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弄系列小说(高辣H又粗又大)最新章节列表

此刻场上气氛有些安静。

        

大伙端着碗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都姓赵的男子。

        

前者正抓着后者手腕。

        

此时,赵戎挑起的眉头微皱,一脸严肃说:

        

“赵掌柜,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众人。

        

“???”赵希夫。

        

气氛似乎男铜了起来……

        

胡子拉碴的掌柜汉子连忙把不对劲的某人手丢开,像烫手山芋似的。

        

他骂骂咧咧,“去你大爷的,劳资也不喜欢男人,马蛋……”

        

嗯,对老男人没兴趣……赵戎在心里玩笑补充了句。 

        

若是某个正开心看戏的范姓学子听到了,肯定要面色骤变,两腿一夹。

        

“赵掌柜有何吩咐?”

        

赵戎笑着客气说,同时抖了抖手碗,缩回袖子里。

        

赵希夫正表情晦气的在衣服上擦手,此时斜了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毛小子一眼。

        

他又暼了眼那酒壶,片刻后,慢条斯理道:

        

“这是冰娘酒。”

        

赵戎想想,点头,“有耳闻。”

        

赵希夫抱胸撇嘴,欲开口。

        

“小赵。”

        

这时,一直微笑看着这些年轻人吃饭的冰娘突然开口,打断了赵掌柜。

        

她认真说:“你之前答应我的。”

        

赵希夫无奈,耸肩,“我又没说不让他喝。”

        

板脸的冰娘笑逐颜开,点头,“这才差不多,说过的话是不能不算数的。”

        

下一秒,她忽然转头,柔声:

        

“赵公子,你尽管喝,他答应我的事跑不掉。”

        

赵戎笑着点头,“谢谢夏姐姐。”

        

冰娘笑了笑,对这个称呼似乎很受用,只是她接着又道:

        

“不过这酒虽取了个胡闹的名字,和姐姐我撞名,却终究是小赵他一个人酿的,我也没有决定权,而小赵他有时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规矩……还请赵公子担待一些,勿和他一般见识。”

        

赵戎微笑点头,“夏姐姐客气了,是这个理。”

        

她这番话说的客气真诚,却终究分清了内外人,不是那种胳膊往外拐的愚昧妇人。

        

耸拉眼皮的赵希夫,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

        

他搓了搓手,嬉皮笑脸,“就是就是,我的酒,规矩我定。这杯酒是那叫芊儿的丫头替你求来的,软磨硬泡的,烦死劳资了,行,给你了,但只有一杯,你也只能自己喝,不可转人。”

        

赵希夫悠悠语顿,竖起一根食指,翻转,指了指脚下。

        

“这是夏虫斋的规矩。进了这,就得老老实实的守着。”

        

他又话语停住,状似想了想,忽而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规矩,劳资最喜欢规矩了,哈哈哈哈哈规矩规矩好东西啊哈哈……”

        

灰服拐气的掌柜汉子捂着肚子,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笑的泪都快出来了。

        

笑声在空荡荡的大厅内回荡,就像门口挂着的那只古旧铜钟发出的钟声一样寂寥荒唐。

        

赵戎和众人好奇的看着。

        

“你又发哪门子癫,客人都在吃饭呢……”直到冰娘看不下去了,拧着眉,叉腰去扭赵希夫腰上的肉,后者才笑着缓了下来。

        

赵掌柜,你这病情有点严重啊……赵戎心里嘀咕句。

        

他扯了扯嘴角,伸手指指那只漆黑酒壶,道:

        

“掌柜的意思是,只能我喝一杯,这是芊儿单独要来的,其他人没有,也不可转让?”

        

赵希夫啧声点头。

        

赵戎真诚道:“掌柜的,这里的规矩我刚刚也听朋友说过一些,话说这冰娘酒好像是有驻容之效吧,可是我一个大老爷们,要这驻容又有何用?”

        

他话语顿了顿,看了眼有些不修边幅拉渣胡子的掌柜汉子,又看了看正拉扯他袖子皱眉摇头的小芊儿。

        

赵戎一笑,桌下拍了拍小芊儿的手,知道她的真情好意。

        

不就是怕她的戎儿哥修为咸鱼,慢慢变成和这个赵掌柜一样的胡渣大叔吗,最关键的是她与青君却寿元悠悠、青丝玉容依旧。

        

不是拒绝白头偕手,而是……要一起青丝一起白头,重要的是…一起。

        

而且小芊儿和青君,估计也担忧到时候他独自衰老后,面对容颜年轻的青梅会难受。

        

再豁达大度的男子面对此事,估计也会心生失落沮丧吧。

        

所以今夜临走前的这餐饭,娘子和芊儿选在这里,其实是暗藏深意的,很可能就是为了讨下杯眼下这冰娘酒?

