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浮世绘春画)最新章节列表

花庆毅笑着接过毛巾道:“谢谢婶子,这点活一会就干完了,眼见着过小年了,早点把活干了,你们也张罗过年的事。”

        

花庆阳道:“婶子,我和我哥换着劈,没事。”说着过去帮着花庆毅继续劈木头。

        

张母叹了口气道:“也是我不争气,你说我要是生个儿子,这时候家里能没个顶梁柱么?这两个闺女,本来就让人笑话,现在你叔这一出事,也是更让人笑话了。”

        

花开在张母身边道:“婶子,话不能这么说,闺女不比儿子差,以后张淼和张妍都出息了,一样会给你们养老的,不管是男孩女孩,人品更重要,你们也应该没少看见儿子不孝顺的,所以不要重男轻女,女孩有本事了,以后就算是人不在你们身边,还能给你们请保姆吧?儿子没本事,自己都吃不饱,那你们不也得跟着受罪,所以不管男女,还是有出息人品好才行,你们说对吧?”

        

张母听了花开的话沉默了好一阵。

        

这时候她身边的小闺女张妍说话了:“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和爸,让那些说咱们家没男孩的人看看,没儿子你们也一样享福。”

        

张母还是叹了口气:“我相信你们姐两孝顺,可是这没人接户口本,我对不起老张家……”

        

花开听到这也明白这个时候人的那种守旧,她对着张母道:“婶子,以前还没户口本呢,时代在进步,国外人家那么富裕发达的国家,都不在意这些什么传宗接代的事了,人活一世,短短数载,能把这一世活明白很好了,古时候还要留全尸呢,现在不都为了环保响应国家号召火化了?并且现在都jh生育了,一家一个孩子,那还能都是男孩?人家省城有钱的人家,都是一个独生闺女,人家那么有身份有地位的也不在意这些了,咱们普通人还讲究这些么?”

        

张母听到这表情轻松了:“是呀,现在都是提倡一家一个孩子了,这么说我也应该释怀了。”

        

“对呗,别想那么多了,以后你们去市里挣钱,市里人家都不是坟地了,很多都是公墓了,所以很多事情都在改变的,咱们也要往前看了。”花开道。

        

张母终于释怀了:“谢谢花开,让我这么多年想不开的事想开了不少,我心里舒服多了。” 

        

张淼也过来了:“妈,以后咱们是市里要是干得好,也就不一定回来了,到时候也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张母点点头:“嗯,我以后一定努力,多挣钱,让你和妍妍都能上大学,咱们争口气。”

        

张淼道:“妈,市里的店铺我和花开都看好了,年后咱们就过去收拾,开学就开业,以后咋们要是干好了,就开个饭店。”

        

张母道:“嗯,老天同情咱们,让花开来帮咱们,咱们不能辜负了她的用心,一定做好。”

        

花开道:“婶子,咱们都是穷苦人出来的,你放心,我会一直帮着你们的,保证让你们越来越好的。”

        

张母拉着花开的手:“婶子也不说那些客气话了,因为说啥也不能代替我心里的感激,反正婶子不是糊涂人。”

        

花庆毅堆好了木头走过来:“婶子,以后我也在市里,到时候你们家有什么力气活就给我留着。”

        

张母掩了眼眼角:“嗯,嗯,谢谢你们孩子。”

        

花庆毅道:“不用客气,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说完又道:“剩这点木头再有半小时也就弄完了,你们进屋吧。”然后过去替下了花庆阳,继续劈木头。

        

花庆阳帮着花庆毅拿木头堆木头,这些活在家干习惯了,张淼他们家的木头也不多,因为没男人,所以买的时候,也尽可能买的都是细的。

        

张母擦了擦眼泪道:“我去杀鸡,眼见着中午了,婶子给你们炖只鸡。”

        

花开也没有阻止,他们带来的东西很多,如果一点不吃就走了,张家人反倒心里不舒服。

        

所以她对着张母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多放点土豆和蘑菇,我喜欢吃土豆。”她想让张家的肉多剩一些,毕竟自己家不缺肉。

        

张母听花开爽快地答应,也高兴:“行,我们家的土豆是北边带来的种块,好吃,我给你多放点。”说着就去抓鸡了。

        

张淼道:“那我去烧水。”

        

花开也跟着她道:“我帮你。”

        

张妍也是个干活的孩子,进屋拿大盆去了。

        

没一会张母就把鸡杀了,张淼这边烧开了水,张母就开始退鸡毛了。

        

那边花庆毅和花庆阳把木头劈完了,洗了手,进屋了,因为干活热,进屋也把棉袄脱了,坐在地上的凳子上跟张父说话。

        

外边张母退鸡毛,张淼就开始焖饭了,闷好了饭放在了炉子上,张母就开始炖鸡肉。

        

这边才刚下锅,外边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

        

女人剪的齐肩的短发,用黑鬓卡把两侧的头发别在了耳后,穿着个灰黄色格子的对襟双排扣棉袄。

        

进屋这语气就不对了,对着张母劈头盖脸的就骂:“嫂子,还没过年呢就开始胡吃海喝了,我哥都瘫了,这些年你连个儿子也没给他生,就知道吃,知道享福,你这日子不过了?”

        

张母听见小姑子的声音,吓得手一抖,手里的菜勺子直接掉地上了。

        

她赶紧对着小姑子解释:“桂芬,我们家今个有客人,淼淼的同学来了。”

        

张贵芬听见说是张淼的同学,这更生气了:“一个丫头片子的同学,还值得让你杀鸡宰羊的招待,你以为是乡长来了么?给他们这些不相关的人吃,那个还不如给我吃呢。”

        

花开在边上听不下去了,她对着张桂芬道:“我来还能给张淼家买些东西,你这空着两个手来的,你好意思吃,我都不好意思听。”

        

张桂芬嘴上厉害,她没想到这么一个半大丫头这么顶撞自己,脸色立刻不好了。

        

她看着花开道:“呦,这是哪来的野丫头,这么没有规矩,还来管我们老张家的事了?”

        

花开对着张桂芬道:“如果你把你哥嫂当成一家人,那么我也没必要管你们家的事,但是现在你没守规矩,成了家还去插手别人家的事,你自己僭越了,那就看谁是真心的对张淼家好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