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吃哪里爸爸(浪妇荡欲)最新章节列表

谢良辰要去造纸坊送药,天还没亮她就起身去准备。

        

陈老太太守着灶台,眼睛不停地向门口瞄着,这一会儿功夫,外孙女探头过来看了三次,生怕她克扣米粮、油水似的。

        

从前饿肚子的时候,陈老太太向饭食里掺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现在有了外孙女巡视,她一律不敢放了。

        

饭都做好了,陈子庚还没起身。

        

陈老太太去叫陈子庚,刚走进屋子,就看到陈子庚的被窝在动。

        

陈老太太道:“庚哥儿怎么还不起?”

        

陈子庚捂在被子里,声音有些发闷:“祖母先出去,我就起来了。”

        

陈老太太狐疑:“怎么了?哪里不舒坦?”

        

“没有。”陈子庚急于否认,话还没说完,身上一凉,被子已经被陈老太太扯开。

        

陈老太太看到陈子庚身下湿了一片,眼睛笑皱在一起:“呦,这是尿炕了。”

        

谢良辰循着笑声进门,看到阿弟涨红的脸。 

        

陈子庚垂着眼睛,负气不去看人。

        

昨天上山,除了挖黄精之外,阿姐还在林中捉蛤蟆。阿姐手脚利落,专挑那种大个的逮,左手一只,右手一只,都丢在身后的背篓里,他在旁边傻站着,就是不敢伸手。

        

陈子庚也没想到自己会怕那些东西,蛤蟆蹬着腿,争先恐后要逃跑的模样深深印在他脑海中。

        

到了晚上,他就梦见被一群蛤蟆追得满山跑,其中一只钻进了他裤子里,他用尽力气才将它抖了出来。

        

陈子庚好不容易平静了心情,将那些大蛤蟆赶出脑海,利落地换好了衣裤,去院子里梳洗。

        

谁知道一抬眼就看到蛤蟆们都被挂在了院子里的粗绳上,一只只头向上,迎风飘扬。

        

陈子庚的脸黑了。

        

“好东西,”谢良辰指了指蛤蟆,“晾之后取油,能卖大钱。”

        

陈老太太咂嘴,瞧瞧,外孙女眼睛里什么都能变成钱。

        

陈子庚第一次不想相信阿姐,否则以后他就要常常与这些蛤蟆在梦里相见。

        

祖孙三人吃过了饭,陈咏胜刚好带着陈咏义、陈玉儿等人进了门。

        

陈咏义瘸了一条腿,右手四根手指被刀砍掉,只剩下一根拇指,与陈咏胜一样也是从战场上死里逃生回来的人。

        

陈咏胜叫上陈咏义一起前去,是怕出什么差错,他们毕竟是男子,能挡在妇孺们前面。

        

众人将放满了药材的竹筐背起来,陈咏胜和陈咏义单手拎起了两个木桶,桶里放着谢良辰事先做的滑水。

        

“走吧!”谢良辰喊一声,大家一起向村外走去。

        

陈家村的村民站在村口,看着几个人离开,眼睛中满是期望。

        

战事结束之后,镇州城内比之前繁华了不少,谢良辰向四处张望着,等到从造纸坊回来后,她要去药铺里看看,收回目光的瞬间,她在胭脂铺子门口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谢良辰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去。

        

谢茹岚见状愤恨地道:“她故意不与我们说话。”

        

比起谢良辰的态度,乔氏更关心陈家村的人要将东西卖去哪里。

        

“二太太,”谢家管事来禀告,“他们去造纸坊了。”

        

乔氏惊讶:“让人去盯着。”造纸坊可是官办的,难不成是拿到了什么好差事?希望是她多想了。

        

一群村民而已,有什么本事为官家做事。

        

造纸坊的李管事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等着试用新的滑水方子。

        

这是宋大爷吩咐下来的,他可不敢怠慢,说不定什么时候宋羡就会带人过来查看。

        

看到谢良辰背着药材走进纸坊中,李管事忙迎上去:“都准备齐全了?”

        

谢良辰向李管事行礼,将事先做好的滑水拿给李管事:“这是我夜里开始做的,已经能用了,用了这种滑水,捞出的纸薄厚一致,湿纸还可以叠放在一起。

        

不过这方子我也是听家中人说的,到底如何,还要您试一试。”

        

谢良辰说完又看向新鲜的黄蜀葵和杨桃藤:“我再用新鲜的药材继续做滑水,您给我寻个安静的地方即可。”

        

李管事早就准备出一间屋子,让人带着谢良辰前去。

        

谢良辰用带子束起袖子,陈玉儿忙将新鲜的杨桃藤杆子递到谢良辰手中。

        

另一边,李管事吩咐人将药材做的滑水放入纸槽中,伙计用木棍搅拌,那些下沉的纸浆慢慢地浮起来。

        

“管事,这新滑水是不太一样。”在纸坊里多年的工头,一看就能知晓差别,见到这样的情形,他不禁有些激动。

        

工头推开一个伙计,亲手握住木棍搅动,等到他认为火候到了的时候,立即吩咐:“快,捞浆。”

        

李佑让管事带着走进造纸坊时,看到的就是几个汉子平稳、利落地将竹幂子从纸槽中捞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在纸槽和竹幂子上,谁都没有发现屋子里多了人。

        

李佑虽然看不出那纸槽中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众人的目光和脚步声中都透出一抹的激荡。

        

等到纸槽中的浆水都被捞出。

        

衙署的人上前提点,李管事这才发现了李佑。

        

“这是殿前司指挥使李佑大人。”

        

李管事等人忙上前行礼。

        

李佑看着李管事:“你们在做什么?”

        

李管事还没有从惊诧中回过神,脑子里并不太清明,他下意识地道:“听宋大人的吩咐,试用新的滑水方子。”

        

李佑望着那些竹幂子:“可成了?”

        

李管事下意识地摇头:“还没做完,不过……应该不同。”

        

不但不同,而且很不同,大家都想看看做出的纸会是什么样子。

        

李佑道:“你们继续做,我去外面等着。”免得扰乱他们的精神。

        

李管事吩咐其他人继续盯着做纸,他则陪着李佑走出屋子。

        

出了门,李佑看向造纸坊院子中站着的陈家村村民。

        

这些百姓无一不是身形单薄,穿着破烂。

        

李佑想到这一路见到许多饥民的尸身,不禁心头一闷,从前朝覆灭开始到现在过去了几十年,战事不知何时才能停歇。

        

“是他们送来的药材?”李佑问道。

        

李管事回话:“就是他们,不过献新方的是个小姑娘。”

        

“哦?”李佑有些意外。

        

李管事道:“那小姑娘带着人还在做滑水。”

        

李佑十分好奇:“带我过去瞧瞧。”

        

……

        

宋羡巡营回城,就看到常悦的人迎过来。

        

“大爷,谢大小姐去了造纸坊,李佑大人也在那里。”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