耗灵力和神识,不断的炼制银纸。

        

可是任凭他如何加大火熖威力,最终竟是一点成果也无。

        

“难道需要金丹期的丹火或炼制丹药的那些地火,方能将其重新凝聚成精血不成?”

        

李言如是的想到,他可不知自己的想法早被一些人付诸实施过了,如果李言知道甚至有元婴期修士出手,最终也是无果而郁郁叹息时,不知他会不会郁闷至死,毕竟他手上可是有三张银纸的。

        

不过,在无知者无畏的情况下,李言反倒高兴起来,因为银纸越是这般难以炼化,就说明他的猜测方向是越可能是最接近真相的,这三张银纸应该就是三滴“不死冥凤”精血幻化而成。

        

“难道要回到宗门去老君峰租一处炼丹室不成?”丹火李言暂时是不会去想的,那是要找金丹修士帮忙的,这种事,李言甚至连这念头刚一升起时,就直接掐灭了。

        

所以他另外首先想到就是租用炼丹室,借助其中的大威力地火之力来炼制银纸。

        

地火,虽不是这世间极少的绝世异火,可好的火脉产生出的火熖威力和质量也差不多同丹火相仿了,它乃是由天地火精孕育而成。

        

就是四大宗他们当初刚建宗门选址时,除了灵气之外,地火就是最重要的一环,这乃是一个大宗门炼丹炼器的最根本条件,差的地火根本无法支撑一个大宗门使用,可能仅仅数年就会将一段火脉给炼没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好的火脉产生的地火,用它炼制出来的丹药和法宝,同样的原材料之下,最终结果也是差强人意。

        

听说魍魉宗和十步院当初在建立宗门时,历经数百年都无法找到合适的绝佳火脉,最后还是动用了数名元婴,施展绝世神通,合力才从其他地方将寻到的极佳火脉移到宗门地底中去的。

        

李言无奈的一叹,看来自己得尽快赶回魍魉宗了,此事比炼制本命法宝还要重要。

        

其原因乃是,李言相信,只要自己炼化这三滴“不死冥凤”精血,自己的修为绝对会在短时间有一个大的飞跃,结成金丹那肯定是不能的,可其肉体应会有出人意料的改善。

        

而炼制本命法宝—癸乙分水刺,目前尚有二种主材料未到手,这都都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

        

李言于是就打算收了三张银纸,再整理一下其他东西后,便欲离开此地,可是突然他的手停在了半空,然后猛的一拍自己的额头“真是越忙越乱,不还有离火玄黄扇的吗?”

        

这时,李言就想到了玄黄扇中离火,那离火可是连火系精魂的光明火麒麟都要畏惧三分的。

        

但下一刻心中也是一声苦笑“唉,即便是可以,那一点离火也是太少了,根本不够用的。”

        

但这总规是一种方法,李言当然还是要尝试一下,于是神识一动间,离火玄黄扇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李言没有犹豫,只是双指在扇骨上快速一抹,便有一道离火激射而出,下一刻就打在了一张银纸之上。

        

可令李言失望的是,过了一会后,当那道离火已渐渐消散时,银纸依旧如初。

        

“是离火数量少了,还是威力不够?”刚才李言只是为了测试,所以也只动用了极少一些离火,在他想来,这个就像是医者医人,只要方法对了,药剂少也,至少也能看出些不同才是。

        

于是李言也不再浪费离火,当下,双指又是在扇骨上一抹,这次扇中所存离火,尽数全部顷巢而出,红红火炎一团喷涌而,顷刻间就将一张银纸给包裹在了其中。

        

李言则是神识直接透入离火之内,一瞬不瞬的盯着银纸,这尽数而出的离火足足锻烧了半个时辰,这才慢慢的溃散开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