        

赵戎心里暗道。

        

此时,面对芊儿和娘子悄然瞄来的眼神。

        

赵戎点头承认道:“嗯,好吧,还是有点用处的。”

        

在众人目光下,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拿起酒壶倒酒。

        

赵希夫这次没拦,任由赵戎倒了一杯,只是这个掌柜汉子这次闻言,撇嘴不屑道:

        

“冰娘酒驻颜?外面那些人说?呵,都多少年了,望阙山上还净是些没有见识的货色,这些年进店的那些家伙,也是越来越没意思,能聊天聊的尽性的,也就一个半,老子唾沫都淡出鸟来了……”

        

他意兴阑珊的摆摆手,嘟囔道:“行吧,你们把它当作驻颜之酒也可以,这也就一杯的量……”

        

赵戎微挑眉,将这些话语默默记住,此时却是没再深问,忽道:

        

“不过。”

        

他垂下眼帘,瞧着手里的酒杯摇摇头,“这杯酒我不喝。”

        

他一个大男人喝这种驻颜之物,还是当着这么多女子的面,还要不要面子了,晚上回去后估计得被某个剑灵笑话死,嗯,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笑了。

        

赵戎嘴角微微撇了撇。

        

他看了眼咬唇的小芊儿,询问道:“赵掌柜,这杯酒是芊儿求的,那可否让她重新选个人……”

        

“不行。”

        

“不行。”

        

两道反对声几乎同时在大厅内响起,打断了赵戎话语。

        

一句是赵希夫说的,还有一句……赵戎皱眉转头,看了眼低

        

头扒饭的任性小芊儿。

        

赵希夫翘起腿,朝他摆摆食指,故意为难道:

        

“不行,按规矩绑定你了,你小子快喝,不喝就给倒了,磨磨唧唧的,搞快点,夏虫斋没功夫给你们存放或转让。”

        

小芊儿点点头,她端着碗,小声道:“是啊,你快些喝,别浪费了。这是美酒,又不是苦药,嗯,你要糖的话,我也有……”

        

她眼眸眯缝,嘀咕着,同时目光移开,没去看皱眉的戎儿哥。

        

这是小丫头少有的违逆赵戎与外人‘同仇敌忾’的时候。

        

赵戎安静了会儿,平静道:“按规矩绑定我了?那请问是否有别的在下所不知的规矩,可以接触绑定,转让她人?”

        

“哦?”赵希夫扬眉,点头承认,“这倒是有,不过……”

        

他上下打量了番这个有些看不顺眼的年轻儒生,嗤笑,“你确定要试试?行吧,按规矩,以前那些讨酒水的家伙,得和劳资聊聊天,呵,整上两句,让我觉得有意思才会倒酒。”

        

赵希夫顿顿,手摇摇酒壶,“你小子矫情不想喝,想转人,这情况劳资也是第一次遇到,嗯,也不为难你,那你回答我一个小问题吧,挺简单的。”

        

说最后几个字时,掌柜汉子面色十分真诚。

        

赵戎看了看赵希夫,平静点头。

        

这时,一直安静不出声的赵灵妃却是做不住了,这问题那里像是简单的样子?明明是要为难夫君。

        

她欲语,然而却有人比她开口还要快。

        

“子瑜,男子有何不能喝驻颜酒的,况且这也是芊儿姑娘的一番好意。美酒可误,但佳人难负。何故推拒?”

        

朱幽容轻笑言语,摇摇头,顺便给苏小小夹了一筷子菜。

        

赵灵妃看了眼夫君带来的这位书院女先生,抿了抿唇,朝赵戎柔声道:“朱先生说的对。”

        

苏小小也想开口劝劝赵戎,只是此时不便冒然出声,于是她贝齿咬着筷子,点点小脑袋,跟着大伙一起赞同。

        

随后,范玉树与贾腾鹰亦是开口劝了几句。

        

赵戎安静的看了圈众人,不言语,紧接着转头,朝赵希夫直接开口:

        

“简单的小问题…嗯,赵掌柜请问吧。”

        

赵希夫笑容洋溢的看着他,“你确定?要是等会儿答不上来,那丫头求来的这杯酒可就没了。”

        

赵戎端碗吃了口饭,眼眸轻眯,瞧了眼他,似是在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赵希夫见状,哼哼几声。

        

旋即他伸手指了一圈桌前数女,戏谑问道:

        

“今夜这么多女子……你觉得谁最漂亮?”

        

赵戎顿感不妙……这个问题……

        

果然,下一秒,场上突然陷入了寂静。

        

原本欲要再劝的数女,或这或那的纷纷闭上了嘴。

        

紧接着,她们的一道道视线开始若有若无的瞥向了某人……

        

飘来飘去的这些眼神似乎是在说:是啊确实是一个简单问题,一句话的事,说吧,要实话昂。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