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公司的公用性奴(粗大的鸡巴)最新章节列表

    

宋宥等人告辞出宫时,柏安单独留下来,他恳求凌励道:“娘娘如今这般模样,臣着实有些不放心,能否让我留在宫中近身侍奉?”

        

“你想当内廷医官?”凌励有些吃惊。

        

“臣的命本就是娘娘救下的,臣只想报答娘娘。”

        

凌励沉默半晌,摇头道:“有郭乾他们守着,你不用担心。方才我也说了,她的病好了若还想出宫,我便放她走。你又何必急在此时报恩?”

        

柏安只得垂首离开。

        

凌励吩咐满福回福宁殿,将他日常的衣物用品又都搬回吉庆宫,在舒眉醒来前,他要陪着她。

        

舒眉割腕用的刀具,就是她制作十二生肖刮削竹篾用的尖刀,凌励看见窗前桌上那一排尚未完工的竹骨架,就觉得戳心。他命人将这些全都一股脑儿搬去了后院杂库。

        

想着天气要暖和了,她喜欢养昆虫小宠,便让人去各处搜罗来了蛐蛐罐儿、蝈蝈笼儿,还有斗蝈蝈儿的御窑泥盆,摆满了桌子。

        

她昏睡不醒,他白日除了上朝、批阅劄子,余下的时间都守在她跟前,亲自侍奉汤药、沐浴,夜里更是搂着她睡。只要她稍有动作,他便要起来看她手腕的伤口是否包扎好,被子是不是踢开了。

        

他极其珍惜这样的机会,若她以后离开永年宫了,他便再无机会补偿她。他欠她的,他唯恐还不尽。

        

昏睡中的她,仍和以往一般乖巧。他看着她,她不会躲避;他搂着她,她不会踢打;他轻轻吻上她的唇,她也安然承受。 

        

“阿眉,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凌励搂着她温热的身子,将唇贴在她的眉心,喃喃道。

        

“凌励哥哥,哥哥……”

        

“阿眉,我在。”许久没听她这般唤他了,这一声“凌励哥哥”,让他整颗心都在颤动。

        

“你不许走,不许丢下我——!”

        

凌励听得一怔。他埋头看着她,她却仍在睡梦之中,绷紧了身子,皱紧了眉头,迭声急唤。

        

“我不走,阿眉,我不走。”他轻轻抚着她的眉头。

        

“凌励哥哥,求你不要丢下我,雨这么大,天这么黑,我怕……”梦中,舒眉竟呜呜哭了起来。

        

凌励愣住了。雨这么大,天这么黑,她是梦见香积寺那夜了吗?

        

她一个弱女子,在那样的夜里,是怎样将昏迷不醒的自己带走的?!

        

“凌励哥哥,答应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凌励眼眶一湿,将她紧紧拥入怀中,“阿眉,我不会丢下你,不会的。”

        

他的拥抱,让沉陷在昏蒙噩梦之中的她有了依靠。她搂紧了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中,嗅着他熟悉的体息,终于沉沉睡去。

        

无论她醒着时是如何的决绝,在她的内心深处,他始终是在的,他还是她的凌励哥哥。他怎么竟然就想放手了?他与她的命运早就深深的缠结在一起了,他怎能放手?!

        

醒来后,舒眉发现自己紧紧抱着凌励。

        

那一刻,她惊慌失措。她明明恨着他,可竟还主动向他投怀送抱。

        

她还清晰记得梦里的场景。在坠下悬崖那一刻,他将她紧紧护在怀中,以一己之身,护她周全。就算那时他以为她是沈婵,可她内心对他的依赖和感动,却是真的,她是那样的渴望被他爱着护着……

        

“阿眉,对不起,是我昨夜守你太困了,不知怎么就歪在床上睡着了。”

        

凌励看清她眼中的情绪变化,看出她的难堪,忙开口替她解围。

        

舒眉抿紧了嘴唇,扭过了头去。

        

她竟没有发怒。凌励有些惊喜:她或许也没忘记梦中的感受?

        

“阿眉,你昏睡了好些日子,娟娟、柏安、玉瑶他们都来看过你,你今日想不想见见他们?”

        

“不想。你出去吧。”舒眉闭上了眼睛。

        

她还是拒绝他。可这句话的语气,与往日那种不由分说的决绝,全然不同。

        

“好,你再躺着休息一阵,我下朝后再来看你。”凌励起身下了床。

        

凌励离开后,舒眉望着绣金帐幔,愣愣失神。

        

她想要离开永年宫,离开他,仅仅是因为觉得羞愤难当。她竟错爱上了灭门仇人?若不离开他,她如何对得起泉下的父母双亲?他对自己越好,她便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他在的每一刻,她都被他眼中的爱意凌迟着,搅剁着。

        

十四年了,她对他的喜欢已经成了习惯。要戒断这份喜欢,又需要多少年?

        

“秋姑姑。”寻思许久,舒眉开口召唤了秋槿。

        

“奴婢在。娘娘有何事?”

        

“烦请你去将我阿婆接入宫来。”

        

“好。”

        

秋槿虽然愣了一下,但想起凌励之前的叮嘱,还是先应了下来。随后她便小跑着去了垂拱殿。

        

凌励刚刚上朝不久,秋槿唯恐舒眉等久了,斗胆让满福递了一个条子进去,请示如何处理。片刻后,凌励竟从侧门走了出来。

        

“奴婢打搅陛下处理国事,罪该万死。”秋槿惊慌下跪。

        

“你做得很好。”凌励示意她起身,“既然穆妃想见舒夫人,你就去接她入宫吧。”

        

“可,可上次陛下不允许舒夫人入宫……”

        

“事情终究是捂不住的。顺其自然吧。”凌励说罢,转身返回了垂拱殿。这些日子他也想通了,只要舒眉活着,其他便都不重要了。他难道还怕多一个人恨自己吗?!

        

梁氏入宫后,一看见躺在床上已经瘦脱相的舒眉,当即便哭得老眼昏花。

        

“阿婆,我没事,你别哭了。”

        

“阿眉,你怎么这么傻啊?!你上次入宫前,我就告诉你了,杀害你父母的,是西犁贼人。凌昭用此事挑唆你,就是为了向凌励复仇,让你不要上了他的当,你竟还是着了他的道……”

        

“阿婆,凌励他承认了。”

        

梁氏恨铁不成钢道:“他乃一国之君,若非是真心待你,为何会承认?!!”

        

舒眉愣了一下,“可就算他是真心待我,阿爹阿娘也不能白死啊?”

        

“你阿爹阿娘死得其所!若不是你阿爷在朝堂上贪图安稳,几次三番拦阻西征,西犁贼人何至于那般嚣张?!你阿爹阿娘惨死后,你阿爷他才痛定思痛,写出万言请罪书,请求组建镇西军……”

        

“阿婆,你……”舒眉万万没料到,阿婆竟会帮凌励说话,一时愣得说不出话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