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 宝宝边走边做)最新章节列表

花重之看着几个媳妇,叹了口气:“也是咱们家走背字,这怎么就都赶一起了,今个可是小年啊,这年可咋过啊。”说着说着,老爷子的眼泪就下来了。

        

花开拉着古兰燕站在后边,没必要说什么出头,就这么看着吧,反正要是几家均摊的事,自己家也不躲,但是多余的也没有,不让村里人说闲话就行了。

        

但是走也不是,咋的也得在这一起等个信。

        

这时候的霍艳萍和赵秀芝也都不怎么说话了,因为都想着自己的小九九。

        

过了一会,花重之也觉得这个气氛有点难受,对着他们道:“要不你们先回家吧,今个小年,大人不过也不能不让孩子吃饭了,等有信了,再告诉你们去,也都没多远。”

        

花开就等着这句话呢,她道:“爷爷说的是,并且我妈刚才还让我给爷爷送骨汤呢,正好我一会送过来,估计也该有信了。”

        

霍艳萍也想回家呢:“那我们就先回去等着信了。”

        

花重之点点头:“嗯,回去吧。”

        

花开和古兰燕先出来了,霍艳萍紧跟其后。

        

出了院子,霍艳萍对着古兰燕道:“大嫂,你说这爹娘都跟着老四过的,分家了,咱们是不是可以不管了?”

        

古兰燕道:“分家了,父母也是父母,还能成邻居了不成?老四两口子伺候吃穿住的就行了,有病这种事也是意外,咱们该管的还得管。” 

        

霍艳萍撇撇嘴:“你们有钱不怕,这么说,我们家这本来就穷,爹娘这接连的出事,我们还哪有钱了?”

        

花开道:“没钱就出力伺候呗,伺候也不花钱,就是辛苦点,这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不也公平?”

        

霍艳萍不想出钱也不想出力,走到自己家门口,赶紧回家了。

        

古兰燕叹了口气:“真的是自私。”

        

花开道:“二叔二婶就这样的人了,还能指望他们有什么好心?不用理,他们不敢不管,要不然村里人的唾沫能淹死他们。”

        

以前花开讨厌村里这种没秘密的感觉,什么事全村都知道,感觉人活得太累,都在别人的眼中。

        

但是现在忽然发现,也有好处,就是制约花万河这种人很有效。

        

这要是在城里的话,谁也不认识谁,他真的不管爹娘,别人也不知道,但是在村里就不行了。

        

古兰燕他们回家之后,歇了一会,然后花开又过去给花重之送的骨汤。

        

进了花万海家的厨房,赵秀芝蹲在灶台前边生火边抹眼泪呢。

        

见花开来,她赶紧擦着眼睛:“花开来了,又给你爷送汤来了?”

        

花开把汤放在了锅台边道:“四婶,这汤凉了,一会热热再给爷爷喝吧。”

        

赵秀芝应下道:“嗯,一会我热。”说完又看向了花开道:“以前我一直觉得一个娘生的亲,所以一直觉得跟你二叔三叔两家亲,反正没什么大事的时候,也确实觉得没什么不对,直到你爷爷病了回来,我才看出来远近,除了你们家,没人过来帮我伺候老爷子,花开,说实话,四婶真的后悔,我知道现在说这话没啥意思,但是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为了让你帮着管你奶的事,你奶也不是你亲奶奶,你们不管也是应该的,何况她对你们也不好,只是我真的觉得我和你四叔欠着你们家的。”

        

花开看得出来此时的赵秀芝是真的忏悔:“四婶,过去的就不说了。”

        

赵秀芝道:“谢谢你,也谢谢你妈,我和你四叔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不推脱责任,要说年轻时候听你奶的话是不懂事,但是后来我们知道不对,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欺负你们,那就是我们不对了。”

        

“四婶,你也别想太多了,我们家不是糊涂人,放心吧。我进去陪着爷爷说会话。”花开也不知道跟赵秀芝说什么,要是说原谅,那自己做不到,更不能替父母这么决定。

        

但是她也真的看出来赵秀芝的悔改了,至少有一点,那就是老人病了,她和花万海没有推卸责任,这点还算是不多的。

        

赵秀芝也知道人家不说原谅也是有道理的,所以也不说别的了:“那你进去吧。”

        

花开进屋坐在了花重之的边上:“爷爷,你别上火,要不然你这伤再严重了,不是更糟了。”

        

花重之道:“我知道,可是我这还是忍不住的担心,你说我这样了,以后好了也是不能提干重活了,要是你奶也病倒了,那一家两个病号,你四叔咋办?”

        

花开道:“那爷爷就得更要保重自己,早点能恢复好了,这样也给四叔少一些压力不是?”

        

花重之点点头:“那倒是,要是我再一直趴着,你奶要是再有点什么,炕上趴着两个,那你四叔咋活?本来我也想着儿子多,怎么也不怕没人养老,可是现在呢……哎,也就你四叔还行,不管咋说我这在炕上趴着,人家伺候的挺好,吃穿的都给准备的应当的,你二叔那,就当养个白眼狼吧,这么远的距离,以前见天来,现在一眼看不见,你三叔那来是来,就是来了之后啥也不干,还得让你四婶给做饭,还不如不来了。”

        

花开听着花重之的唠叨,也知道现在的老爷子跟以前不一样了,心态不一样了,但是他们以前对自己家的伤害是不会抹去的,当然,他们之前对花万河的好,也是白浪费的,这些都要花重之自己承担了。

        

花开听到这,忽然的问了花重之一句:“爷,如果我们家还是那么穷,而你也没有受伤,那一切会改变么?你会觉得自己错了么?”

        

花重被花开这些话问的哑口无言,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改变,他也不会改变,因为以前过的也挺好。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哎,我知道我错的太多,错了就是错了,我对不起你们家。”

        

花开也知道这个答案,她也叹了口气。

        

这时候花万江小跑着回来了,进屋对着花重之道:“爹,娘那边稳定了,是中风,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以后可能左边手脚都不好使了。”

        

花重之反应了一下问:“那是半身不遂了不?”

        

花万江点头道:“算是,但是医生说要是康复的好,还能拄拐下炕,不算是瘫痪了,总还是好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